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节 毒女之诱
    “你说得不错!”夔王见他这般突然哈哈大笑,看样子是改了主意“既然这样,我就允许你多活片刻。”

    这位大唐王爷悠悠地转过身,笑吟吟地望向冯破和花流雨二人,看得二人心里直打鼓。

    终了,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花流雨的身上。

    “你,站出来!”

    “不知殿下有何吩咐?”花流雨乖乖地站到此人面前,心中惴惴不安。

    “铜人阵还剩下六十一座,剩下的由你来破!”夔王冷冷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在他看来,此女武功在剩下的三人之中排位最低,所会毒术又极为危险,留下她只会是祸患,不如尽早除去。

    “殿下,我们几个人的轻身功夫都还不错,与这些铜人缠斗无益,不如想办法从他们头顶上方越过,直接进入墓穴深处如何?”冯破建言道,他实在不忍看到心爱的女子这就命丧于铜人大阵中。

    “墓穴深处?你倒是可以去看看。”夔王轻虐地一笑,目光中隐含着难以觉察的嘲讽之意。

    “敢问殿下,墓穴深处究竟有甚么?”冯破不是个笨人,在听了夔王的话后顿时警醒。

    “三十多尺深的寒潭而已,若你是个神仙,应该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夔王从怀中掏出小镜子,往脸蛋上扑了扑铅粉,又补了补脸颊上的腮红,叹道:“哎,这副皮囊有些不行了。”

    甬道里时而有刺骨的怪风刮来,风势甚急,数番过后,使他脸上的粉黛减去了不少颜色,这让他颇为心烦。

    花流雨的脸不用扑胭脂便已很红,她的脸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内心有些紧张,有些怨恨。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韬光养晦,忍辱负重,最终却仍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眼看就要小命不保。

    眼前剩下的八十一座铜人看上去密密麻麻,像一片幽冷肃杀的丛林,让她感到绝望。

    “殿下,真的没有再好的办法了吗?您该知道的,我们苗人这些年从未为难过朝廷,朝廷让我们做甚么,我们就做甚么。”她可怜巴巴地向夔王求道,企图从此人口中得到一息转机。

    “哦,原来你们苗人都是这么对待朝廷的,嘴上说的话比蜜还要甜,手上却一点实事也不肯做。”夔王不仅拥有美妇般的外貌,说话也如美妇般地刻薄。

    “不,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还请夔王不要误会!”花流雨的辩解近乎于哀求。

    “你应当知道的,即便没有我,你们这些人来到此地后照样要面对这座铜人大阵。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逃避本就应该做的事情?”夔王的主意丝毫没有动摇。

    冯破见此情形,再难忍着性子旁观下去,决定为心爱的女子再出一次头,“李滋,你莫要欺人太甚。你的心思谁不明白,不过是想借刀杀人,让我们几个先上去送死,然后你自己独吞这墓穴中的秘密。否则凭你的武功破开这座阵,简直是易如反掌!”

    他舍身上前,挡在花流雨的面前,“花女侠,你别怕,一切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夔王怒极反笑,“我再给你们几个一盏茶的时间考虑,届时若再磨磨蹭蹭,我便不会再留情!”

    他不愿意立时杀掉这三人,只因为还有用处。

    花流雨神情凝重,她相信夔王的威胁是真的。她早在苗疆时,便曾听说过这位武学大宗师的狠辣手段,听说这位大唐王爷对自己的亲侄儿——当今的皇帝也丝毫不曾手软,皇帝在此人手中不过是一座傀儡而已,在朝堂之上几乎不敢为自己发声。

    她没有理会挡在身前的冯破,转身向刘驽问道:“刘少侠,你怎么看,愿意帮我出个主意吗?”

    她有些刻意地撩开了袍子,露出修长结实的大腿,腿上肌肤白皙而紧致,看得冯破目瞪口呆。

    对于毒圣门女弟子来说,在必要的关头展示诱惑也是生存的手段之一。

    刘驽微微一笑,“我只不过是个未经世事的愣头小子,花女侠不该对我抱太大希望,从我的嘴里,你恐怕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花流雨板硬的脸松了松,同样还他一笑,眸中含情,“我早就听人说起过你,长安城里有个名叫弄玉的舞姬,她把你的故事编成了曲子,唱得京城中人人皆知。据说你来自草原,那是一片任雄鹰翱翔的广阔世界,与中原完全不同,你从那里来,该不会太差。”她闭眼嗅了嗅,“从你的身上,我闻到了带露水的青草的味道还有骏马的气息。”

    “花女侠的鼻子竟然这么灵?”对于此女的撩拨,他脸上表现得无动于衷,与谢安娘相比,此女的伎俩堪称拙劣。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却不禁回想起昔日在草原上挥师征战的日子,心潮澎湃。他心中生出疑问,自己与弄玉见面不过两次,见面后也未多聊,此女何以对他如此知根知底,竟连他在草原上的故事都能知晓,并编成曲子唱咏?

    想了片刻后,他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能做出这等事儿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萧呵哒。

    看来萧呵哒并没有在洛阳闲着,而是帮自己做了不少事情。对于他这样一个心怀统合武林之志的人来说,名声是必需的,而萧呵哒显然明白这一点,并帮他做到了。

    “那是当然,我是个苗人。”花流雨见刘驽神色有变,自以为说中了对方心坎,不禁得意。她说着话不自觉地抬高了下巴,只因为从来都觉得身为苗人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在大山中闻过无数种药材的味道,那些药材的名字加起来,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你说我的鼻子灵不灵?”

    “不管你的鼻子灵不灵,我都已经离开草原三年了。”刘驽说到这顿了顿,“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的另一重身份,我是个大内隐卫,恰好服从夔王殿下管辖,所以他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昔日手握兵权的日子虽好,但终究已经过去。如今他孑然一身,远不是夔王的对手。眼下之计,只能选择静待时机。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不会为了一个未知底细的女人擅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