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十二节 玄微廿指
    刘驽等人坐在铁笼车内,往北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路上,众人仅得到些粗面果腹。唯独刘驽一人,遥辇泰顿顿给他送来大餐。早膳是一大壶马奶和两块薄面饼,午餐是几块喷香的烤牛肉,晚饭则是一桶水嫩的炖羊羔肉。刘驽不肯独享,将这些美食尽数分给众人。遥辇泰知道后,也不为怪,仍是命人每天送他美食,顿顿不误。

    刘驽在铁笼中坐得困了,便盘起膝盖,修炼那从岩坑中习来的化瘀九藏。起初几天,他能感到体内的气息愈来愈盛,直冲气海。到后来,也不知是到了瓶颈还是怎的,体内的真气在督脉上端凝滞不前,修行难有寸进。

    行至幽州地界时,刘驽只见前方尘土飞扬,隐约中有千军万马在沙尘中奔腾,人声马嘶响成一片。遥辇泰一声令下,契丹八部将军听令,所有兵士拔刀戒备。

    片刻之后,有大队朝廷兵马狂奔而来,却纷纷绕过这契丹军队。众朝廷将兵中,有的丢了盔甲,有的弃了弓箭,争先恐后地急奔,脸上现出恐慌之色。有的人失去了马匹,便徒步狂窜,又被后面骑马的跟了上来,踏在马蹄之下,转眼间呜呼哀哉。

    溃逃的朝廷官兵身后,有一大片黑压压的人马追来。这些人士气高昂,喊杀声阵阵。看旗帜盔甲,应是黄巢旗下的一支义军,却不知分属于哪个将军率领。八部将军见状便要出击,遥辇泰伸手制止,按捺住兵马不动。

    果然这些黄王义军也纷纷绕开契丹人,对他们恍如不见,往那些朝廷官兵追击而去。崔东阳头靠在铁笼壁上,叹道“想我大唐强盛之时,灭突厥,收薛延陀部,是何等的威风。这些契丹部落当年不过只是突厥人的奴才,我中原诸强如今却畏之如虎,真是可悲可叹!”

    岳圣叹道“崔先生所言甚是,这契丹八部尚未整合,便已这般厉害。若是他们中间有哪一位强者,能将诸部收服,中原大地,哪里还有人能敌得过他们?”崔东阳道“如今这遥辇氏一心想搜集中原武林诸派武学,恐怕也是为了增强己方实力,为一统契丹打下根基。”

    陆圣妍插道“那是他们痴心妄想,我陆圣妍要是向他们透露哪怕一式招数,就将我的姓倒着写!想我男人若是没病,他也定会同意我的做法。”她侧脸望去,公孙茂靠在她的肩上睡得正香。

    韩不寿也是闭着眼,身体随着铁笼一起颠簸摇晃。这一场劫难,对他而言倒像是优游的旅途。薛红梅脸色憔悴,眼中布满血丝。她一头乌发被西风吹得凌乱,衬得脸庞分外苍白。她感觉头脑有些昏沉,不禁侧头往旁睡去。迷糊间,左脸似是挨着了一片绢布。睁眼一看,乃是枕在了韩不寿的肩上。韩不寿没有躲开,靠在铁笼上纹丝不动。薛红梅嘴角出渗笑意,继续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花三娘窝身侧躺在笼底,水米不进。这几日,她的呼吸越来越弱。刘驽喂她水喝,却尽数从嘴角淌了去。

    刘驽近身试了试她的鼻息,向崔东阳问道“崔大夫,您是名医,能不能救一救她?”崔东阳摇头道“崔某行医一世,却从来不救邪恶之徒。这花三娘害人无数,死了正好!”

    陆圣妍也道“就是,狗娃子,这个女人害得我们还不够惨么,你还想救她干甚么。你若是有这个心,还不如求崔先生救一救你茂叔叔。”

    刘驽道“陆姨,你和茂叔,还有大家的伤,都是必须要医的。可是花三娘她是真的要死了!”

    岳圣叹道“死就死吧,她死了,这世上便少了一个祸害。”刘驽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对崔东阳说道“崔大夫,你不愿意救她。那你能不能教我医术,我来救她?”崔东阳道“哦?”显是有些惊讶,又道“好的,老夫可以教你医术。”

    依崔东阳这等名医的规矩,从来是不肯轻易向旁人授艺的。即便是嫡传弟子,不在门中熬上数年岁月,也极难学得精妙的医术。刘驽当即伏下拜倒在崔东阳面前,道“谢谢崔大夫,那你这就教教我罢!”

    崔东阳伸手将他扶起,笑道“遥辇泰身为契丹最有名的武士,他千方百计地想让你拜在他的门下,你却坚决不愿意。而我一个糟老头子,只是答应传你些浅薄医术,你就行此大礼,不觉得选错了么?哈哈!”

    刘驽道“崔大夫要传授给我的,乃是悬壶济世的正道。比那些杀人伎俩要好得多,我便是多给您磕几个头,也是值得的。”崔东阳捻了捻胡须,道“好,那我便从医学初理给你讲起。”刘驽脸露为难之色,道“崔大夫,我说的话您千万别生气。不是我不愿意学,只怕等我学完您的这些医学初理后,花三娘她早已死了。”

    崔东阳呵呵一笑,道“我们被困在这铁笼之中,无药无器。你就是想救她,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刘驽道“像您这等名医,除了药剂汤方,肯定也会针灸推拿之术。这些都是不需要药的。”

    崔东阳解开衣襟,扬起双臂,说道“你看,我的袍内并没有带针,又怎能给她治病?”刘驽道“那推拿呢?”崔东阳道“推拿之术,只有强身健体之效。若想用它救人,却是千难万难。”

    刘驽道“依崔大夫所言,难道真的没办法救她了么?”崔东阳道“是的,也怪她平生作恶多端,因果报应,这才得了上天的这般惩罚。不过你若是想学医,崔某倒是十分乐于教你。”

    这时花三娘勉强睁开双眼道“不用他……他教,我也可以教你。”她的声音细弱蚊蝇,刘驽忙将耳朵附到她的耳边,一边听她说,一边连连点头。接着,他将花三娘扶起。双手在她那背后推摁,从脊梁、腰侧一直到颈椎、后脑。

    崔东阳看见刘驽的行止后,乃是大惊。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惊骇之色,却面色纹丝不动。目光被刘驽的双手吸引而去,随着他的双手游来游去。

    刘驽听完花三娘所授推拿招式后,心中暗暗吃惊。这花三娘教给他的推拿术,竟是与九毒老怪留下的化瘀九藏互相吻合。只是九毒老怪所述的乃是杀人的招式,而这推拿之术却是怯病救人的良方。

    这化瘀九藏,分别是眼目藏、口鼻藏、双耳藏、神明藏、大阴藏、大阳藏、周天藏、气枢藏和心眼藏。他依着壁上所述运气心法,将内力潜运至掌心,为花三娘打通气枢藏。

    按花三娘所述,他双手或若拈花,或似掬水,或用指拂,或用掌推。中间手势之繁杂,犹如千机百变,也难为他能在短时间内学得完全。

    过了一个多时辰,花三娘的脸上竟渐渐现出粉红之色。众人见之,脸上皆是现出惊骇之色。

    花三娘剧烈地咳了几声,一口黑血从嘴中喷出。她抬起头,扫视了一圈众人,咧嘴笑道“老娘究竟是命不该死,哈哈!”她一笑之下,胸口剧痛,竟是要晕将过去。

    刘驽急忙变换手势,在她周身连推。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她这才堪堪缓过气来,继而又在刘驽耳边轻言许久。刘驽有不懂处,便发言相问,同时依她所述窍门进行推拿。

    又过了三日,花三娘的气色已是好了许多,刘驽便将马奶用水稀释,喂她喝下。之后数日,刘驽虽仍是用她传授的方式为她推拿,却进效甚微。花三娘每日咳血数次,只是血痰仍是浓黑,不得好转。

    崔东阳神色大为轻松,说道“花三娘,你究竟只会半套‘玄微廿指’,虽然勉强活得性命,但想恢复元气,却是千难万难。”花三娘吃力地抬起头道“崔东阳,你怎么知道我这是‘玄微廿指’?”

    崔东阳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道“玄微廿指,共有二十套指法,乃是药王孙思邈所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花三娘摇摇头,道“不对,世人只知道药王留下的《千金要方》,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老人家的‘玄微廿指’。况且若不是熟悉之人,怎能知道我只会半套‘玄微廿指’呢?”

    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窜起,十指直抓崔东阳的面庞。崔东阳躲避不及,被她死死抠住脸皮。崔东阳大声惨叫,刘驽急要阻拦。只听刺啦一声,花三娘竟从崔东阳脸上,生生扯下一块肉色的薄皮。

    崔东阳惨然大叫,满脸是血。然而刘驽仍可清晰地分辨出,这是一张极为白皙、保养得极好的脸,没有一丝皱纹,与崔东阳那张饱经沧桑的面庞判若两人。

    花三娘哈哈大笑,道“师兄,果然是你。你可知道我这些年找你找得好苦!”xh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