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15章 凶手是她吗
    海龙王欠了欠身,痛苦地摇摇头,说“冯捕头,我敢保证,这一定不是盐帮所为。而且据老朽所知,在方圆三百里之内,也没有任何一个黑道势力有胆子敢犯下如此滔天巨案。”

    “老人家如此肯定?”冯乐泰似信非信。

    “虽然我久已不在帮中,但是如果发生这样的大事,还是会有人立即告知我的。”海龙王表情阴郁,“再说帮众行事,不外乎出于‘利益’二字,或抢占码头、或劫夺盐船、或欺行霸市,或有可能。他们掳走一帮朝廷的下属干什么?盐帮虽然贩卖私盐,但从不绑票……”

    冯乐泰向后推了推帽子,思忖一番,问“那会不会是别的什么帮派贪图赎金,或者出于其他目的,盯上仪仗团,在十里坡做下了这案子?”

    “不可能。这一带除了盐帮,其他帮会势力微弱,自顾尚且不暇,怎么会去招惹官府呢?”

    “这就怪了。”冯乐泰蹙眉,陷入沉思。

    海龙王咳了两声,拿丝巾捂住嘴“其实就算盐帮,表面上架子撑得挺大,也不过勉强混口饭吃,哪里敢明目张胆地与朝廷做对!触动官家,岂是小事,羽林卫会派兵剿灭的……”

    冯乐泰困惑不解“再怎么说,这一百多人总不会长翅膀自己飞走了吧?”

    “最近在京师确实出现了一股神秘的江湖势力。”海龙王双手颤抖,嘘嘘喘着粗气“这些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平时很少抛头露面,精于易容伪装,行动似乎专门针对朝廷中的王公大臣。前些日子,刺杀兵部尚书齐泰未遂的不就是他们吗?”

    “这件事我们应天府了解的不多,因为当时负责调查此事的是锦衣卫。”

    “着啊,堂堂镇抚使大人纪宁坐镇京师,三百名锦衣卫往来周旋,查了近一个月,最后八里桥白杨林一战,还不是让那个女匪首陈芳芳给跑了!”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冯乐泰脱口而出,他溜了一眼海龙王衰老不堪的面孔,很快中止了话头“这些可都是朝廷的机密。”

    海龙王呵呵地笑了,容色中不乏得意“盐帮百年来屹立不倒,自然有他的生存法则……”

    “佩服。”

    “本来我不想多嘴,既然今日朋友上门,老朽索性再告诉你一个惊天的大秘密!”海龙王呼呼喘着,灰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这个江湖组织的领导人,神通广大见首不见尾的女子,据说就是当年汉王陈友谅的后人。”

    “真的?”冯乐泰悚然一惊。

    “这还有假。”

    “当年鄱阳湖一战,太祖以少胜多,力挫汉王六十万大军。陈友谅和他的儿子陈理不是都战死了吗?”

    “可是在汉国的老巢武昌,汉王还有许多妃嫔呀。”海龙王佝偻着身子,抓紧丝巾,眼睛里射出异样的光芒“鄱阳湖之战后,老皇朱元璋亲率十余万人马,马不停蹄,直逼武昌,就在大军临城之际,一位姓刘的妃子携着她四岁的女儿,悄悄地离开了皇宫……

    “原来如此。”

    “其实正面交战一败涂地后,陈友谅黔驴技穷,又曾密谋刺杀。只不过先皇主帅旗舰上剑圣独孤求败一把玄铁剑,以一敌四,大败汉王麾下风火、惊雷、飞云、密雨四大高手,护住圣驾……”

    冯乐泰眼中闪出了钦佩的神色“此事在下也略有耳闻。”

    “独孤求败一战扬名,自此在江湖上奠定了他牢不可破的声誉和地位!”

    “那么老人家认为,刻下十里坡劫持案就是这些所谓的汉王后人所为了?”冯乐泰小心盘问。

    海龙王握紧拳头,嘴唇发白,额上的皱纹好像凹陷得更深了“这个嘛,老夫就不敢妄自揣度了。凡事因缘果报,循环不失,佛家所说‘时机不到,因缘不生,因不受缘,有缘无份’,此之谓也。”

    “老人家语含玄机,令人费解。”

    “我哪里有什么玄机,粗人一个,不过顺口胡诌罢了。”

    海龙王遍布皱纹的嘴角绽开一丝笑意,颓然倒在枕上“讲了这么多,陈年往事,七七八八,也不知道对你们有什么帮助没有?”

    冯乐泰站起,躬身施礼“老先生热忱为破案提供线索,在下一并感谢了。”

    “怎么,你们不多呆一会吗,我已让管家在前厅备茶……”

    “不了府衙还有事,改日再来拜访。”

    冯乐泰与唐羽退身出屋,轻轻掩上门。与外面守候的捕快项金城等会合,沿原路返回。

    几个人出了月洞门,下台阶,走夹道,还没有到门口,就见先前引他们进府来的那个上年岁的管家站在院中,手里托着一个鸟笼,仰望屋顶,大声招唤“大小姐,你快下来,屋脊上滑,小心别摔着!”

    众人停住脚步,举头望去,果然看见一个淡红衫子的姑娘在屋顶琉璃瓦上闪展腾挪,奔来跑去。

    “小姐,快下来。”

    姑娘并不歇手“丁大叔,你照顾好我的小黄鹂就行了,不用管我,我没事。我一定要逮住这只猫……”

    管家顿足哀求“不然老爷又会怪我了?”

    小姑娘无可奈何,止住身,两手叉腰“哎呀,干点什么都不能尽兴,烦死了。你们整天就知道吵、吵、吵,看把我的猫吓跑了吧!”

    “下来。”

    “闪开,本姑娘来也。”

    说罢从四五丈高的屋脊上飞身纵下,凌空一翻,身形优美,稳稳地落在了夹道中。

    恰好挡住冯乐泰唐羽等人的去路。

    这姑娘一身粉红色衫子,脚着粉色小皮靴,在每一边的鞋腰上还缀了两朵颤巍巍的粉红色绒球。红绫带束腰。因为刚才在屋顶上奔跑,动了气力,她的脸上罩了一层薄汗,白中透红,宛如桃花绽开!

    唐羽一扬头,与她打了个照面。

    “是你?快乐小妞?”

    姑娘嘴角一翘“喔,原来是那个想参加剑术比赛的乡下小子……”

    “姑娘还记得我。”

    说话之间,老管家捧着鸟笼走上前,唤着小妞“小姐,你的黄鹂鸟。”

    快乐小妞转过身,慵整纤纤手,说道“丁大叔,你把它送到前院,小黄鹂该饮水了。还有,记得我的小鸡崽、小兔兔,都不要忘了喂哦?”

    管家应声而去。

    唐羽往前两步,开口说“姑娘住在这,你很喜欢小动物吗?”

    “那当然。”快乐小妞启唇一笑,娇声说,“你别忘了,我乃千年狐妖转世,物伤其类,自然亲近这些小东西。怎么,你们上我家干嘛,难道有什么不可破解之事,想请本姑娘卜上一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