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节 鸳鸯之印
    陆圣妍与岳圣叹功力相差颇巨,两人相斗了不过数十回合,岳圣叹已远远落于下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陆圣妍一掌劈出,岳圣叹躲避不及,左肩被她掌沿切中,随即惨叫一声,往旁退开数步。

    九毒老怪摇头道“岳圣叹,你真是自不量力啊,就你雪里剑这几把小刷子,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么?”

    刘驽冲上前,试图拦阻陆岳二人决斗,却没有谁愿意听他的。他一边力劝,陆岳二人却是愈斗愈狠。这时越兀室离插了句,“你们这些人只管拼死搏命,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想活着出去么?”

    花三娘一把摁住他,狠狠地说道“小矮子,你别乱说话,小心老娘弄死你。”九毒老怪一听,呵呵一笑,道“不是老子不想出去啊,是有人不想让我出去啊。”

    花三娘道“老不死的,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九毒老怪道“罢了罢了,不仅你想害我,便连虬髯客这个两百年前的古人也和老子过不去,老子真是倒大霉了。”

    韩不寿摇了摇头,道“老仙,你说的不对。虬髯客并没有和你作对,不信你摸一摸石碑下方。”九毒老怪听后将信将疑,他走至石碑旁,蹲下身,用手指去探石碑下方。缩回手一看,手指上沾的竟是一抹新泥。

    九毒老怪见状大惊,道“这块巨碑是新近有人故意放下来的?它其实就是一块断龙石,那人是要封住我们所有人的去路?将我们大家都困死在这里?”

    韩不寿冷笑一声,瞅着越兀室离说道“这事儿,你们应该问问他,他和韦图南还有遥辇泰是一伙的,应该最清楚不过。”

    越兀室离连连摆手,道“这个事情绝对不是我的主意,也不是韦图南和遥辇泰的主意,应该是有其他人办下的。韦图南和遥辇泰,他俩不过是幸运地得以逃脱罢了。”

    九毒老怪一听疑道“难道是唐峰那个小子?老淫婆,你把他放哪了?”

    花三娘耸耸肩,一脸无谓的表情,道“当时那么紧张,老娘哪里能顾得上他。况且他也没那本事,他能逃得自己的一条狗命就不错了。我也同意小矮子的说法,绝对还有其他人躲着没出来,正在悄悄地算计我们。”

    九毒老怪一听皱了皱眉头,开始低头沉思。此时岳圣叹在陆圣妍的狂攻之下,愈来愈支撑不住,他往后一个踉跄,直要撞在九毒老怪的身上。

    九毒老怪心情烦躁,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吼道“你打便打,干甚么要撞老子!?”他一扬手,岳圣叹不由自主地往后飞起,同时其手中细剑拿捏不住,顺势削在身后的石碑上。

    石碑表面甚软,竟被他削下一片来,露出银色的鸳鸯图案。

    陆圣妍虽与岳圣叹斗得你死我活,然而见这位昔日师兄竟被九毒老怪欺负,大怒之下,竟要找九毒老怪算账。公孙茂见状,身形一晃,奔至她的侧边以作策应。

    然而陆圣妍还未走得几步,她看见那石碑上的银色鸳鸯图案后,竟情不自禁地停下步来,这正是掌剑门的门派徽记。江湖上的人,多能认得出来。

    她还未来得及惊讶,韩不寿已经开口,向她问道“陆姑娘,你们掌剑门和这虎冢有甚么关系?”陆圣妍不欲轻易在外人面前说起本门的渊源,是以不客气地回道“本门是否与这虎冢相关,就不劳韩公子费心了。”

    韩不寿轻笑一声,道“若是平时,我大可不必费心,但是此事攸关我等安危,我却不能不问。陆姑娘,你先前就拍过石碑一掌吧?那时候我就观察出来,你的神情中大有异色,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大伙儿说说吧。”

    陆圣妍沉吟了片刻,道“让我告诉你也行,但是你得首先答应我一个条件。”韩不寿不假思索,问道“甚么条件?”陆圣妍道“你和我们一起,解决掉九毒老怪!”

    公孙茂听后一愣,问道“我们还要与他为敌吗?”陆圣妍道“茂哥,不管那本《化瘀书》是真是假,他欺诈过你的事儿是真的,我们二人在江湖上甚么时候受过这样子的气?”

    公孙茂点头道“你说的也对,只是此时我的心早已淡了,竟不再想这些事儿。”陆圣妍道“你是跟狗娃子呆得太久了,和他一样地心慈手软了。”

    刘驽此时正紧张地盯着陆岳二人,生怕他们再一次斗了起来。他的怀中鼓囊囊的,其中就有两柄陆岳二人分别赠与他的匕首。他在心中暗暗发誓,若是这两人再斗,便将这两枚同一制式的匕首亮出,让他二人好生回忆一下往日的情谊,终不至于成仇。

    他大步走上前,道“陆姨,我可没说过要饶这个九毒老怪,他可是干尽了坏事!”

    此刻九毒老怪眼见诸人皆与自己为敌,忙将徒儿李菁抱在怀里,对刘驽喊道“老子就从来没觉得你这个娃是个好东西,你对那七个吐蕃和尚下手的时候,也没见你心软过。”

    刘驽大声回道“他们本就是坏人!”九毒老怪嘿嘿干笑一声,不再应他。

    韩不寿见众人已静了下来,乃是一字一顿地向陆圣妍说道“好的,陆姑娘,我答应你!”陆圣妍见自己的要求已被满足,于是说道“我刚才发现,本门的连珠劲,与这块石碑竟然可以互相响应。我只是轻拍了一下石碑,没想到石碑内竟然跟着连震了两下。”

    韩不寿道“说不定这就是能让我们逃出去的唯一生路!”陆圣妍点了点头,道“可能真是这回事!”接着她又伸掌运劲,向着石碑击出。

    众人只听石碑内清晰地发出叮铃铃的两声响动,碑身跟着一震,接着又稳了下来。

    韩不寿走至碑下,拔出蕴蓄刀朝着碑面刺出。他腕动刀转,只见一阵银光闪动,碑身上竟被破出一个洞来。众人透过那破处,明显可以看见,碑身内竟然藏着四个鸳鸯形状的铃铛。

    陆圣妍见后发出咦地一声,接着她又是一掌拍出。她的掌力因为连珠劲的缘故,共分为两股。只见第一股力撼动碑身,震得第一枚鸳鸯形铃铛撞向第二枚。

    几乎是同时,她的第二股力已经发至,震得第二枚铃铛撞向了第三枚铃铛。然而第四枚铃铛终究是一动不动,韩不寿眼光锐利,一眼便发现那第四枚铃铛背后竟藏着一处机关。

    他叹道“陆姑娘,要是你的连珠劲能有三股劲就好了,待得第四枚铃铛被震动,它背后的机关想必也会被触发。”陆圣妍道“哪里能?!自本门袁岚老祖传功以来,这连珠劲便是只有两股劲。若是真有三股劲,那本门也不会长期在江湖上混迹于三四流门派之中了。”

    众人围着石碑转了数圈,皆是尝试着用手或是用兵器去触碰那第四枚铃铛。然而终是因为铃铛藏得太深,实在难以触及,只得作罢。

    韩不寿连发数枚银梭,射向那第四枚铃铛,亦因碑身内洞穴空间狭小,银锁悉数被那前三枚铃铛挡了开。

    而后,众人又试着合力去击动石碑,却没有陆圣妍连珠劲的效果,那四枚鸳鸯铃铛索性一动不动。公孙茂叹道“这虬髯客当年敢用这种机关,难道依他当年的武功,竟能使出比连珠劲还要玄妙的甚么内功不成?”

    九毒老怪一直在冷颜旁观众人的举止,此时他一声冷笑,说道“你们这些人就别想着怎样出去了?老子要是活不了,你们这些人,谁都别想活!”

    他转头向岳圣叹喊道“哎,你要是不恨老子扔你,愿不愿意和老子一起对付这些人。”九毒老怪武功高强,他自然不惧韩不寿等人联手。但若是能更拉得一人站在自己这边,那也不是件坏事,且与他一贯的精明稳妥性格相符。

    岳圣叹拄着细剑,剑身略略发弯。他扶着石碑,勉强站起身,望了眼陆圣妍,继而向九毒老怪拱手道“岳某愿听老仙吩咐!”九毒老怪得意地哈哈大笑。

    陆圣妍朝着岳圣叹骂道“叛徒,你简直就是丢尽了本门的脸面。”她性格急躁,当即不再顾忌甚么石碑机关,挥掌直向岳圣叹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