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章 功勋点系统
    “你什么意思?”年轻人猛的站了起来,呼吸有些急促:“难道你有这种等级的武功?这怎么可能,就算你攀上了‘银鹰’大人,像这种等级的武功”

    “我当然有!”阿道夫打断了他的质疑,拍了拍手。

    张昂向前一步,从怀里拿出几张纸递过去。

    “这是这门刀法的一部分,你可以先看一下。我想,就算没练过,基本的鉴别能力,你还是有的。”张昂轻声道。

    “《大雁翱翔与刀术之间的联系》?这是什么刀法?”那年轻人结果这薄薄的几张纸看了起来。

    这几张只并不多,也很薄,记载的内容也只有这门刀法的一小部分,看起来并不需要多少时间。

    但这年轻人却一看,就看了大半天,嘴里还不断喃喃着:“是啊,大雁挥动翅膀的话,确实是这么发力的,如果用刀来模拟的话,那就不应该是的单纯的下劈,发力的方向也要有所改变,对,就是这样,只要”

    “好了!”张昂夺过他手中的纸张:“好了,只有这么多,我相信你应该有判断了吧。”

    “不,别”被打断了思路,年轻人一下子慌张起来,抬起手,恨不得从张昂手里将那几张纸夺过来。

    好在,他很快想起了目前的状况,手又讪讪的放了下来:“这确实,确实是一门神奇的刀法,是不是顶级刀法我不知道,但它构思巧妙,招式灵活多变,威力也非常出众,比我家传的那门传承级刀法不知道强了多少只是,你们那里真的有全本么?”

    “当然,只要你为我们党立下功勋,你就可以获得这门刀法的全本!”允诺他的,是阿道夫。

    “好吧,我同意加入你们!”那年轻人回到位置上坐下来,再次保证:“我什么都听你的。”

    “呵呵,真是好笑!”另一边的一个女性成员却站了起来,指着那个用刀的年轻人道:“齐勒!我还以为你是个汉子,想不到你也被他们买通了!和他们一起来骗我们!”

    在众人的喧哗中,年轻人有些不知所措:“什么买通了?你什么意思?我说的都是实情啊,这门刀法就算不是顶级,也离顶级不远了,我没有说谎!”

    “呵呵,你还装!还演戏!”这女性成员面带嘲讽:“还顶级武功,你们演戏都不知道找个好借口么?顶级武功哪里是这么好得到的,在孔雀岛的拍卖场上,哪一门顶级武功不卖到上百万?像是顶级的刀法,两,三百万的都有!立下些功勋就给你?有这种好事?别说笑了!就是把你卖了,值十万么?”

    众人又是一阵喧哗,看向那年轻人的眼神都有些奇怪起来,就连克洛泽副部长看向阿道夫的时候,眼神都躲闪起来。

    “唉。”阿道夫叹了口气:“算了,你,对,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爱娃,爱娃·布劳恩,我可不怕你!”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她还是很明显的后退了一步:“我就是要说!妄想用武力或者这样拙劣的骗局来控制我们,是不可能的!”

    “那你擅长什么武功?”阿道夫直接问道。

    “我我擅长暗器”这女子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平时帮不上什么忙,可那又怎么样!”

    阿道夫转过头来,看向张昂,张昂也朝他点了点头。

    “好吧,我这边正好也有一门顶级的暗器功法,你可以看一下再说嘛。”阿道夫和颜悦色道:“言语或许会欺骗人,但武功是实实在在的,没办法作假的。”

    张昂也上前几步,将另外几张纸递到了那女人手里。

    “《子与母:暗器使用的高阶技巧》,真的是暗器类的武功啊”感慨了一句,这女子就看书看这纸上的内容。

    可不一会,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手也有些哆嗦,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张昂再次上前,从她手里将纸夺了回来。

    这女子却依旧低垂着脸,嘴里喃喃着,没有什么反应,任由张昂将纸抽了回来。

    “爱娃?怎么了?是真的么?”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

    然而,这女子却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爱娃,你不要怕,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大不了我们退党不参与了就是。”

    依旧是沉默。

    “爱娃?”有人轻轻推了推她。

    “究竟怎么了?”有人拔出兵器,对着阿道夫和张昂虎视眈眈。

    “啊!”

    突然,这女子一声大叫,就朝着阿道夫扑了过去。

    在众人的惊讶中,跪倒在阿道夫身下,抱着他的大腿哀求道:“求求您,把它给我!把它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什么都做!只要你把它给我,给我”

    她不断的重复着,翻来覆去的哀求。仿佛是一位在向主祈求救赎的虔诚信徒。

    但很显然,阿道夫并没有打算给予她恩赐:“好啦,给我站起来!我说过,武功只会用来嘉奖那些为我们党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只要你做出足够的贡献,我自然会把它给你。”

    但这女子还是不断重复,仿佛是台复读机:“把它给我,我什么都肯做,快把它给我”

    这是疯了么?

    张昂上去一步,就是一个手刀,将这女子打昏了过去,抱到了一边。

    毕竟,阿道夫必须保持一个伟正光的形象,不适合做这种事,所以,一些脏活累活还是要自己干啊。

    看到事情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周围其他的那些成员的牢骚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他们全都呼吸急促,目光炯炯的盯着阿道夫,仿佛是饥饿已久的人,盯着满桌的美食。

    “好了,想必大家对事情的真假,已经都有了自己的判断。”阿道夫再次环顾四周:“如果现在想退党离开的,就请便吧,我不作挽留,也不作追究。不过选择留下的话,以后就要遵从我,听从我的命令!有功即赏,有过必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火焰燃烧着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好!看来是没有人想退出了。”阿道夫笑了起来:“看来大家还是很愿意为我们德意志的未来而奋斗的嘛。”

    众人依旧沉默,但眼睛却紧紧盯着他。

    阿道夫丝毫不紧张,直接道:“那就正式开始会议吧。首先,我们党派需要改一个名字,德意志工人党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我们将是一个全新的政党,为了全新的目标而奋斗!至于新名字,我也取好了,就叫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

    这时,有一个年纪较大的成员忍不住开口了:“需要改名洗白我们明白,可这个民族社会主义是什么意思呢?”

    “我取这个名字当然是有意义的!”阿道夫详细解释道:“原来我们是工人党,演讲,宣传,发动的大多数都是在各种工厂里做工的人,是底层的,被欺压,被剥削的那一部分人,是的,这部分人很多,也很容易被煽动,力气也大,反抗意志也强,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他们太局限了!也太弱小了!巴黎做工的工人有好几万,但大多数,都是没有实力,没有地位,没有钱,更没有武功学习的人。这几万人哪怕全部被我们团结在了一起,来发动政变,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只需要宪兵队几下扫荡,就能把我们打得四散奔逃!我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工人,毕竟还是太弱小了!”

    “所以,我们必须改变发动的对象!是的,现在我们发动的,是民族!是整个日耳曼民族!是占有我们德意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日耳曼族人!我们党派,必须站在多数人一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展壮大!”

    “可是,可是,绝大部分容克贵族也是日耳曼人啊。我们怎么可以”有人忍不住发问。

    “没有可是!也没有容克贵族!”阿道夫打断了他的询问:“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只要是日耳曼人,就全都是我们团结的对象!”

    “可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说话的还是那个年纪较大的成员:“就算我们能团结大家,可不打倒容克贵族的话,我们德意志还不是老样子么?”

    “我说了,我们不打倒容克贵族!我们以后甚至不会做出任何反对他们的言行!”阿道夫耐心道:“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发展壮大!没有足够的实力,你再反对,再仇恨,再想要打倒他们,都是不可能的!容克贵族的强大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根本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对抗的!别说顶级,绝顶级的武功,就算大家都练了绝世武功,他们只要派来一个尊者,大家就会全军覆没!”

    “我们需要发展的更大!需要有更多的人!需要培训更多的人!需要积攒更多的实力!只有我们自身足够强大了,我们才能改变德意志,我们才能达成我们的理想!所以,我们决不再反对容克贵族!我们还要和他们成为朋友!”

    “好吧,我明白了,我们确实是太过弱小了,原先也是想的太天真了。”那年纪大的成员赞同道:“可是,这社会主义又是什么意思呢?”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根据大家的身份,可以分为贵族与平民,皇室与军人,罪犯与流寇等等。”阿道夫再次解释道:“这些都是最简单的分类方法,其实,还有另一种分类方法!那就是根据民族来分,比如我们德意志,九成是日耳曼民族,一成是其他民族,这一成中,流浪迁徙来的,大约占四成,被征服融入进来的,大约是6成。而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所要做的,就是团结这九成日耳曼人,来驱逐消灭那一成的异族人!让我们这个社会更加纯洁!”

    他环顾四周:“就是,让我们德意志,成为纯粹属于我们日耳曼人的德意志!”

    大家都被阿道夫的想法惊住了,半天都没人说出话来。

    “这这不好吧,这些异族人没做错什么事情啊。”有人忍不住反对道:“干嘛非得驱逐他们呢?”

    “因为他们弱小!”阿道夫是声音振聋发聩:“他们更加好对付!而我们的党派,也必须有一个作为敌人的目标!他们的容克占了我们整个社会的十分之一!他们所占有的资源也是差不多十分之一。弱者想要变强,那就只有互相吞噬!等我们吞下了这十分之一,我们才有力气,去争夺更多!才有能力,去和那占有绝大部分资源的贵族们开战!”

    “这样,可是,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有人看上去比较纠结。

    “不然你准备怎么办?去和容克贵族们开战?被他们碾成齑粉?”阿道夫毫不客气:“就因为你这样天真又心软的人太多,我们才一次次的以卵击石,一次次的遭受失败!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不会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必须成为最最铁石心肠的人!最最狂热的民族主义者!”

    他顿了顿,接着道:“从明天开始,我会下达命令,大家照着执行就是了,不要把你们那些毫无用处的善良带入进你们的工作中!要知道,尊敬的卑斯麦宰相早就说过了,唯有铁血,才能拯救德意志!”

    他的语气舒缓下来:“当然,根据大家的表现,我会给予大家一定的功勋,等你们的功勋积攒到一定数值,就可以来我这边兑换奖励,比如说,刚刚说的那些武功。”

    一提到武功,大家就不再纠结与铁石心肠或者善良心软了,一个个问题纷至沓来。

    “这个,功勋是怎么评定的呢?”

    “多少功勋能换刚刚那门刀法的完整版呢?”

    “如果出去演讲一天,有多少功勋?”

    “收入新成员,有功勋拿么?”

    “除了刀法,剑法有么?不对,内功有么?”

    “怎么兑换啊,直接来找您么?”

    阿道夫双手下压,回答到:“关于功勋的评定和武功的兑换,我这边有详细的表格,大家只要完成表格上的任务,为我们党派做出自己的贡献,就能得到相应的功勋。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每周都会开会,开完会后,大家可以直接找我来兑换。当然,如果犯了错误,也是会扣除功勋的。”

    他又拍了拍手,张昂就拿出一本不薄不厚的小册子,递给了旁边的克洛泽副部长。

    克洛泽副部长福至心灵,立马站了起来,在众人闪耀的目光中,高声宣读道: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功勋点系统(第一版)》原则一,功勋点不可交易。原则二,功勋点不可继承原则六,退党或被开革出党,功勋点全部作废”

    “演讲一场,视演讲效果,给予1到10点功勋点介绍收入合格可靠的新成员,视其实力能力,给予20到100点功勋点不听号令,宣扬非指导性观点,扣除最少50点功勋点,最高予以开除,收回所有功勋”

    他翻过一面,接着道:

    “顶级武功,普通招式类,3000功勋至8000功勋点不等绝顶级武功,内力类,50000至100000功勋点不等”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