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节 曹氏秘密
    “交易?”狄辛差点跳了起来,“我已经帮刘大人料理了左孟秋的事儿,刘大人还想要甚么样的交易?”

    “除了狄公子,其他人并不知道左孟秋的死因。”刘驽知道自己有些强词夺理,可辩论本非他的长处,只得勉强自己说下去,“对于这件事来说,我若是杀了狄公子,让所有明白内情的人都去九泉之下,应是最好的结局。”

    他将大手搭在狄辛的肩膀上,魁梧的身材令他更有居高临下的优势,“狄公子以为如何?”

    狄辛直感一丝寒意拂过心头,道:“你若是杀了我,我手下的人马绝不会放过你,只怕到不了明天,左孟秋的真实死因就会传遍长安城。到时候玉傅子会亲自追杀你,只怕天下之地,无你立锥之地!”

    刘驽拍了拍狄辛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谁会没事儿尽想着杀人呢?更何况是你这样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朋友之间常会交心,只可惜你我之间却实在生疏得很,即便咱们曾经住过同一间牢房,却始终没有朋友的样子!”

    “哦,我倒是愿意与刘大人成为朋友,最为知心的那种!”狄辛眼神一转,心潮澎湃而起。

    多年来,他手下从来不缺少能人,却一直没有一个能领兵的大将。这是黑鸦组织的软肋,也是他心中之痛。

    若是能将刘驽纳入麾下,那势必会成为他的一大助力。到时候他明处有百万雄兵拥护,暗处有黑鸦襄助,何愁江山不能复得?!

    他决定索性慷慨一回,“作为向朋友馈赠的礼物,那我就再透露给刘大人一个重要的消息。”

    “甚么消息?”刘驽忙问道,他从狄辛的眼神中猜到这个消息的份量。

    “关于曹东篱的消息!”狄辛眼睛狡黠地一眨。

    “你说的是被宫女吕珍救济过的那个乞丐吗?听说此人双腿残废,一直在死人街行乞。”刘驽不由地感到失望,提不起兴致。

    “是的,不过如果我告诉刘大人,那个曹东篱其实就是丁铁,丁铁其实就是曹东篱,你会如何想呢?”狄辛笑着问道。

    “哦,竟有此事?”刘驽眉头紧锁,他潜意识里一直有些忌惮那个丁铁,此时有些后悔自己贸然放走了那个阿珍。

    狄辛见刘驽果然不知此事,暗感得意,细细解释道:“早在三年前,丁铁便在元宵灯会上与宫女吕珍相识,两人一见钟情。两人为了掩人耳目,长期交往下去,于是由丁铁假扮成乞丐,吕珍每隔十来天便借行善之名,偷偷跑出宫来与其私会。一来二去间,两人感情甚笃,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既然如此,为何曹东篱非要化名丁铁,不用他自己的本名呢?”

    “刘大人有所不知,曹东篱的家世渊源极其深厚,此人乃曹操第十一世孙,据说手中掌握着一个为世人所不知的极其重要的秘密。当初他的先祖曹爽就是为了保护这个秘密,才故意败给了司马懿,而后带着子孙躲入了深山老林。”

    “究竟是甚么样的秘密,能令曹氏一族连江山也不要?”刘驽意识到此中玄机非同小可,整个人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狄辛看出了刘驽迫切的心情,故意悠悠地叹了口气,“至于是甚么样的秘密,因为曹东篱口实极严,所以我并未得知。”

    “难道曹氏一族就没有其他的人可供调查吗?”刘驽心有疑问。

    “确实没有。”狄辛摇了摇头,“近两百年来,曹氏一族人丁凋零,到了曹东篱爷爷那一代,已经是一脉单传。如今曹东篱的父母双亲尽皆离世,所以世上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只有曹东篱本人了。”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秘密呢?”刘驽再一次发出疑问。

    狄辛微微一笑,“虽然我不清楚内情,但有迹象表明,这个秘密应该与袁氏一族有关。五百多年前,袁氏先祖袁绍和袁术先后被汉丞相曹操击败,尤其是袁绍,官渡一役明明兵力占优,却遭曹操火烧乌巢,导致一腔雄心热血尽皆付诸东流,不久后便郁郁而亡。

    “袁氏诸子最初为了争夺权力地盘,互相残杀,袁谭、袁熙和袁尚尽皆死于内斗。直至多年以后,剩下的袁氏子孙方才明白过来,他们最大的敌人其实是曹操。若非曹操在官渡击败了他们的祖先,那么北方大地的主人应该姓袁而非姓曹。

    “这些袁氏子孙团结一致,决心谋划刺杀曹操,恢复袁氏的江山。他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当年枭雄吕布遗留的《温候功》,传说此书乃是吕布根据《化瘀书》注解而成,书中记载了世间最高深的武学。

    “就在这些袁氏子孙潜心研究《化瘀书》时,他们突然听说曹操已死,而杀人者竟是吕布的弟弟吕均。而这个吕均先前只是个普通书生,为了替兄报仇才练的武功,竟然厉害如斯。

    “袁氏子孙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弄明白,原来那吕均也练成了《化瘀书》,并且是另一种练法,与其兄吕布大不相同。吕均根据《化瘀书》演化出了一部《大义武经》,此书中记载的武学极其恢弘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袁氏一族调查得知,吕均为了躲避曹氏的追杀,已经隐居漠北,躲在匈奴人的部落中,于是派人前去探寻,但派去的人最终并未回来,于是不了了之。

    “这些袁氏子孙虽然未得到吕均的《大义武经》,却根据吕布留下的《温候功》培养出一大批顶尖的高手。这些出自袁氏一族的顶尖高手,他们习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灭曹氏一族,重新夺得江山霸权。

    “曹氏一族的历代皇帝难以躲过袁氏的追杀,悉数性命不久,其中曹丕四十岁被杀,曹睿三十五岁被杀,曹芳四十三岁被杀,都未能活过壮年。除了皇帝之外,其他死于袁氏之手的曹家子孙数不胜数,整个曹氏家族都笼罩在随时可能被袁氏暗杀的阴影中,惶惶不可终日。

    “到了曹髦当皇帝的这一代,曹氏宗族的首领乃是曹爽。曹爽是大都督曹真之子,为人外粗内细,智计百出。他料到长此下去,曹氏一族必然尽数死于袁氏之手,连最后一点血脉都难以留存下去。对他说,让曹氏子孙繁衍下去,比任何皇图霸业都重要。

    “曹爽看出当时的大将军司马懿有夺权当皇帝的野心,于是将计就计,假装中了司马懿的装病之计,趁机下野,带领一批曹氏精英子弟遁入了山林。”

    “狄公子,在下有些不明白,这些曹氏子弟无缘无故躲进深山老林干甚么,难道这样就能躲过袁氏高手的追杀吗?”刘驽感到奇怪,意识到其中必有蹊跷。

    “哈哈,刘大人所料不错。”狄辛投来赞许的目光,“曹爽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他这么做乃是因为一个极其重要的理由。据传曹氏一族也找到了《化瘀书》的遗世原稿,并打算凭此培养高手,与袁氏对抗到底。”

    “啊,这世上留存的《化瘀书》,难道除了《温候功》和《大义武经》外还有其他的版本?”刘驽听后感到不可思议。

    狄辛微微一笑,继续道:“是的,《化瘀书》起初出自战国神医扁鹊之手,相传此人不仅医术高超,而且还是个天下无敌的高手。《化瘀书》因扁鹊之故,最初流传在医界。因此医界一直保存着《化瘀书》的原稿,到了东汉末年,便落到神医华佗的手中。当年吕布和吕均用来参照的《化瘀书》原本,便是从华佗家人手中抢来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只可惜华佗本人醉心医术,一生对武学并不感兴趣。他从未修炼这门神功,仅将它作为秘密抄录在自己的毕生医学著作《青囊经》的夹层中。后来华佗为了给曹操医治头痛症,北上许都,最终被曹操杀死在狱中。他的《青囊经》由此落在了一名曾经看护他的狱吏手中,这名狱吏不敢藏私,权衡利弊后决定将《青囊经》上缴给曹魏朝廷,《化瘀书》的原稿由此落入了曹操的手中。”

    “刘大人须知,那五百年的曹操乃是何等雄才,诗词歌赋,马上统军,马下治国,无所不能!此人若非赤壁轻敌,早已一统天下!”狄辛说起曹操,满面皆是倾慕之色,“当年曹操得到《青囊经》后,很快就找出了书中隐藏的《化瘀书》,并认准这是一门至高的神功。可曹操一生戎马征战,认为男子抱负在于韬略经史,匹夫之勇不足为道,于是便将这本《化瘀书》作为礼物赐给了族弟曹真。此人绝不会想到,多年以后,竟是这本他看不上的《化瘀书》救下了他的子孙,并从中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秘密。”刘驽下意识地地跟着重复,“《化瘀书》中究竟有多少秘密?”

    狄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据说这个秘密与炁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