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节 潜龙九吟
    李菁幽幽地叹了口气,这还是她头次为自己的技不如人感到羞愧,“那门《大义武经》实在是怪得紧,好像是吕布的弟弟吕均所创。Ω┡ 1z那个人是个书呆子,他创下的这门武功正好特别适合笨头笨脑的人去练。呆子练了这武功没事,可是我试着去练了下,就……就练不了,练就头晕。”

    普真点了点头,“内功本由心相而生,同样的内功有人能练,有人不能练,这也是正常的。姑娘你试试将真气从丹田运气,走巨阙穴,再走关元穴试试。”

    李菁听后愣,难道这位萍水相逢的老和尚竟要传授自己内功。既然是平白得来的好处,她李菁才不会傻傻地推却,笑道“好,大师,我这就试试!”

    她依法试了几次,丹田却始终提起气来,脚下步伐也跟着慢了几分,不得不愁眉苦脸地说道“我还道很容易,原来这关元穴和巨阙穴看上去只有几寸远,却属于不同的脉络,要想将真气在这**之间运行,简直是太难了。”

    普真听后笑道“那也未必。”他接着又口授了李菁几句口诀,并逐句解释给她听。

    李菁听后慢慢开悟,依照普真所授之法吐纳呼吸,渐有股暖意在她的小腹处流淌,导通了从巨阙穴运到关元穴的经络。她试着重新运行真气,果然真气顺利地通过了新拓出的经脉,在**之间来回流淌。

    由于**之间的距离极近,真气在**之间弹来弹去,进而竟要失去控制。她只觉腹阵翻江倒海,恶心得直欲呕吐,即便停止运功后,症状也无减轻,遂惊道“大师,你不会在害我吧,我怎么感觉体内真气在乱动,难受得紧。”

    “老僧再教你几句口诀。”普真和尚道,说着又念了几句口诀于她听,并指教其的精微之处。

    李菁照他所述之法吐纳运气,不过小会儿时间,体内原本乱窜的真气果然顺从了下来,虽仍在**之间激荡,却开始接受她的控驭。

    紧接着普真和尚又传授了她“鸠尾”、“气海”、“檀”和“极”等穴的经脉疏通和运气之法。他所授的这门内功极为独特,竟能让人在奔跑的时候修炼,讲究的是宜动不宜静,若是人专门静下来打坐去练,反而可能会事倍功半。

    李菁自从练了这门全新的内功之后,好似整个人也跟着踏进了个全新的进境,眼界也跟着豁然开朗起来。原先不懂的些武学道理,此时也开始身有体会。她不由地大喜过望,朝普真和尚施礼谢道“感谢大师传我功夫,小女子学武至今,还真的就这门武功最适合我的了,学就会。”

    就在两人因为传功练功而步子减慢的这段时间里,敬思和尚已经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他早就听见了二人之间的谈话,冲着李菁说道“小姑娘,你可是走大运了。你说自己学就会,其实不过是我师父教得好。普天之下高手有千千万,可是好师父却只有我师父这么个。”说罢他眼巴巴地望向师父,巴望着师父也趁兴传自己套绝妙武功。

    普真和尚轻念了声佛号,却故作没有听到他说话的样子,对李菁解释道“小施主生性跳脱,甚少有耐性,而般的内功讲究夯实根基、循序渐进,并不适合你来炼。好在老僧年轻的时候曾修习过门‘潜龙九吟功’,此功要求习练者心思灵活、生性机敏,正好与小施主的脾性相符,此时交于你来练却是再好不过。”

    “潜龙九吟功!”敬思和尚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师……师父,这可是您当年征服武林的……”

    他还未说完,普真和尚举了举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接着对李菁笑道“粗陋功夫门,望小施主不要嫌弃。若不是老僧现修的滴水功过于艰涩难懂,且尚未创立完全,其实将这么功夫交给你也是可以的。”

    “师父,你这!”敬思和尚越来越激动,他不知道师父今天是脑子里哪根筋抽着了,竟要将平生绝学股脑地传授给个素不相识的胡人小姑娘。

    李菁此刻也感到受宠若惊,她自幼跟随九毒老怪闯荡江湖,打小就懂得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这个道理,心暗想莫非这个老和尚教自己武功是因为有求于自己?若真是如此,那自己非得先摸透对方的盘算再说。

    想到这,她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脚下差点打了个跌绊,小声地试探道“大……大师,您之所以传我武功,是不是想让我帮您办甚么事儿,不妨现在就说来听听?”

    普真和尚微微笑,“我们师徒二人的人手有点欠缺,倒是真的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与我们起去做,否则也不会让你跟着我们走这么长的段路了。”

    李菁赶紧问道“甚么事儿,大师请说!”

    普真和尚将手念珠连拨了数颗,又往前走过了数十步路后,他方才答道“也不是甚么大事儿,我还是先接着传授小施主‘潜龙九吟功’的口诀吧!”

    说罢他也不等李菁点头,便开始默念口诀,也不担心敬思和尚跟在旁边偷听。李菁哪里肯错过这提升武功的绝好机会,她赶紧快步紧跟过来,集精神听他讲解,边照着所述之法开始练习。她倒是学得很快,不会儿体内的真气已渐有精纯之势,脚力竟越来越旺。

    她笑道“这门‘潜龙九吟功’比呆子学得那门《大义武经》简单多了,我学就会。”

    旁颇有些嫉妒的敬思和尚忍不住白了她眼,道“哪里简单了,不过是我师父因材施教得宜而已。他老人家的内功传授之法因人而异,你可以这般练,别人却不能,必须改作另种练法。因此麻烦的是他老人家自己,觉着简单的却是你这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