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节 制造事端
    萧呵哒到来后,在刘驽的授意下,他不仅负责掌剑门,还总揽了大理寺的日常事务,每日里带着副卿董能接见百官,处理朝政。

    他手段八面玲珑,兼之不乏雷霆霹雳般的决心。百官初次见他是个番人,又使用腹语这等奇技淫巧,心中颇为不屑,可稍后便被他料理得服服帖帖,不敢再逾越雷池半步。

    在萧呵哒号令之下,所有政令、军令一旦出了大理寺后,必定贯彻到底。短短三日内,他便将长安城治理得井井有条,局势逐渐明朗。唯一的不妙之处是引来了少数人的红眼,其中便有户部尚书柳三省和大祭酒狄辛。

    柳三省野心勃勃,本来一心想掌控朝政,成为刘驽麾下的长安城第一重臣。可随着萧呵哒的到来,这一切都彻底成了空。他因此心怀不满,四处散播萧呵哒乃是个草原番人,不配执掌大唐朝政的消息。

    萧呵哒对此笑而不语,暗地里却用了些巧妙手段收拢人心,加快了接管大唐户部的步伐。相信再过上半个月,长安城内的一切钱粮调度将尽皆归他支配,届时柳三省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任其风言妄语,也惹不起多大的风浪。

    而那狄辛则是个经历过浮沉的人,此人既做过皇帝,也做过阶下之囚,年纪轻轻,心机却比柳三省不知深出了几许。

    狄辛本想徐图缓进,逐渐掌控掌剑门内的大权,实现自己光复大唐山河的伟业。

    可经过这几日的观察,他已然明萧呵哒这个契丹人乃是横亘在自己面前、难以逾越的一座大山,若想按倒此人、夺得掌剑门的大权,又是谈何之难。因此他不得不将自己的意图深深藏起,做一只缩牙潜爪的猛虎,等待一个恰当的机会扳倒萧呵哒。

    然而萧呵哒是何等聪明之人,他初见狄辛第一面便识得此人不凡,绝非甘心居于人下者。只因想到掌门麾下急需人才,他这才强自忍住,放过此人一马。即便如此,他对黒鸦组织的调查仍在悄悄进行中。

    黒鸦组织在情报方面堪称手段通天,天下之大,很少有他们打听不到的隐秘事。这种组织若是无法彻底掌握在掌剑门手里,将来必成大患。为此,萧呵哒选择了黒鸦组织唯一的死角——由唐峰率领的真言教下隼组进行突破。

    隼组人员精干,训练充足,若仅是论起侦查能力,比那黒鸦组织只强不弱,只不过隼组人数太少,无法如黒鸦那般在天下各处州郡建立庞大的情报网罢了。

    萧呵哒命唐峰派人暗地里搜集关于黒鸦组织中各级头目的背景及家世,发现这些头目大多是生活在各地的芸芸众生,只要控制住了他们的人脉和家眷,拿下他们应非难事。

    这日,萧呵哒刚忙完朝政,便见董能匆匆赶来,禀报李菁在大内擅杀宫女一事。他因此不得不去皇宫走了一趟,回来时满脸焦急,一路小跑到大理寺内院书房外,直呼要见掌门。

    刘驽得了萧呵哒的辅佐后,空闲时间多了不少。他本在盘腿练功,见萧呵哒到来,便命仆役砌了茶,笑道:“军师不必着急,有事慢慢说来!”

    萧呵哒泯了一口茶,被滚水烫得皱眉,“掌门,我如何不急啊,皇帝不见了!”

    “皇帝不见了?”刘驽眉头一皱,顿感事情不妙。

    皇帝若是不见,那么他掌控下的这个朝廷已然失去了名义上的核心,不再具有号召天下诸侯的名望。

    若是皇帝突然从另一个地方冒了出来,组建一个新的小朝廷。那么长安城这个朝廷将成为伪廷,文臣武将不再归心,分崩离析只是早晚之事。

    萧呵哒眉头紧锁,“根据宫里太监宫女们的供述,就在四日前,咱们正在与城外黄巢、王仙芝的人马大战,城中一片忙碌,谁也顾不上皇宫里的状况,皇帝就是趁着那时逃掉的!”

    刘驽微微点头,“皇帝不会武功,长安城各处又有人把守,其必然逃不出城去。不如派人四处搜索,找出其下落!”

    萧呵哒轻轻叹了口气,道:“搜是应该搜的,不过应该不会有结果。听说蜀地米斗会的人参与了此事,袁龙城手下不乏高手,想将皇帝运出城外轻而易举。”

    刘驽怒道:“好一个釜底抽薪之举,这个袁龙城并非易与,乃是野心勃勃之人,将来定会成为我们的劲敌。”

    他说着皱了皱眉,想起另外一件事,“黒鸦消息极其灵通,即便在大内也有许多耳目。狄辛明知此事,却不向我禀报,其心可诛。”

    萧呵哒微微一笑,“此人只怕一心想着夺回皇位,当今皇帝失踪,他正好借机上位,何乐而不为呢!”

    刘驽用手捏紧了所坐椅子的扶手,“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依军师之见,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方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萧呵哒又泯了一口茶,这次茶水已经不烫,茶香四溢,“趁着皇帝外逃的事情尚未扩散,我们需要借其声名最后一次行事!”

    “如何做法?”刘驽问道。

    “前次大战中,义军损失了近十万人马。即便如此,仍未伤及其根本,本应该能再次快速组织起进攻才对,可他们已经整整四日没有动静。”萧呵哒意味深长地看着掌门。

    刘驽点头,“义军中应是起了内讧,根据黒鸦递上来的消息,黄巢因攻城失利,裁撤了尚让的副元帅之职。大将军王仙芝本想借机总揽大权,却受到黄巢的猜忌。而朱温因残杀同僚尚君长一事,同样无法得到信任,已被勒令回到河间府,不得参与义军征伐之事。直至目前为止,义军中尚无一位能够统领全军的主将,倒是黄巢的那些子侄女婿为了上位争得甚勤。趁着义军松懈,我们只需稍加一把劲,便能将战事拖至寒冷的冬天,由此好好缓上一口气。”

    萧呵哒一听忙道:“不,战事绝不能一直拖下去,而是必须在冬天结束。掌门莫要小觑了天下英雄,如果长安城没了皇帝镇守,谁敢继续占据此地,必然相当于鸠占鹊巢,必会引来天下人的围攻。掌门何必久居火上,被他人烧烤?”

    他顿了顿声,“为今之计,便是要在义军中制造事端,尽快发展出有利于我军与义军决战的事态。趁着皇帝外逃之事还未泄露,我们以皇帝的名义招降王仙芝,封其为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此人生性贪婪,加上义军连逢大败,其处境并不如意,必然会答应我们的要求,由此可分去义军小半人马。同时,册封义军军师王道之为大唐秦国公、领并州刺史,再卸去黄巢的一份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