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章 城墙下
    随着时间的推进,天色慢慢暗了下来,这一天的攻势也慢慢停止了。

    两军各自收兵,收容伤员,收拢尸体,默默准备着第二天的进攻和防守。

    城墙下革命军的营地里,也开始了埋锅造饭,休整起来。

    中军的大帐中,拿破仑元帅正在和他的继子,年轻帅气的欧仁骑士交代事情。

    “最近后路还是有些不稳,你明天带着猎骑兵们去护卫一下,最好能将那几股在后面捣乱的英国佬消灭掉。总不能老是让他们骚扰嘛,很容易影响我们后续的补给的。”拿破仑元帅的命令很简单。

    “是的,元帅大人,明天天一亮,我就出发,绝对会把他们驱逐消灭掉!”欧仁骑士低头抚胸,严肃的接下了命令。

    “唉,不用这么拘谨嘛,你现在毕竟是我的继子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叫几声父亲也无伤大雅嘛。”拿破仑元帅脸上难得的露出些慈爱来。

    “嗯是的,父,父亲大人。”欧仁骑士还是有一点拘谨。

    “我看看你从外面回来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怎么?是不习惯这正面战场上的血腥么?”拿破仑元帅关心道。

    “不是的,我知道战争的残酷,我也一直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它!”欧仁骑士解释道,然后顿了顿,声音小了下来“只是,有一个人,我比较在意。”

    “哦?是什么人?”拿破仑元帅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那个苏菲将军,就是一直在大帐中不怎么说话的那位女将军。”欧仁骑士的脸稍稍有些发红。

    “怎么,我们家欧仁也开始想女人了么?”元帅笑着问道。

    “不是,不是,我知道,现在打赢这场战争是最最主要的。这个,这个,如果将来我们赢了,我又没战死的话,我想追求她。”一向口齿伶俐的青年骑士显得有些结巴。

    “哈哈哈,苏菲将军她可不好追啊,看来你要加把劲了。”元帅没有责备的意思,反而鼓励道。

    “啊?难道她有心上人么?”年轻的骑士张大了嘴巴。

    带着回忆,元帅解释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他们玛索家很早就是我的铁杆支持着。十八年前我失败后,他们家族被皇室打压,逐渐衰败,甚至被赶出了巴黎。但苏菲她从来没有放弃,她慢慢复兴家族,回到巴黎,又付出了无比的艰辛,当上了玫瑰剑术学院的院长,更是和教廷圣女那一帮人虚与委蛇,探听消息。当初更是集结了一批我的旧部好手,将我从厄尔巴岛救了出来。可以说,她是我们革命军最大的功臣也不为过。”

    “不过,据说她原来有一位未婚夫,两人十分相爱。但由于当初教廷审判者们的围剿,在最危急的时刻,他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大家,也让苏菲她能够顺利逃脱,组织人手,完成计划。所以她心里应该有一份心结,很难解开,这就需要你多多努力了。”

    “啊,这样啊,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啊。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成为一个能配得上她的人!”欧仁骑士眼中充满了斗志。

    “不过,苏菲她好像今天攻城时受了一点伤,你不去看看么?”拿破仑元帅突然说道。

    “啊,受伤?严重么?啊,我,这个,我,元帅”欧仁骑士一下子乱了分寸。

    “去吧,去吧,别忘了明天的任务就好。”看到他窘迫的样子,元帅笑着挥了挥手。

    “请问,苏菲将军是住在这边么?”抱着一堆瓶瓶罐罐,欧仁骑士出现在一个小帐篷前。

    “是的,有什么事么?”门口站着的黑甲骑士一脸的不耐烦。

    “我听说,这个,苏菲将军她受了伤,我拿些药给她。我也不知道受了什么伤,就全拿过来了,这个,可以让我”

    可还没说完,就被黑甲骑士打断了

    “苏菲她刚刚敷完药,现在正在休息,不方便见你。”

    “她伤的严重么?伤到了哪里?外伤还是内伤?我这里什么类型的药都有,你可以帮我转交给她么?”欧仁骑士还是不想放弃,将药递过去。

    “苏菲她伤的不重,用的药也很好,不劳你费心啊。”黑甲骑士没有丝毫想要伸手接药的打算。

    “咦,不对啊,你是谁,我以前这么没见过你,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欧仁骑士突然反应过来。

    “我?我叫达达尼昂,是一名火枪士。”黑甲骑士抱着枪,轻松道。

    “火枪士?你竟然是火枪士?你们火枪士不是被教廷杀光了么?你怎么会在这里?”欧仁骑士满是疑问。

    “哦,算了,我改口,我现在不是什么火枪士了,我只是苏菲她的私人护卫,也是她的追求者,还有什么问题么?”黑甲骑士语气不变,但话如尖刀。

    里尔城内,中军大帐,里面咆哮如雷。

    伟大的护国公,英格兰军神,克伦威尔大人正在大发雷霆“补给呢?支援呢?说好12号到,现在几号了?整整一个星期!海上那帮人到底在干什么?这最关键的时候,难道让我们的士兵空着肚子打仗么?”

    “报告护国公大人,爱德华元帅说是海上风浪太大,所以延期了,等风暴过去,就运过来。”跪在大帐中央的传信兵报告道。

    “风浪大?风暴?英吉利海峡是个什么情况,当我不知道?想借口能不能想个好一点的?”护国公大人厉声质问道。

    “这个这个”传令兵冷汗直流,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好了,滚吧,滚回去告诉爱德华,后天要是补给再不来,他以后就不要来了!”护国公大人吼道。

    传令兵连翻带滚的跑出了大帐。

    一个白胡子的老将军从一边的队列中站了出来,缓缓道“大人您不用发这么大的火,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爱德华那家伙,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延误军机,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

    “是啊,肯定是那帮不死心皇室又在后面搅风搅雨了。您不用担心,请让我明天带一部分军队先回去,好好杀一批,关一批,这后方就稳当了。”另一个黑胡子的壮汉也站了出来,单膝跪地,请缨道。

    “伊丽莎白!这个该死的贱人!早知道,我出征前就该杀了她!”护国公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将桌子拍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