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节 擒鹰之掌
    刘驽仰面倒在榻上,整个人瞬间瘦了一大圈,形销骨立得如同根木柴一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鼻间气若游丝,看上去已不能支持多久。唯有他浓眉下的一双大眼睛仍是精光不灭,死死地盯着崔擒鹰和唐峰二人。

    崔擒鹰眼见刘驽已是不活,心想那个玉傅子虽是远在天边,然而其人终究十分地可怖。是以他打定了主意,要让徒儿唐峰替自己下手折磨死这个刘驽。如此一来,即便将来玉傅子寻人发难,他也大可推托到这个徒儿身上,将他处死或逐出师门便能了事。

    他咳嗽了一声,朝唐峰说道“峰儿,你过来。就照你先前的主意做,先将他的指头一根根地削断,再慢慢地削他胳膊和大腿上的肉。不要让他即刻死去,要慢慢地来!”

    唐峰听后大喜,道“师父您老人家就在一旁看着,且让徒弟我显手艺来。光是他的一根手指,我便能剁成十截,保证让他生不如死。”

    他心中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心想刘驽这小子侮辱了自己多次,既然他此次恰巧落在自己手里,这仇不报白不报。若是将来那个玉傅子追究起来,自己大不了把师父崔擒鹰供出去,推托说一切都是他干的。反正这四下里只有他师徒二人能活着走出去,旁人谁也无法知晓其中的真相,由他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

    李菁睁眼怒视着唐峰,口中哑哑地喊道“唐峰,你要是敢动这小子一根寒毛,姑娘我绝对饶不了你!”唐峰听后哈哈大笑,他对李菁的恨意丝毫不逊于刘驽,这个女子昔日里曾百般侮辱、为难自己,他又怎能轻易忘记。他道“嘿嘿,我还偏偏就要动他!我要一块肉一块肉地割死他,生生地割给你看。等到了晚上,你可千万别饶过我,我俩要挤在一个被窝里,战上他个一天一夜,哈哈!”

    崔擒鹰喝道“唐峰,你先干正事儿。这个女胡人无师无父的,你难道还害怕她跑了不成。”唐峰一听忙道“是,是,师父!”转而像李菁狞笑道“有本事的话,你就让你那个死鬼师父来找我算账啊,哈哈!”直气得李菁双眼淌泪。

    他边说边将刘驽的右手死死地按在榻上,用剑比划着其中一根手指的关节处便要剁下一节来。刘驽双眼盯着唐峰手中的剑,奋力地鼓动着喉咙,似是想要说出甚话来。

    唐峰将剑在他眼前晃了几晃,笑道“小子,你就是想向老子求饶,那也晚了!另外你的这个小娘们,老子也替你笑纳了。老子把你送上西天,然后再慢慢地消遣她,哈哈!”说着他啐出一口痰,直喷在刘驽额上。李菁嘶喊道“唐峰,你个混蛋,有本事你冲我来!”

    崔擒鹰见状颇为满意,道“唐峰,你先慢慢地割这小子,我且去找一桶水来。万一他要是痛晕过去了,便一瓢水泼醒他再继续割。”唐峰谄笑道“好主意,师父。等您回来的时候,我肯定已经将他双手切成小麻花了。”

    崔擒鹰点了点头,赞许道“嗯,好好干!”他转身便要离开。正在此时,他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嘶哑的一声大吼,“崔擒鹰,****你大爷!你就是个乌龟怂蛋,你他娘不敢自己过来杀老子,只敢借刀杀人吗?”他回头一看,竟是刘驽奋力抬起头在骂他。

    崔擒鹰身为武林中声名赫赫的枭雄,素来位尊声望,多少年来都没人敢当面骂他。而刘驽这小子竟敢当面侮辱自己,当真是活腻了不成!崔擒鹰那里还能忍受得住,他脸色气得血红,大怒之下吼道“兔崽子,老子这就杀了你!”

    他冲上前去,左手一把卡住刘驽的喉咙,右手便要朝他头顶击落,却突觉自己的真气如江水决堤一般,顺着左手直往刘驽体内狂泄而去。他顿觉浑身绵软无力,想要从刘驽脖间抽回左手,却被紧紧吸住,哪里能脱得开。

    他这才明白过来,刘驽刚才骂自己,原来是要引诱自己上当。而刘驽得了他的些许内力之后,身体随即重新充盈起来,面颊渐渐恢复了血色,双眼炯炯发光。

    崔擒鹰大惊之下急向徒儿唐峰求助,喊道“快,快!峰儿,快杀了他,照着他脖子砍,要一剑毙命!”唐峰听后急忙举起剑便要往刘驽脖子砍去,剑锋落到半空,他突然眼珠一转,向师父崔擒鹰问道“师父,那你前几天答应我的‘铁鹰神掌’,甚么时候教给我啊?”

    崔擒鹰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徒儿,竟会在他最危急的关头趁机开价,直气得要死,心想若是度过此关,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但此时自己要是不答应,这身功力怕是全都要被刘驽吸了去。权衡之下,他忙道“马上就教你,再教你几套功夫也无妨。”随着内力的泄去,他的声音越来越弱。

    唐峰一听大喜,道“好嘞,师父,请问秘籍在哪?”崔擒鹰直气得要晕过去,然而此刻与这个徒儿闹翻,显然不是明智之选。他耐着性子说道“就在我怀里,你自己掏出来罢!”唐峰甚是精明,但让他掏从师父身上掏东西,却是打死也不敢。

    他答应了一声,随即双手挥起长剑,瞄准刘驽的脖子便是一剑砍落。正在此时,刘驽突然扭身坐起,避开了他的剑锋。而崔擒鹰的左手吸在刘驽的脖间无法得脱,身子被其坐起之势扯得往前一个踉跄。

    唐峰这一剑没能砍在刘驽的脖子上,却恰如其分地砍中了崔擒鹰的手腕。只听崔擒鹰一声惨叫,他的左手掌随着剑光一闪,落在地上的大片血迹之中。他痛苦地弯下腰,右手捂住断腕处,直是惨呼连连。

    唐峰见自己这一剑竟是砍掉了师父的左手,不由地慌了神。他转身便要逃跑,生怕师父缓过神来便要杀了自己。不等他避开,刘驽又是一掌击来,直拍在他的小腹之上,隐隐间竟带着爆破之声。他长剑脱手,整个身躯往后倒飞而出,直等撞塌了剩下的半边帐篷,方才重重地落地。

    原来刘驽体内的原属崔擒鹰的内力殊为霸道,在他体内无法长久存在。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这些外来内力尽皆运于掌中,虽是来不及凝结成血珠,却也有莫大的威力,竟能将唐峰一掌击飞。

    然而此掌过后,他体中再无内力,便与普通的少年一般无异。他心知崔擒鹰被自己吸去的内力其实不多。其人虽是被断去了一掌,但自己仍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让其缓过神来,则自己和李菁必死无疑。

    想到这,他抢身抱起李菁负于背上,疾步往外跑去,只盼着能快点找到一匹马,速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