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节 那个瞎子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人在听,众人的目光,皆是投向那徐徐而升的石碑,便连脖子也随着石碑一起仰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待石碑升起半人高的缝隙,九毒老怪拉起李菁,第一个弯腰冲出了石碑。

    花三娘在后面喊道“你……你怎么会……”九毒老怪哈哈大笑,道“老淫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先前趁乱故意下毒,但是老子就是不怕,哈哈!你所有的毒药,老子都有解药。”

    花三娘闻言一惊,骂道“老不死的,是不是王道之给你的解药,他为甚么这么对我!”拔腿向九毒老怪追去。

    岳圣叹虽说与九毒老怪一伙,但他望着九毒老怪等人远去的背影,却没有发足去追,而是跟着众人一起,逐一走出了石碑。

    石碑之外是一条湿漉漉的隧道,众人钻出隧道,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破碎的瓦砾之中。刘驽只觉眼前景象十分熟悉,然而他还未开口说话,陆圣妍便已经叫了起来“我们这是在哪?”

    韩不寿道“看起来,我们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这里是乌云堡!”刘驽环视了周围一遭,原先颓败不堪的乌云堡此刻已经倒塌成一片,砖瓦堆堆垒垒。

    九毒老怪跑得并不快,也不知道是他饿了两夜的缘故,还是因为先前的激斗使他耗去太多体力。他跑得气喘吁吁,口中喊道“老淫婆,你别追了,不然我就对你不再客气!”

    他嘴上虽是说的凶狠,然而心中终究顾忌着王道之,不敢对花三娘下死手。此刻他已逃出了虎冢,且原本的经脉错乱已经痊愈,徒然觉得眼前又别是一番生天。

    是以,他不再持有先前一般的亡命心态,做事也不再不择手段,毕竟这个江湖说到底讲得还是人情世故。只要花三娘不将自己逼至死地,他是绝不愿去惹多余的麻烦的。

    花三娘急追在他的身后,喊道“老不死的,你别跑,你还我女儿的命来!”她身躯本就肥胖,将衣服撑得圆圆的,经她这么一阵狂追,两只肥腿上的裤子,看上去直要撑破了一般。

    也许是这三人你追我跑,太过投入,他们竟都没有发觉前方的两座土丘上,各立着两个人。土丘虽不高,两人看上去却如临渊而立,丝毫不动。

    左边的人面孔黑瘦,刘驽一眼便认出他来,指着他说道“你们看,是崔擒虎,他还活着!”他顿了一会儿,又说道“咦,他的衣服怎么换了,又从哪里搞来的一个假发套?”

    至于站在崔擒虎对面土丘上的人,他却不认识。他回头望向众人,也均是摇了摇头。然而众人摇头的姿势中,却潜藏着某种不可言的神情。

    韩不寿的神色显得颇为犹豫,他数次想要开口,最后却都闭上了。

    此刻星稀月隐,东方显出第一丝亮光来。那人立在土丘上,身形纹丝不动,看上去比这黎明的风还要孤独。一把带鞘的长刀扛在右肩上,刀长,刀柄也长,长得足以双手齐握。

    他右手握着刀柄,面庞迎着东方射来的晨光。陆圣妍遥遥指着他,叫道“你们看,他是个瞎子!眼睛上蒙着布条!”

    刘驽生怕花三娘有危险,急忙要冲上去,韩不寿赶紧上前拦住他。韩不寿的声音有些颤抖,说道“不,你不能去!”刘驽道“为甚么不能去?”

    韩不寿低下头,就像一只斗败了的骄傲公鸡。他叹了口气,继而说道“还是别去吧,去了你只有死路一条。”刘驽惊道“他究竟是谁,连你也这么怕他!”

    韩不寿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死死拦住他。

    此时,土丘上的那位瞎子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不易让人觉察的轻笑。他冲着崔擒虎说道“杀你的人去吧,不要看着我!”

    崔擒虎有些犹豫,说道“我冲上去的时候,你保证不会从我背后下刀?”那瞎子高高仰起下巴,表情冰冷得像块岩石,道“在我眼里,你与死人已无分别。”

    崔擒虎讪笑一声,道“你说得的对,可你终究要打得赢我,我才会是死人。”那瞎子冷笑道“死人不会害怕我的刀,你若是害怕,就不要去了。”

    崔擒虎道“这么说,你不会偷袭我了?”那瞎子不答话,径直转过身去。

    此时九毒老怪已冲至离二人不远处,他后面紧跟着李菁和花三娘。刘驽生怕花三娘有危险,于是使劲从韩不寿手臂中挣脱,紧跟着向九毒老怪、花三娘和李菁三人追去。韩不寿一屁股坐在地上,似是失去了全部的气力。

    崔擒虎闪身拦在九毒老怪的身前,他的身形是如此之快,以至于九毒老怪猝不及防,差点撞在他的怀里。九毒老怪惊道“崔擒虎,你怎么还没有死?”

    崔擒虎不说话,紧接着一掌推出,直向九毒老怪胸口击来。九毒老怪见状大惊,慌忙用双手去格。他双手与崔擒虎单掌相碰,直感虎口震得一阵发麻。

    九毒老怪往后急躲,喊道“你不是崔擒虎,崔擒虎没你这么厉害,你是崔擒鹰!”他虽是往后退开数步,却始终脱不开崔擒鹰的掌风笼罩。

    崔擒鹰扑身直上,双手忽掌忽爪,顷刻之间又化为拳形,直让九毒老怪无法抵挡。李菁见状连忙拔出双刀,与师父一起对战崔擒鹰。

    她师徒二人,在崔擒鹰的步步紧逼之下,败象连呈。花三娘见状,呆立于一旁。刘驽赶忙上前拉住她,走至一边,远远地避开三人。

    他用眼角悄悄扫了眼土丘上的那位瞎子,虽是偷偷一瞥,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他只觉此人虽是背对着自己,却好似背后也生出一双眼来,直盯得自己心里发寒。

    陆圣妍深为崔擒鹰的拳脚所折服,不禁叹道“真不愧是中原武林中数得着的拳脚大家。我若不是今日亲见,实在无法想象为甚么人们会称他为‘十方罗刹’。”公孙茂道“崔擒鹰的拳脚,除了少林寺那几个有绝技傍身的高僧,恐怕没人能比得上。

    九毒老怪见情势不妙,便一把推开李菁,道“徒儿,你快跑!”说着他双臂舞成一团影,直向崔擒鹰扑去,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他一边打,一边口中谩骂不休。崔擒鹰微微一笑,黝黑的面庞上露出白牙来。他稳当当地守住全身要害,一副闻风不惊的模样,直待九毒老怪露出破绽,便一掌将他毙命。

    李菁怎肯舍开师父独自逃命,她回身复又冲入战团。三人边斗边喝骂,战得越来越大声。崔擒鹰双掌连挥,逼得九毒老怪和李菁边战边退。

    不一会儿,二人竟败退至那边土丘的边上,那位瞎子的身后。那瞎子闻声后转过脸来,皱了一下眉头,说了一声道“聒噪!”

    他右手腕轻转,同时腰一低,肩上那柄长刀脱鞘而出。也未见他将刀舞得多快,转瞬间刀刃却已到了九毒老怪身后。九毒老怪闻风想躲时,已是来不及。长刀落处,他从腰被削为两段,可惜一代武林枭雄竟会死得如此之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