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乞活遗种(二)
    张伯辰的内心埋藏着深深的疑问,当初复合弓被慕容邻窃取,他率领猎击飞骑追击到徐无山之后,只见到了慕容邻与其心腹死党被残杀的尸身,装有复合弓与碳杆箭的弓匣却早已不见踪影。

    而如今,赵国的龙骧大将军支雄被一剑封喉,正是死于碳杆箭之下。

    可是危急的形势不容他多想,他必须早点返回密云山,将所有的一切与段辽商议。只要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他不但能够在辽西站稳脚跟,与郡主段雪颜完婚后,甚至能够更进一步,取得在乱世生存下去的主动权。

    既然有人利用复合弓杀掉了龙骧大将军支雄,必定不会就此罢手,他早晚会将复合弓夺回来!

    马蹄阵阵,不到二百人的猎击飞骑,昼夜兼程,不数日便到达密云山中。

    一路上辽西郡县见到他们经过,只在城头上小心翼翼地看着这支熟悉而又陌生的小队离开自己自己的辖境。可战之兵已被石季龙尽数调往辽东战场,守卫辽西的都是些老弱残兵,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辽西旧臣。

    可以说这个时候是石赵攻略辽西以来,控制力度最小的时候,也是辽西最好的反攻时机。

    张伯辰知道,自从永嘉之乱以来,中原百姓遭受各种屠杀,不得不携家带口四处迁徙。如今的幽州之北,辽东与辽西一起,加上逃往深山之中的隐户,也不足五十万人。这点人口甚至不如后是一个四线小城。

    大片的田地未经开发,到处都是苍莽的原始森林。险恶的环境决定了,一旦有人卡住了石赵大军的退路,这数十万虎狼之士短期内便会四分五裂,相互共伐以掠夺维持生存的口粮。

    更何况,秋天已近,距离深秋也不再遥远。若无法及时撤回关内,一场大雪便可能让这些人暴毙。在张伯辰的记忆力,后世就有一场与之类似的战役,那便是1812年拿破仑远征沙俄,攻打亚历山大一世的俄法战争。

    1812年,拿破仑率领六十万大军,分三路进军沙俄,企图消灭亚历山大一世的二十万大军。然后在经历前期的挫败后,沙俄更换统帅,采取坚壁清野的策略,全面后退,只留给有着数千里漫长补给线的法军茫茫冰雪,最终击败了法军,导致了拿破仑霸权的瓦解。

    现在,类似的战例就摆在张伯辰的面前。石赵大军一样分三路北上,攻略辽西后,将辽东的主力部队悉数围困于大棘城中。

    然而经历四个余月疾风暴雨般的攻势,石赵大军如俄法战争中的法军一样,迎来了惨痛的失利。没有地利之便,没有人和带来的团结一心。

    赵国毕竟是马背上得到的天下,丰富的战争经验让他们在春末发起攻势,为后勤运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也是他们唯一拥有的优势天时。

    张伯辰叹口气,如果能够一鼓作气攻克辽西与辽东,整个北方便会连为一体。当初在永嘉之乱中不愿意效忠羯胡的士人,大批逃亡到这里。可以说,一旦攻克大棘城,即便石季龙为了这场战争花费无数代价,那么只要充分利用这批人的才智,经过数年的休养生息,便可以让国力更加鼎盛。

    到时候挥师南下,与东晋倾国一战,石季龙就此扫平四海也未必不可能。只可惜,所有的可能都被在龙腾中郎的中军大营内被打破了。

    不仅如此,由于是在春末发起的攻势,为了支撑二十万大军的粮草。赵国几乎搜刮了冀州、幽州、青州、豫州等数州之地的存粮,势必会影响到百姓的耕作,不在今秋,则在明年开春,一定会爆发一场灾难。

    若是由此造成一场,恐怕原本为数不多的人口,会死上更多。福祸相依,势尽则变,这个世界上原本便没有全是好处的事情。

    如今的石季龙,便将各种大势用尽,且没有在用尽之前完成战略任务。张伯辰翻身下马,通过堡垒的寨门后,向着半山中的石亭走去。

    他知道,如果段辽返回了密云山,必定会在石亭之中。

    想到段辽对他的承诺,内心不由火热了起来。他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可是哪一个男人没有几分野心?段辽开诚布公地告诉他,将女儿段雪颜嫁给自己,不但如此,还会将剩下的七百辽西突骑尽数给他,换取段氏在辽西的支配权。

    如今石赵大军的弱点尽在己手,只要段辽将七百辽西突骑给他,加上如今剩下的二百猎击飞骑,再从守卫密云山的队伍中选取一百余人,组成一千人的骑兵队伍,张伯辰有把握在接下来的数月里,将属地扩张出去!

    然而到达半山之中,张伯辰才发现山中守卫冷冷清清,明显比他离开时少上许多。他到达石亭之前,疑惑地问道“主公何在?就说振武将军张伯辰求见。”

    那名守卫见问,急忙跪拜在地,恭声道“启禀将军,主公昨日方才率领兄弟们离开,听闻乃是赵国征东将军麻率领三万前来迎降,大军已到三藏口。主公就此前往迎接,按照行程,如今应该已经到达那里了吧。”

    “三藏口?”

    张伯辰皱着眉头,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世子段乞特真奉表请降果真是诈降。然而自己以及左长史高烈都能看出来的事情,石季龙绝世枭雄,难道就看不来吗?

    如果看不出来,何必将段乞特真留在大营许久,在前不久才将之放回?

    段辽逃离令支城后,麾下大军早已经残破不堪。区区千余人,值得麻秋率领三万大军前来迎降吗?即便段辽身为一方诸侯,值得慎重对待,也断无在攻打大棘城的关键时刻将之派出的道理。难道是?

    “不好!”

    刹那间,张伯辰想起一事,脸色顿时大变。他猛地将马鞭掷之灾地,慌忙向着猎击飞骑的驻地跑去。

    “希望一切都还不晚。”张伯辰沉重地想道。然而当他来到山下,却被一人拦住了去路。

    “是你?”张伯辰看着对方,内心分外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