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节 朋友显眼
    刘驽从未如现在这般怀疑过自己的眼光,唐彪说得越多,他的这种念头也愈发强烈。

    唐彪说了一阵之后,见刘驽脸色难看,便识趣地自行停了下来,可这反而让刘驽感到心里不踏实。

    刘驽不禁又问道:“关于狄辛的事情,总共只有这些吗?”

    唐彪苦笑了一声,“以我眼下在大内的位置,能够知晓的只有这些。废帝既然能凭一己之力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创立神秘的黒鸦组织,此人的城府和手段总不会太差,还请掌门务必小心此人。”

    他吱吱呜呜,似是有甚话接着要说,想了想最后又吞回了肚里。

    刘驽看出了唐彪的心思,便命其尽数说将出来。

    唐彪这才说了实话,“启禀掌门,再过半个时辰就是圣人给我们这些信徒定下的时间,我务必提前赶回家去。”

    “甚么时间?”刘驽好奇道。

    “悔罪的时间,圣人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戴罪之身,每天深夜里务必都要在家扪心自问,反省己身,如此坚持数十年,身上罪孽方能渐渐洗脱。”唐彪老老实实地答道。

    刘驽听后莞尔,便允其离开。唐彪没有走正门,而是从窗户处一跃而下,身影在雨夜里暗弱的光下快速闪过,随即不见了踪影。

    “唐门的轻功,果真是天下无双!”刘驽见状不禁赞叹道。

    “可如今连这样的人也为我等所用了。”萧呵哒眼神狡黠。

    “只可惜我们的手段不正,让孙梅鹤出来做的这些事儿,未免有些居于末流。”刘驽连连摇头。

    “依我之见,倒是掌门自己想得偏了。”萧呵哒不肯认同他的看法,“昔日秦汉相交时,陈胜吴广揭竿于大泽乡,扮鬼狐以正己名。汉高祖斩白蛇于雁荡山,假托神梦以得人心。英雄豪杰做事,何必拘泥于小节,我们今日所作之事,与陈王汉高祖并无太多不同。”

    刘驽低头皱眉,“可我总觉得这并非正道手段,不得长久。”

    “掌门本就是实诚人,做事光明磊落是好事,这些下作的事情交给我们去办便可。”萧呵哒苦笑了一声。

    “你们做下的事情,与我自己做的又有何区别?”刘驽长长地叹了口气,“你且嘱咐好孙梅鹤,让他行事务必收敛些,千万不要太张扬。”说完伸手拍了拍萧呵哒的肩膀。

    萧呵哒微微一笑,心知掌门这般说其实是默认了自己的计策,“掌门请放心,孙梅鹤如今诚心归顺掌剑门,既然掌门下了令,那他肯定不敢逾越的。”

    刘驽点了点头,“如此就好,这次幸好你亲自前来长安,为了我抹去了眼前的这些迷云,否则我只会在这些人布下的局里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掌门独身在此,能够争取到如今的局面已属不易。”萧呵哒安慰道,“您接下来准备如何打算?”

    “争取狄辛,迷惑清风社,对付夔王。”刘驽一字一顿道。

    “哦,那狄辛可是在背后暗算你的人,你为何还要邀他同盟?”萧呵哒感到奇怪。

    “此人的谍报组织确实隐秘,可惜都是些见不得人的阴柔手段,难以与人正面交锋。他若只是想凭手底下的黒鸦组织在长安城内赢得一席之地,现在已能轻易做到。可他若想恢复祖宗的基业,再造大唐的万世荣光,恐怕还需要借助一些能见得着阳光的势力。”刘驽笑道。

    “可你难道不害怕此人会在背后对你不利吗?”萧呵哒仍有些担心。

    “人只要不是疯子,都不会杀死对自己有价值的人,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我和他现在谈不上是敌人,所以更有转圜的余地。”刘驽抱有自信。

    “可是掌门您别忘了,你的身上现在怀有天下无双的炁,这就是所谓的‘楚虽无罪,怀璧其罪’。对于狄辛来说,上泉信渊这种心思简单的武夫更容易控制。他帮助上泉信渊从你的身上得到炁,再对此人加以利用,岂不是更简单?”

    “即便夺走我的炁,成为武功高超之人,那也不过是一人之敌而已。以我昔日从狄辛口中听到言语想来,此人心中所想乃是整个大唐天下,此等英雄伟业岂是一个上泉信渊能够帮他做到的。”

    萧呵哒目露微光,“是的,掌门昔日在草原击败吐蕃时,军功之盛已是遍闻天下。狄辛作为天下第一谍报组织‘黒鸦’的首领,对于此事,他又怎能不知?”说到这里他似是想到了甚么,不禁皱起了眉头,“既然狄辛是个聪明人,那么他不可能因小失大,选择上泉信渊而舍弃您这样一位兵法大家,此中必有蹊跷!”

    “原因或许只有一个,狄辛在上泉信渊身上另有所图,他是想一箭双雕,让我和上泉信渊同时落入他的掌控之中。”刘驽缓缓道。

    “我还想到了一个更好的解释。”萧呵哒笑道,“但眼下也只是我毫无根据的臆测而已。”

    “但说无妨!”刘驽一摆手。

    “正因为狄辛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明白自己由于废帝的身份,永远不可能离开众人的目光。他选择这样做,或许只是在假扮成你的敌人。”萧呵哒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假装我的敌人,他为何如此?”刘驽面露疑惑之色。

    “像掌门您这样耿直的性格,通常会得罪许多人,您在朝中该有很多敌人才对。做您的朋友实在太显眼,不是个安全的选择。狄辛作为黒鸦组织的首领,深深明白隐藏的重要性,所以他宁愿选择做你众多不起眼的敌人中的一个,也不愿成为你显眼的朋友。”狄辛用略带戏谑的口吻说道。

    可刘驽从中听出了真切之意,他自嘲道:“你说得对,像我这样的人朋友确实不多。很抱歉让你一直生活在危险之中。”

    萧呵哒不以为意,“酒肉朋友不多也罢,欲成大业,即便深入龙潭虎穴也是值得,这点危险又算甚么。但是狄辛是个谨慎的人,他显然不会选择走和我同样的路。这种不可靠的人,还请您无论如何不要相信,结盟之事务必三思而后行。”

    “我还有一个疑问,既然狄辛只是在假装成为我的敌人,那他为何要给我传递‘欲破周公,在于曹氏’这样一条讯息。他这样做,无疑是想让我陷入夔王与清风社的纷争之中,堪称实打实的狠辣手段,倒像是个真正的敌人的所作所为。”刘驽忧心忡忡地说道。

    “更或者他是在考验你!他应该是个性情高傲的人,不屑于与平庸之人为伍。假如您无法通过他的考验,或许真的会成为他的敌人,并被他的诡计害死。”萧呵哒虽然对狄辛报有看法,却也不肯曲解此人。

    他努了努嘴,偏着头似是在想些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