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四章 故国回首(四)
    面对段龛咄咄逼人的态度,张伯辰突然对慕容翰的遭遇有了几分同情。对一个男人来说,寄人篱下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尤其是像慕容翰这般出身王族的人物。

    “阿龛,不得无礼!”

    大殿中间的紫袍中年人轻轻地说了一句,却是不怒自威。段龛似乎对他很是畏惧,告了一礼返回落座。虽然如此,临去之前看着张伯辰的眼神则是充满了不善。

    “元邕,龛儿年少不知礼节,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他一般计较。”

    “主公无需如此,慕容翰有国难投有家难回。如果不是主公的收容,某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建武将军为人耿直,所言亦是属实。当初与渤海公出兵柳城,若不是某不忍慕容家的基业毁于一旦,主公现在早已占有辽东。”

    慕容翰突然之间拜倒在地“翰为子不能捍卫父业,为臣不能为主公尽忠解忧。不忠不孝之徒,实在不足为主公效力。还请主公责罚。”

    张伯辰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中间的紫袍男人便是打铁老汉所说的辽西公,也就是令支城的主人,段辽。

    此人一脸精悍,双目炯炯有神,不愧是一代枭雄。

    段辽柔声道“元邕说的哪里话,我与你自幼相识,数十年来相交莫逆。你能前来投奔于我,便是信任我。慕容皝那小子嫉妒贤能,此前已杀了令弟慕容仁,你的才能是慕容仁的十倍,慕容皝又如何肯放过你?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段辽活着一天,便与你共享荣华。此言天地可鉴,在座诸位便是见证。”

    “主公对慕容翰的大恩,某粉身碎骨难以为报!”慕容翰见到段辽对自己表态,一时间感动莫名,不由拜了下去。

    “哈哈哈——既然你想看看此人箭法,那就依你所言,寡人这就让勇士们准备。这位壮士,不知该如何称呼?”段辽安慰好慕容翰,心情大悦。当下对着张伯辰询问起来。

    张伯辰听完他们的交流,心中也大致了解了慕容翰与段辽的关系。与此同时,他还了解到一个信息,那就是当初在燕山,是一个叫做“雪颜郡主”的人救了他。

    想到那位少女,他禁不住想道,难道此人便是雪颜郡主吗?

    郡主一般都是王爷的女儿,段辽身为段部首脑、辽西公,实际上也相当于异姓王的待遇,难道那位女孩竟是段辽的女儿不成?想到这里,一时间有些出神。

    不得不说,张伯辰的脑袋足够聪明,反应也足够快。只从一些蛛丝马迹中,便可条分缕析,得到事实的真相。他实在没想到,穿越的遭遇已经足够离奇,命运之手却嫌不够,还要把他一步步推向漩涡之中。

    “在下张伯辰,算不上什么壮士,只不过是一个平凡人罢了。”见到段辽询问,当下整理思绪,思考起对策来。

    他知道是对方的人救了他,当然也有权利处置他。如果自己真的杀死了所谓的幽州刺史李孟,那个什么石虎肯定也不会放过他。假如段辽不能给自己提供庇护,依照自己对现世界的了解,他实在不知道接下来该到哪里去。

    “寡人已经答应元邕,只要你在射箭上能够胜过他,寡人便保你安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寡人尽力满足。”

    “这位慕容翰先生想和我比试箭术,想必在箭法上的造诣是很高的,而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输了在情理之中,胜了才是奇迹。所以我想知道,如果胜不了他会有怎样的后果?”张伯辰知道此事箭在弦上,容不得自己选择,心里反而无比冷静,故意放低自己的姿态。

    “哼,得寸进尺!”

    段龛见到张伯辰竟然如此怂包,大出意料之外,不由出言讥讽。在他心目中,张伯辰能够得到比试的机会已经是意外的恩赐,输了当然是束手就擒,然后送到赵国平息石虎的怒气。

    然而这个人好像没有觉悟,竟然毫无廉耻地询问起输后的下场。

    赢家通吃,输家哪有发言权?

    输了的人当然要做好被剥夺命运的准备!

    这已经是常识,更是乱世的共识!你一个无名小卒便能例外?

    如今天下四分五裂,司马家占据江南,石赵称霸中原。张骏固守凉州,李期坐享蜀中。而在这辽东辽西之地,段部、慕容部,宇文部、拓跋部相互攻伐,更有高句丽时常侵扰。

    从秦以来,天下还有比现在更乱的时代么?

    段辽似乎也愣了一下。张伯辰胜了当然可以放过他,但失败了呢?他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是不是潜意识里认为,这个无名小卒根本没有胜的可能?

    他看了慕容翰一眼,轻轻道“如果你败了,说明你根本没有能力杀掉李孟。既然李孟非你所杀,寡人把你交给石季龙,又有什么用?”

    他不愧是段部的首领,一眼便看出了慕容翰的心思。如今辽西受到赵国石虎与辽东慕容皝的的南北夹击,当务之急是击退石虎。石虎一退,慕容皝便不敢进逼太甚。

    张伯辰心中暗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失败了岂不是更好?既能证明李孟非自己所杀,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如此,慕容翰与自己比试箭术又有什么意义?”

    要知道自己一旦胜过慕容翰,那杀掉李孟的罪名便怎么也洗不掉了。即便段辽与慕容翰保证自己的安全,自己可以信得过他们吗?要知道,只有证明自己有能力杀掉石虎的幽州刺史,把自己交出去才有意义。

    而这,正是建武将军段龛的用意。

    如此充满矛盾的逻辑悖论,此时此刻,居然如此和谐。张伯辰知道自己不过是砧板上的一块肉,毫无选择的余地,便轻轻道“我的要求不多,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准备一下。”

    段辽看着张伯辰平静的脸色,有些讶然道“好,你要几天?”

    他实在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如此的冷静,如此坦然地接受自己的命运。虽然对方的语言以及外貌都与众不同,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少年。

    他竟然隐隐有些喜欢这个少年了,当下暗道“好好准备,让我看看你的本领。”

    张伯辰当然听不到段辽的心声,三日来都在养精蓄锐,身体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现在身体上没有问题,主要的问题在于,他不知道慕容翰的真正实力。

    他不知道打铁老汉是谁,有着怎样的过往。但是从打铁老汉的推崇程度看,慕容翰此人的箭术想必是极厉害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段辽如此看重。朝野之人同时看重,便容不得他不慎重对待。

    在不知道对手实力的情况下,他只能尽力而为。除了这个问题,剩下便是比试的方式。

    在他那个时代,奥运会有射箭项目。其中韩国号称东夷后裔,在射箭项目上世界最强,“夷”者,“一人弓”也。人手一弓,也算是传承。慕容翰出生于辽东,到也算得上是东夷之人。

    所以他必须了解清楚比赛的方式,想到这里,轻声道“一日足够。”

    “好!明日午时,在三军面前比试箭术。”段辽看了看慕容翰,又看了看张伯辰,眼中露出阵阵精光。

    房间之中,张伯辰慢慢地擦拭着弓匣,好像这便是他所有的寄托。十八年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而自己的父亲,却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之上,想见一面都难。

    他清楚地记得,八岁那一年,当他第一次在电视里看到黄日华主演的《射雕英雄传》,触动他的不是剧情,而是对弓箭的狂热。

    从此以后,他对弓箭的研究一发而不可收拾。由于对弓箭的爱好,他的学习大受影响,成绩一落千丈,但他并不后悔。因为是弓箭陪伴他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岁月。

    他理解自己的父亲,听说父亲年轻时一贫如洗,遇到母亲时竟然无力迎娶。因为这个原因,受到外公的反对。虽然后来父母冲破重重阻碍而结合,但母亲却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生育自己的时候难产……

    十八年来,那个他印象中的男人对事业表现出了过人的狂热,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打下了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只是不知道当他听说自己的儿子失踪后,会有什么感想?

    他理解,他同情,不代表就会原谅自己的父亲。

    夜,逐渐深了。

    张伯辰没有一点睡意,轻柔地将复合弓组合了起来,轻轻地拧紧弓臂上的螺栓,然后试了试弓弦的松紧。复合弓逐渐在他的手里成型。他站起身来,从箭袋中抽出一根碳杆箭,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调整好姿势,慢慢地拉开了弓弦。

    当初他一箭射杀了李孟,从瞄准镜中看到李孟捂住喉咙痛苦挣扎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一丝不适。

    张伯辰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如此冷血。白天的遭遇告诉他,只有告诉段辽,自己是个对他有用的人,才能在对方的庇护下生存。

    明天的比试,他——必须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