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57章 好心好意的沙千刀
    林放鹤点点头,以一种即诚恳又真挚的口气说“由此看来,你不光吸干了他的血汗钱,把人逼得走投无路,还要替他的后事操心。你的心眼真是不坏!”

    沙千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虽说在叹息,但眉眼之间却春色盈盈,看上去像一只开心的小狐狸“唉,谁让我们是夫妻呢?一日夫妻百日恩……”

    “只不过我有点奇怪,想请教一下?”林放鹤略皱眉头,“那么多的男人被你弄得倾家荡产、片瓦不存,按说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也不傻,怎么就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呢?”

    “男人就像是孩子,你要他听话,多少也得给他点甜头吃吃。”

    “是啊,这种甜头吃多了,后来就变成苦头?”

    “你们男人不都这样吗,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要奋不顾身地去追。”沙千刀轻轻抚摸着她柔美细长的手指,声音温柔地说“哪怕最后一败涂地,为了顾及自己面子,也要死撑着,嘴上偏偏不说……”

    “这些人要是入了你的彀中,不听话怎么办?”

    “乖宝宝,排坐坐,吃果果。调皮捣蛋的愣头青,马上着人拉出去,一顿大板子打屁股……”

    这下轮到林放鹤无计苦笑了“呵呵。”

    沙千刀脉脉地瞧着他,咬着嘴唇,柔声问“你笑什么,莫非你心里觉得我为人轻贱,瞧我不起?”

    “岂敢岂敢,我只是在想,如果那些男人换成我,我应该怎么办?”

    “如果换了你,我一定请到上座,香茶侍奉。”沙千刀眼波流动,说“若是那些男人能洁身自爱,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如果他们都洁身自爱,谁来成全你这位富甲一方的超级女富豪呢?”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他们。”

    “那你怎样看待这些无私奉献家财的可怜人?”

    “自作孽,不可活。”

    “看来我们今天来到这,站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上,要想全身而退只怕也不容易了?”林放鹤霍然起身,拳已握紧,盯着沙千刀,一字字说“你想怎么样,用不着再废话了,放手来吧——”

    沙千刀的脸上虽然还在笑,但笑容远没有刚才那么娇媚动人了。她慢慢地摇了摇头,嗓音有些沙哑“讲到打架,女人哪是男人的对手,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君子动口不动手嘛?所以我特意邀了几位高手,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成名人物,你若是一时手痒、耐不住性子,可以跟他们切磋切磋……”

    蓦然之间,一边还在饮酒喝茶的几个山民慢腾腾站起来,四个人穿着蓝布衣裳,手脚粗糙,皮肉黝黑看上去不过是形容憨厚的樵夫,但一展腰之间样子全变了,眼睛冒光,精气外现,周身骨骼格格作响。身躯急速涨大。刚才还是邋里邋遢窝囊平常,一刹时竟然紫光缭绕,变成个铜浇铁铸的无敌金钢。

    林放鹤冷笑,说“原来是江南霹雳堂的四大护卫,既然来在这里,虎视眈眈,你们为何还不动手?”

    “因为他们在等我,本人不发令,哪一个敢擅自出手!”

    那个方才看起来像是喝醉了酒伏在另一张桌子上睡觉的书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尖声尖气说“江南霹雳堂之所以从一个小小作坊起家,发展到今天的集团规模,全在于强化内部管理机制。有令必行,各司其职。理顺了工作关系,明确了岗位职责,才能逐年发展,蒸蒸日上!”

    这个小书生年纪二十出头,粗眉毛,细长眼睛,脸上的青春疙瘩还没有褪尽,却偏偏装出一副运筹帷幄、大权在手、令出如山的模样,令人感到十分可笑。

    林放鹤睥睨群雄。他瞄了一眼脸色苍白的书生“那么你是谁?”

    书生下巴一挺“雷风。”

    “经常在社会上做好事那位?”

    “不,他是我大哥,已经成神了。”雷风直了直身子,抻平皱褶,振衣弹冠,不忘记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机会张扬自己精心打扮的所谓个性“我们是同胞兄弟,同宗同门,不过人生信条却完全不同。我这个人天生叛逆,喜欢冒险,凡事与世俗标准背道而驰。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本堂主信奉的处事原则是专门利己、毫不利人……”

    林放鹤惊讶不已,问“堂主?你是堂主,那江南霹雳堂原来的老堂主雷神震天呢?”

    “他已经老了,完全不适合管理这样大的企业。因此我让他提前退休了。”

    “雷神震天正当壮年,谈何隐退?”

    “老堂主整天太忙了,忙得一塌糊涂。”雷风连看都不看林放鹤,兀自剔着指甲,慢条斯理地说“又要开会,签合同,又要下订单,跑策划,啧啧,简直日理万机。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还忘不了去陪一陪他养在外面的一大堆什么小二小三,莺莺燕燕,实在是太过于辛苦了。这几年他头发白了多少?身体也掏空了。所以我决定趁着老人家染病,彻底给他放个长假,休息一下……”

    “休息?放假?”

    “对啊,时间短了又怕他休息不好,因此我决定先放上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他老人家应该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了!”

    “那你是雷神震天的什么人?”

    雷风嘻嘻一笑“他是我爹呀。”

    项金城腾地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翻,茶壶茶碗稀里哗啦落地,打个粉碎。他与唐羽一起拥上前,手握刀柄“大人,咱和他们拼了!”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雷风撇了撇嘴,伸手一摸,从囊中取出一个黑色弹丸,擎在手中,“此乃我江南霹雳堂的镇坛之宝火云霹雳弹,你们瞧好了!”屈指一弹,霹雳弹脱手而去,径自飞出**丈之外,嗖的下撞在一块磨盘大的山石上。

    轰隆一声巨响!待硝烟散尽后,众人注目再看,那块大石头已然被霹雳弹炸裂,分解成了无数零落碎块。

    “如果尔等不束手就擒,试图反抗,只消我发射一枚小小的弹丸,管保叫你们的身体也像那块大石头一样七零八落!”雷风得意洋洋。

    林放鹤回头叮嘱道“都别乱动。”

    “这就对了,乖乖听话,才有你们的好果子吃。”雷风脸色一凛,对身旁的四大护卫发号施令“你们几个上去,先将这些人手里的家伙缴了,再捆绑起来押回总部,听候主人发落。”

    四大护卫双拳一抱“得令!”

    而后赤手空拳聚上来,舞扎着两手,每一脚步落下来,踏在地上,都发出一阵空咚空咚的震响。一望可知他们必定练过金钟罩铁布衫这类刀枪不入的硬气功。来在跟前,围在四方,双手箕张,只见五指短粗,掌心通红,朝着林放鹤唐羽项金城几个人的头顶上恶狠狠地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