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46章 笑纹
    兽人男性的头可以长到等身长。这些头浓密而杂乱,往往被编织起来,束在脑后。颜色常常是棕色或黑色。

    许多老兽人还会留须,年轻的兽人则倾向于将胡须刮掉或者拔掉而不是保留。

    从这些逐一的细节,索隆看以看出,这支佣兵团的成员,全都是介乎于中年和老年的兽人。同时这将意味着,这是一群强悍的兽族士兵。他们全部经历过上一次十年前的全面战争。

    “吼————我是怒焰裂谷的战锤领血蹄,兽人勇士们,今天我将带领你们教训任何胆敢小瞧我们的敌人!!!”

    “吼——吼——吼————”

    咚咚咚——

    清一色的战锤长刀。五百个兽族勇士劲砸着手里的武器,浓烈的战斗士气。高昂的吼声,沉闷如雷。一时间。引得整个竞技场的人都不由向这群兽人侧目。

    “暗夜佣兵团!教训这些人,让他们明白,他们的天空之神已经再见了。”

    “兽族,干掉这些圣殿战士。他们已经是一群没力气的软脚虾。”

    “暗夜暗夜暗夜!”

    竞技场上,成千上万的民众,倒向了暗夜佣兵团这一边。仿佛一点也不记得,就在刚刚他们还在为‘圣殿战士’呐喊助威。

    人们永远钟爱强者。

    与普通的人类相比,兽人战士。高大健壮,全身肌肉。

    单单从兽人的外形看上去,便会让人类觉得他们是为了战争而生的。

    ………………

    “战斗吧,兽人。那些金币是我们的。吼——”

    五百个装备精良的兽族勇士,按照血蹄的吼声布置完毕。呈现出一个扇形的进攻队形。

    o神选圣殿战士。

    扇形的攻击队列,既可以切割敌人,又可以在一瞬间包裹对手。这是正规军团的协同战术。

    打量着即将放弃进攻的扇形队列。在索隆的默许下。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全部使用了神之圣殿的1级技能————战争律动(被动)。

    关于这道技能的注解神选圣殿战士的攻击会给目标造成强大的伤害,神选圣殿战士的攻击附带可以对目标造成溅血。

    由于战争律动是被动技能,所以无声无息。

    而神之圣殿技能的强大之处,被动技能一旦开启,可以无限使用。

    在五百个兽族战士完成扇形队列。并大吼着向前冲撞的同时,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摆出来的只是简单的防御队形,一前一后两个横队。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最初的一刹那间是可怕的。

    五百个兽族挥舞着手里武器。他们叫喊着,奔跑着。知道目前为止,这些即将遭到屠戮的兽族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兽人在黑暗中视力很好。就跟侏儒矮人一样。兽人黑暗的视觉反映出红色和黑色的影像,就如同其他黑暗视觉看到的黑白景象。

    兽族不喜欢在正午战斗,因为太阳的亮光会灼伤他们的眼睛。

    而此时早已过了正午。强光却向熔化的铁水一样艳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让进攻奔跑途中的兽人全部都集体闭合住了眼睛。

    神之圣殿4级技能,————战神军旗。

    战神军旗的详细注解,强大的主动技能神选圣殿战士投掷一柄帝旗,3oo米距离,神选圣殿战士的军旗可以瞄准穿透任何一个敌人。并使附近友军获得强大的攻,持续8秒。主动施放技能还可以获得防御视野,防御视野半径为3oo米。

    呼呼————

    第二横队的五十名神选圣殿战士,手中的五十根长矛中上部位,出现了散强光的虚影军旗。而当这五十根携带军旗的长矛直线激射,立刻洞穿了对面狂奔撞击而来的五十个兽族战士的心脏。并将虚影军旗留在了原地。

    扇形队伍中,五十个兽族战士,一瞬间感觉到心脏突然裂开了洞,血液从心脏破裂的洞里汹涌的在体内喷射。

    此一瞬间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仅仅只有这种血液都从破裂的心脏,往外如水柱一样流淌,以及目瞪口呆知道自身即将死亡的感觉。

    神之圣殿2级技能,————巨龙撞击。3oo米距离,神选圣殿战士的长矛可以瞄准穿透任何一个敌人,如果该技能指向战神军旗,则圣殿战士会被引向军旗,并击飞这段距离内沿路所有的敌人。

    第一横队,五十名神选圣殿战士。

    手中的五十根长矛,直线激射,再次洞穿了对面狂奔撞击而来的五十个兽族战士的心脏。并随着虚影军旗的巨大引力指引,五十名神选圣殿战士的身体在短暂的两秒钟时间内放大两倍,并毫不留情地将数百名兽人战士的扇形进攻队列,给撞的七零八落。

    而被撞飞的一大片兽族战士,受伤的吐血,没受伤的持续眩晕。

    此时此刻,大概再没有什么比一群惊惶失措引颈受戮的兽人更可怜的了。顷刻间,神选圣殿战士纷纷拔出腰里的战剑,俯下身瞄准兽人的喉咙。

    眩晕甚至丢掉武器的兽人,猝不及防,一颗接一颗人头滚落。

    刀光闪闪,鲜血四溅。暗夜佣兵团团长血蹄的脖子,居然没有被神选圣殿战士一刀砍断。

    明晃晃的战靴,一尘不染。鲜血落在上面,只会凝成血珠立即滑落。

    这便是倒地不起的团长血蹄,费力撑着眼皮看到的一幕。

    “呼呼——呼呼————”

    他喘着粗气,抬起头用祈求可怜的眼神看着站在身前的神选圣殿战士,希望他不要再砍了。

    虽然这时候血蹄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会死。但面对这种想杀死一头猪一样的宰杀方式。他想说话,企图告诉神选圣殿战士赐予他一个荣耀的死亡。血蹄睁大眼睛想恳求,可是他却说不出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没等到他再继续努力的说出任何话的时候,神选圣殿战士凶厉的战剑又连续朝着他的脖子连续砍了下去。

    请原谅在场的神选圣殿战士没有人数清楚到底砍了几刀。只看到神选圣殿战士提着血蹄的头颅,献到首领的眼前。然后被索隆抬起战靴,狠狠的一脚踩碎。

    天空帝国法令,对于逃兵和叛徒,请践踏他的头盖骨!

    至此o神选圣殿战士。五分钟不到便全团覆灭。

    “视死如归,就在今天!”

    神选圣殿战士砍下兽族战士的头颅,将其扔向看台区域的方向。而他怒不可遏地咆哮和战争威慑,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而此刻其他的神选圣殿战士,纷纷效仿。

    “战斗之心,至死方休!”

    “我们的使命,就是力战而亡!”

    “阻断军队!粉碎山峰!”

    “…………”

    一百名神选圣殿战士,屠戮五百个兽族战士,零伤亡。

    在一道道咆哮声中,现在看起来,这些神秘的战士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头被激怒的狮子。

    几乎所有看台上的人都被神选圣殿战士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根本搞不清状况。

    由于一百个神选圣殿战士,全部使用了神之圣殿的1级技能————战争律动(被动)。

    关于这道技能所造成的结果,便是每个死掉的兽族战士,全身百分之八十的血液,都从伤口大量溅射出来,在加倍杀伤的同时,造成了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

    由于战盔太过冷硬,刚毅冷漠,没有人能够看清这些神选圣殿战士的具体容貌。

    而索隆走上前,或许因为眸子太锐利。竟让人不敢和他相视太久,那一身的冷厉雾气更是慑人。即使冷漠,却有如猛虎,让人畏惧。

    他眉眼间堆满了漠然,眼神淡淡的平静的滑过女伯爵的脸上,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金币加倍,战斗继续!如果我是你,接下来一定会派一个不再那么渣的佣兵团。”

    他的声音极淡,却带着冰冷的气息。

    女伯爵的眼睛里。立即含有着一种被追捕的恐怖神气,她的嘴唇和面颊惨白而拉长。

    并站起身,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一个人的眼神可以锋利到这种程度,让女伯爵感到心悸。

    “哼!狂妄!”

    而在这时候,从贵宾区域传来一声冷哼。终于有人看不下去。雷克顿手提着重斧,直接朝看台下走去。

    血鳄佣兵团,作为佣兵之城十大佣兵团之一,和佣兵之王的十大手下之一,团长雷克顿甚至有公爵的封号。

    在各大佣兵团中人数最少,血鳄佣兵团只有1ooo人左右。但是其坐骑,却是在沼泽地区极具攻击力的血域沼泽鳄。

    与一般的鳄鱼不同,巨大的血鳄有八米长,三百七十多公斤重,全身猩红色。像战士盔甲一样,威风凛凛。它张开大嘴,锋利而又光滑的牙齿,露了出来,沾满了口水的大嘴。并且血鳄也不像一般的鳄鱼四肢短小,依赖水源。它们可以在脱水的情况下,维持两天。

    在平常的时候,血鳄喜欢浸在水里打呼噜。

    战斗中,血鳄的身体非常强大,一甩尾巴可以把敌人打得头晕目眩;有力的长嘴可以把猎物咬得半死不活;再加上坚硬的盔甲可以保护自己,是一群非常完美的战斗机器!

    竞技场的外围的一处水池中,一条挨着一条全是血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些鳄鱼都过了八米长,其中有几条快十米了。

    血鳄对靠近的人无动于衷,懒得连眼都不肯睁一下。

    但是一旦接近危险距离,血鳄反应真快,一碰它“嗖”的一声就回过头来咬掉一个人的脑袋。

    “老伙计,让我们教训一下这些所谓的圣殿战士,让他们领教佣兵之城的厉害!”

    十米长的巨大血鳄看看血鳄佣兵团团长雷克顿,对它的主人很温顺表现得一点也不凶恶。

    雷克顿打量着血鳄的全身鳞甲,摸摸它的头,滑滑的,冰冰的,并且摸到它软软的肚子,温温的,白色的。摸着摸着,血鳄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闭上眼,闭目养神。这一手几乎让所有围观的人看得暗暗咂舌。

    “好了,血鳄佣兵团的成员们,开进竞技场!狂欢的时刻到了!”

    随着团长的呼声,大约一千个手持长柄战斧的佣兵团员,很利索地牵出自己的坐骑,然后‘上马’。

    ………………

    大约过了有十钟左右。

    从周围的闸门里传来重物走动的声响。

    展现在索隆眼睛里的,先看到了一只很大很大的鳄鱼,它身披铠甲,眼睛哧溜哧溜地转,时不时张张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好像在说“老子可是世界上凶猛最凶猛的动物!!”

    血鳄背上的骑士,他正方下颔的四周,连到耳根,长着半脸的胡子,阴森森地直立着,如一个壮毛的刷子。

    包括他身后正在进场的其他的骑士,似乎每个人微微翘起的下巴,都长着乱蓬蓬的胡子,像是用火燎过似的又卷又黄。

    “嘿你们很强,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

    所谓的雷克顿团长,他的面颊浮肿,眼中网满血丝,那极其坎坷的脸.倒像庞大而干瘪的蕃薯。

    像其他佣兵团一样的牛角盔,泛着冷清的盔甲,不像重骑兵一样全副武装,血鳄佣兵的盔甲防护措施不是很严,他们的胳膊和腿部,特别是小腿是完露的。咽喉部位则没有护罩,毫无疑问,在战技出色的神选圣殿战士的眼中,这将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报上你的名字,即将失去头盖骨的待死之徒!”

    听到索隆冷冷的话声。雷克顿团长高颧骨像皮包里塞着的什么硬东西支楞出来,举起手里三米长的战斧。脸上皮笑肉不笑。

    而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观众仿佛受到了什么鼓舞,异口同声地开始大呼,“雷克顿!雷克顿!雷克顿!”

    看到这一幕,重盔下,索隆的嘴角渐渐勾勒出一丝冷笑,“很好,似乎你的头颅能给我的战士带来荣耀!”

    雷克顿团长的脸由微笑而扩展到满脸都是僵化了的笑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