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难为妾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祸不单行
    米粒儿他们低估了月族人怕死的程度。

    他们俩人说的口干舌燥,还是没有说动族长。

    “我们不怕他们来犯,”族长对以后的事情很有信心,“我们能够一直往地下走。只要我们加强防范,将剩下的月之石看住了,他们就不会怎么样我们。外面有你们对付玉氏,她不会一直猖狂的。”

    米粒儿“”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米粒儿跟沐凡尘对视一眼,对族长道“族长您也说了,外面还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帮忙除掉玉氏。你们月族不能出兵,就用别的方式来帮助我们吧。”

    “别的方式?”月族族长一脸疑惑的看着米粒儿,眼神中有了防备。

    米粒儿在心中叹气。

    过来越是看着气质出尘、月明风清的人,越是自私的厉害,这个族长就是典型的代表。

    你看他一副仙风道骨的出尘模样,怎么能跟贪生怕死的性格联系起来呢?

    “我们月之国遭受了重创,实在是没什么可以给你们的了。”月组组长不等米粒儿回答,就说道。

    米粒儿翘了翘嘴角,语气很是强硬的说道“族长您有没有想过,若是我们真有打败玉氏的那一天,我们将他们逼到月之国上方的这个小镇,会是什么后果?”

    “你们打败玉氏?”月族族长很是不相信米粒儿的话。

    米粒儿仰着头,一副张狂模样“族长,百十年前,您会想到月族会有这样大的磨难么?您怎么就能确认我们打不过玉氏?”

    这话说的月族族长哑口无言,他终于松口问米粒儿道“你说我们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帮到你们?若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东西我们自然会帮忙。可若是过分了”

    “我们需要一些月之石带走。”米粒儿道,“这些东西,算不算力所能及?”

    族长还要在跟米粒儿讲价还价,米粒儿却不想再跟他多说话了。

    “族长,您就给个痛快话吧,”米粒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最后米粒儿跟沐凡尘离开的时候,身后跟着月夕跟扫把妖。

    月夕跟沐凡尘都背着一大袋月之石。

    毕方鸟沉默的驮着四人往天空飞去。

    米粒儿看着毕方鸟的脑袋,低声唱起了歌“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米粒儿唱歌并不好听,在这里听着却十分应景。

    月夕作为月族人,十分精通诗词歌赋,只听米粒儿哼唱了一遍,就跟着唱了起来。

    沐凡尘突然也有些伤感。

    他们带走的每个人,离开故土,是不是就没法再回来了?

    毕方鸟将他们送到了小镇湖底,转身就要离开。

    却被米粒儿抱住了脖子。

    “毕方,你是上古神兽,一定能听得懂我的意思吧?”米粒儿趴在毕方鸟的耳边,轻声道,“我知道你正直勇敢,可是勇士也要学会保存实力。以后不要再跟他们硬碰硬了,要让自己好好活着。等到关键时候,再出来一战,让他们谁都不敢轻视你。”

    毕方鸟疑惑的看着米粒儿。

    米粒儿微微叹气,解释道“总而言之,你要好好活着,不管是月之国,还是上面的人们,都需要你。”

    毕方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飞走了。

    米粒儿不再看它,转身跟着沐凡尘他们离开了。

    “咱们带着这么多月之石,怎么赶路?”月夕问米粒儿。

    米粒儿想了想,道“我将月之石带到缚妖瓶中吧,让那里面的妖怪看守着。”

    众人自然是没有异议。

    扫把妖想要跟着米粒儿进缚妖瓶中看看,却发现她根本进不去了。

    “主人,我这是怎么了?”扫把妖很是郁闷的问道。

    米粒儿也不知道,最后只能道“你是不是跟月族人生活了太久,所以缚妖瓶感觉不到你的妖气了?”

    这个解释听着还挺完美,扫把妖高兴了。

    “你一直都没有名字么?”米粒儿问扫把妖,其实是说给月夕听。

    扫把妖低声道“我自然有名字了,还是月夕给我起的呢!我叫做月舞。月夕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跟我特别般配。”

    扫把妖带个“舞”字,听起来真挺般配的。

    “月舞,快赶路吧,不要一直说话,一会你该跟不上了。”月夕叮嘱月舞道。

    扫把妖月舞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紧紧跟着月夕走了。

    “公子你看,人的际遇真是难以预料呀!”米粒儿对沐凡尘感慨道,“没想到扫把妖有这样一天吗?不仅有个美丽的名字,还有个出身高贵的男朋友。”

    “男朋友?”沐凡尘皱着眉头道,“你又开始胡言乱语。”

    “哼!”米粒儿嘟着嘴不高兴了,跟公子聊天真是太没意思了,他永远都学不会捧场。

    其实在沐凡尘心中,一点都不赞成米粒儿说的话,扫把妖若是没有跟在月夕身边,这会儿她或许还是一个偶尔吓吓人的快乐的小妖精。现在跟着月夕,与他们踏上征程,前途未卜,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是这句话,他却不想说给米粒儿听。他怕米粒儿听了难过。

    对于缚妖瓶中的这些妖怪,米粒儿都感情深厚。

    “米姑娘!沐公子!月夕月舞,你们等等我们!”米粒儿他们刚刚从湖底上来,底下就有人喊他们。

    月夕一脸惊喜的道“他们怎么跟来了?”

    一看他的表情,米粒儿就知道,月族中,有人跟着他们来了。

    米粒儿他们刚才去找族长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看到了。

    他们谈话的内容,自然也被很多人知道了。

    月族族长贪生怕死,很多月族人却不是那样。

    他们坐着毕方鸟,一批批的到了湖底。

    看着站在面前的百十来人,米粒儿很是激动地说道“没想到咱们月族有这么多勇士!有了你们,我们更有信心了!”

    月族众人一个个昂首挺胸,仍然是十分高傲的样子。

    沐凡尘却实话实说道“咱们此去,凶多吉少,若是各位后悔,现在可以离开这里!”

    月族众人仍然昂首挺胸,理也不理沐凡尘。

    这么多人自然不能跟着他们一道上路去黑狐国了。

    米粒儿他们放出一个缚妖瓶中的妖怪,带着这些月族人往鬼城去。

    月夕跟月舞本来想要跟着米粒儿他们继续赶路,却被米粒儿制止了。

    “我们现在不想让玉氏发现我们的踪迹,所以你们还是不要跟着了。”米粒儿解释的很是隐晦。

    月舞一脸懵懂的问道“为什么我们跟着他们就会发现踪迹了?”

    米粒儿掐了掐月舞漂亮的脸蛋,笑着道“那倒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是因为月夕生的实在是太好看了,不管走到哪儿都能吸引人的目光,所以不能隐藏。”

    一听米粒儿这么说,月舞一脸挫败的道“我还以为自己长得挺好看的呢!”

    “好了,”米粒儿对月夕月舞道,“你们快上路吧,一路上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暴露行踪,若是被玉氏的喽啰发现了,就灭口。”

    月族众人的本事,虽然赶不上玉氏手下的那些大妖怪,可是对付小妖怪就轻松的多了。

    更何况,玉氏不可能将数百个妖怪连城一队。

    以前米粒儿觉得东瑞国十分大,怎么走都走不到头儿。

    现在她却觉得东瑞国不过是如此。

    她在短短几天时间内,走了大半个东瑞国。

    “公子,我的预感很不好。”米粒儿对沐凡尘道,“黑狐国此行不会太顺利。”

    “我也是。”沐凡尘叹气道,“这个玉氏就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没有放过一个地方。”

    “希望黑狐国不会有事儿。”米粒儿双手合十,道。

    世上的事,称心如意的并不多。

    米粒儿的祷告并没有起作用。

    他们到了火沙漠,还没等去找黑狐国,就碰到了黑狐族人。

    米粒儿拉住一个一问,果然奔着他们最担心的方向发生了。

    黑狐国被陈媚带着手下攻破了。

    一部分抵抗的黑狐族人被杀,还有一部分被抓,只剩下一部分反应迅速的跑了出来。

    可是火沙漠这么大,他们没有粮食没有水,马上就要死在火沙漠了。

    “我猜想玉氏是为了留下一张完整的狐狸皮,才这样做的。”一个黑狐族人还挺有娱乐精神。

    米粒儿跟沐凡尘却笑不出来了。

    “公子,我本来以为咱们还有百分之一的胜算,可是现在看来,别说省算了,就是输,也不会输的太过光彩了。”米粒儿逆着人群往黑狐国的方向走,对沐凡尘道。

    沐凡尘笑着问米粒儿“既然这样,咱们就离开这里吧!虽然不会救人,但是也能保自己安全。”

    米粒儿在心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你明明知道我不会那么做,还说这些话试探我做什么?可真无聊啊!”

    沐凡尘拍拍米粒儿的肩膀,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抱怨了,反正都是背水一战。”

    “咱们赶紧去黑狐国看看吧。”米粒儿加快了脚步。

    若是早去,没准还能救几个黑狐族人。

    以前去黑湖国,还得让人专门引路,这回倒好,只要逆着黑狐族人逃出来的方向,就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黑狐国。

    沐凡尘一直担心的看着米粒儿,他知道米粒儿忘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可是他却不能提醒她。

    虽然他也心如刀绞,他最担心的却是你这会承受不住。

    直到进入黑狐国,米粒儿才大惊失色地喊道“我娘她们也被抓走了!陈媚怎么敢这样做!公子,你刚刚就想到了是不是?”

    沐凡尘点点头,沉声说道“事已至此,再担心也没有用。咱们还是按照计划,一步一步来吧!”

    “到时候玉氏若是拿咱们的家人威胁,咱们可怎么办?”米粒儿着急的问道。

    这个问题无解。沐凡尘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走一步是一步吧!”

    米粒儿心中难过。

    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灾难一个接着一个。

    咬咬牙,将马上就要掉出来的眼泪逼进去,你就在心中告诉自己,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时候,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就结束了。

    胜利了,他们就能够重见光明,死去了也就永远的,安息了。

    沐凡尘看着米粒儿的样子,心中也很是难过,可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米粒儿沉默半晌,嘴角挂着苦笑道“公子,我刚刚到这里的时候,以为要种田一辈子,后来还以为会一辈子生活在恐怖中,再后来以为是修仙文,现在我才知道,我是个妥妥的悲剧。”

    虽然跟米粒儿在一起的时间挺长,可沐凡尘还是没听明白米粒儿的话。

    他只能靠着自己的猜测,回答米粒儿道“咱们以后的日子好着呢,咱们要生好多个孩子,找一块肥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怎么样?”

    米粒儿笑中带泪,冲着沐凡尘点头。

    黑狐国中留了一些小喽啰,被米粒儿跟沐凡尘轻易就杀死了。

    被困的黑狐族人,也被他们都放了。

    当然,沐氏夫妇和刘婵胡大等人都不见了。

    “米粒儿你不用担心。”沐凡尘安慰米粒儿道,“他们绝对不会伤害咱们父母的,她还要用他们来威胁咱们呢!”

    果然如沐凡尘所说,玉氏看着站在底下的沐常等人,眉头皱的死死的。

    她居高临下看着沐顾氏,道“你为什么不下跪?”

    沐顾氏冷笑一声,道“你是我的儿媳妇,我还没有休你,你就得叫我一声婆婆。儿媳妇见到婆婆不下跪,是何道理?”

    沐顾氏是聪明人,她心中清楚,这次被玉氏抓住,就会成为她手中对付凡尘的棋子,刘婵他们几人都想好了,触怒玉氏,让她直接杀了他们得了。

    玉氏气得发抖,刚要说什么,刘婵已经在一旁开口了“沐夫人,要我说,你还是赶紧休了她吧,沐大公子那样一个人物,妻子怎么能是一个人人喊打的大妖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