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节 出手相助
    云鹤真人看出何为贵的心思,手挥长剑连刺,所使剑法愈发恣意起来。

    何为贵招架不住,连连往后退却。

    其余江湖人见云鹤真人占了上风,从四面八方向点苍剑派弟子和女兵发动强攻。

    这些从刘驽第一轮攻击下幸存下来的江湖人,个个都是经验丰富、武艺高超之人,即便不是一派掌门,至少也担任类似长老之职。普通的点苍剑派弟子和女兵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不过片刻功夫,便有数十人战死。

    在围攻的江湖人中,要属岭南剑派掌门金逸杀得最狠,他专攻女兵所在薄弱方位,冲进女兵群中,右手抄起长剑,扭腰一个横抹,剑锋所过处,便有四名女兵人头落地。

    他杀得起性,随即撸起衣袖,大杀四方。女兵见他凶狠,哪里还敢应对,士气低落后,溃散之势渐成。

    如此恰好遂了金逸的心意,他长剑连挥,所过之处血霞喷溅,接连有女兵丧命。

    女兵大乱,便连其余结阵而战的点苍剑派弟子也受到影响。

    由点苍剑派弟子组成的剑阵中,有数个阵脚被江湖人冲破,不断有点苍剑派弟子战死,同时有其他弟子从剑阵中央源源不断地补上去。

    恰好此时又有箭雨袭来,大批点苍派弟子和女兵猝不及防间中箭身亡,局势顿时乱成一团。

    何为贵被云鹤真人攻得左支右绌,哪里还有机会指挥众弟子变阵应敌,直累得气喘吁吁,脚下步伐渐渐散乱。

    玉鹤真人仗剑站在一旁看得清楚,朝云鹤真人喊道:“师弟,拿下这个叛逆,今日光耀我崆峒派的门楣!”

    云鹤真人朗声一笑,一边出剑一边说道:“这个自然,论起剑法,区区点苍剑派怎能与我崆峒派相比。这等小门派,不如今天从武林中抹去罢!”

    他说着挺剑向何为贵疾刺,何为贵连急忙挥舞手中长剑格挡,可任是谁也能看出,何为贵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数招间便可能被云鹤真人一剑取了性命。

    “道士,若论起剑道,我与你比试如何?”

    上泉信渊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何为贵身后,挥起刀柄,架开了云鹤真人的剑,将何为贵拉至自己身后。

    他此前一直混迹在人群中,观摩中原武林人士的打斗技法,从中领悟属于自己的剑道。

    由于何为贵素来与人为善,与上泉信渊关系也不错。上泉信渊不忍看见此人丧命剑下,这才恋恋不舍地停止了观摩,出手救下其一命。

    他刚才挥起刀鞘时所用力量沉重,震得云鹤真人手中长剑差点脱手。

    云鹤真人听上泉信渊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目露异色,跳至一边,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上泉信渊不苟言笑,用他那僵硬的扶桑口音道:“在下东瀛人上泉信渊,在此向道士请教!”说着右手横握刀柄,腰臂间攒足了劲儿,仿佛手中太刀随时都可能出鞘。

    “呵呵!”云鹤真人冷笑一声,“贫道从不与倭人决斗,岂能在今日坏了规矩!”他不等上泉信渊回应,朝跟随他前来的一众江湖人喝道:“咱们现在就撤,不与他们一般见识!”

    他通过刚才上泉信渊那一挡之力,了解到此人武功甚是可畏。崆峒派弟子素来信守无利不起早的道理,他云鹤真人虽非贪生怕死之徒,但怎肯为了所谓的江湖道义,轻易与一名高手搏命?

    若是没有足够的好处,任是谁也甭想打动他!

    经云鹤真人这么一呼喝后,四周的江湖人顿时都停了下来。岭南剑派掌门金逸眼见就能消灭死对头何为贵,怎甘心放弃如此大好时机,求道:“云鹤道长,您武功高强,这扶桑人怎是您的对手。请您一展神功,助我等消灭掌剑门叛逆吧!”

    玉鹤真人站在一旁,早已明白师弟的心意,怎肯让师弟受了金逸的恭维为难,插道:“放肆!此事我崆峒派自有主张,岂容你一个南越小门派的人在此胡言乱语!你若是有本事,不妨亲自带人继续打下去,看谁肯服你!”

    金逸听后脸色忽红忽白,岭南剑派乃是南越第一大门派,在他心中绝非甚么小门派,可是今日经崆峒派如此羞辱,他却不敢大声说话。

    一切皆因为这江湖上乃是以实力说话,崆峒派作为有数百年武学传承的大门派,在剑法造诣上比才兴起八十多年的岭南剑派不知高出凡几。

    金逸明白玉鹤真人的话虽然难听,但事实如此。即便他想带人继续攻打何为贵,只要玉鹤真人撤走,那么愿意跟随他拼命的人除了本派弟子外,绝不会有太多人。

    更何况这个突然出现的东瀛人上泉信渊看上去武功高深莫测,就他自己而言,很有可能不是此人的对手,若是强行硬拼,说不定连身家性命也会送掉。

    想到这里,金逸抱着忍辱负重的心情向玉鹤真人抱拳施了施礼,“玉鹤道长所言甚是,在下遵守便是!”同时心中想着,若是哪一日岭南剑派在他手中得以光大,必定将今日这个看不起人的崆峒派狠狠地折辱一番。

    云鹤真人怎会将金逸这等小门派的掌门放在眼里,更不会揣测其心思,他没有回应金逸的话,仅是向身边的人重复了一遍“撤!”,便不等其他人反应,拉着师兄玉鹤真人如风般往后退去。

    上泉信渊万万没有想到这些道士竟如此没有风骨,连临阵脱逃之事都能光明堂皇地做出来,可崆峒派的乾坤迷踪步法实在太快,他稍微没反应过来,云鹤真人等人便已退出数十丈外。至于其他的江湖人,在他看来武功实在不值一提,惹不起他出手的兴趣。

    不过片刻功夫,围攻何为贵的江湖人尽数退去。何为贵激动地上前向上泉信渊道谢,“今日若不是上泉先生,在下恐怕难以活着回去。往后先生若有差遣,何为贵即便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上泉信渊一脸沮丧,对何为贵的客套话没有丝毫反应,口中喃喃道:“那个道士走得好可惜,他武功不错的。”

    他看了眼何为贵,指着远处道:“李菁姑娘仍在和那个冯破缠斗,你们先回到城下避箭,我且去会一会那个冯破,看他如何厉害,竟连掌门也能伤到。”

    何为贵望了眼远处激战中交错成影的冯破和李菁二人,又看了看自己身后伤亡惨重的点苍剑派弟子和女兵,重重地一点头,“那好,在下就先行撤下,等候上泉先生得胜归来的消息!”

    他说着朝点苍派弟子和女兵挥了挥手,“咱们快撤,虽然刚才那阵箭雨已过,仍要随时注意有冷箭射来!”

    “喏!”众人齐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