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七十节 谁先谁后
    刘驽吼道,“你们若是想打,就尽管上吧!”他的声音不仅有些颤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心知自己当初能胜过青旭子实属侥幸,而这个龙一的功夫又要比那青旭子高出许多,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他面带歉意地看着李菁,“对不起,让你和我一起受累了。”

    李菁咬了咬嘴唇,“对不起我算甚么,只可惜若是我们都死了,那杀师之仇便没法报了。”说着她也勉力拔出背后双刀,与刘驽紧站在一处。铜马坐在角落里,听见她的话后,端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跟着抬眼望了过来。

    刘驽道“不会的,!”他虽是如此说,心中却满是无奈。即便他二人眼下想逃,外面乃是耶律适鲁的十万大军,二人又能往哪里逃去?倒不如与这些崆峒派的道士好好斗上一场,虽是死了,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龙一手握剑柄,向他面前逼近一步,“刘驽,出手吧!你杀死了我的两位师弟,如今崆峒七剑仅剩五剑,此仇不报,我龙一愧对列代师祖!”

    李菁抢道“呵呵,天下纷争,死伤难免。你们这些崆峒派道士既想争名夺利,又想毫发无伤,天底下的便宜怎能都让你们给占了?”

    龙一冷笑一声,“天底下的人,你们杀谁都行,杀我的师弟却不行。杀人偿命,乃是江湖上百年不易的规矩。还请二位不要再耍口舌,真本事上决胜负吧!”他说着缓缓拔剑出鞘,刃口擦在鞘缘上,发出极长的一声轻音。

    “慢着,要打架的话须让我先来!”

    龙一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契丹青年从席间走出,正是先前坐在自己身后的耶律选。

    此人虽是耶律适鲁的侄子,但在军中并无高位,名声一向十分地低落,是以他并未将此人看在眼中,“这是我们崆峒派与他二人的恩怨,与阁下并无关系。刀剑无眼,为免误伤,还请阁下回到席上坐着去吧!”

    席间诸多的契丹勋贵本是笼着袖子,看着刘驽、李菁被龙一等人逼得已无退路,乃是十分地开怀,这时见耶律选竟然出来捣乱,不由地皆是大怒。席间顿时沸沸扬扬,谩骂声此起彼伏。

    耶律选并不以为意,他对此早已习惯。自从他的父亲耶律不台死后,他的家世便一日不如一日。父亲是众人茶余饭后有名的“老好人”,然而他母亲对他父亲的死却并未见半分忧伤,整日里只顾着给自己扑粉熏香。为此他不由地担心,生怕哪一天自己揭开自家帐篷的帘子,会突然看见她与某个陌生的男人睡在一处。

    而他的亲叔叔耶律适鲁,对他也是若即若离。高兴起来会赏他一匹马,发起怒来却恨不得挥鞭子抽他。而那个亲儿子耶律小花即便再是骄纵,耶律适鲁也都是由着他,从未有过恶语相向。每想到这,耶律选的眼眶便会一阵发热,想起自己的那个死鬼父亲。

    契丹勋贵们皆是些势利之人,他们见耶律选家世没落,便连亲叔父耶律适鲁也从来不跟他亲近,也是越发地看不起他,对他的冷言冷语从来没少过。

    每当有女奴隶服侍得这些契丹勋贵不舒服了,他们常会一脚将其踢下床,跟着骂道“像你这种贱仆,只配去服侍一匹骡马,或者是耶律选那种人!”

    耶律选听后常是一阵哈哈大笑,“如果有这么多的女人都归了我,我怕是高兴都来不及,哈哈!”

    耶律选上前一把搂住刘驽的脖子,对着龙一笑道“我和他有一场已经约好的决斗,若是让你们先杀了他,我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不行,绝对不行!”

    龙一怒道“阁下先前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插进来,恐怕决斗是假、捣乱是真吧?”耶律选道“信不信由你,我曾经输给过刘驽一次,要是不赢回来,我是不会甘心的。”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可信,他转头向席间的众多契丹勋贵求证,“我输给刘驽的事儿,你们都是知道的。”

    他败给刘驽的事儿,曾经在耶律适鲁大营中激起轩然大波,很多人都认为他丢了耶律适鲁的威风,大大地挫伤了士气。这些契丹勋贵见他竟然好意思将此事拿出来说,实在是不知羞耻,是以纷纷对他嗤之以鼻,嘲笑声大起。

    耶律选见状哈哈大笑,对着龙一说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们都气成这样了,绝不会有假!”

    龙一双手持剑,重重地插入地下,“耶律选,我和你说这么多的话是给你面子。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既然是后来的,就给我站到一边去!”

    刘驽心知耶律选口上虽说要和自己决斗,实则前来相助,心中乃是十分感激。然而他心知这龙一等人武功十分地高,即便有耶律选相助,三人也决不是他们的对手,反而会多误了一条性命,于是说道“耶律兄,你还是回到座上喝酒去吧。若是我能活下来,必不会耽误了你我之间的决斗!”

    耶律选摇摇头,“不行!要是你死了,咱俩之间的决斗可就彻底泡汤了。哪怕你只是受伤,这场决斗也会往后拖很长时间。我这个人急性子,慢腾腾地可是等不及!”

    李菁听后噗嗤一笑,道“你这个人我很喜欢,刘驽,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吧!”耶律选听后冲她嘿嘿一笑,“我也很喜欢你!”

    刘驽脸色陡地转黑,“耶律选,你不是喜欢柳哥么?”耶律选望了眼台阶上的柳哥公主,摇头道“不喜欢了,自从她射了我那一箭,我回头想想都气得要死,越发不喜欢她了。后面的比武招亲大会,即便你们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参加的!任谁娶了这个女人,都会是遭罪,”

    柳哥听后气得脸色发青,“耶律选,我甚么时候射过你了?简直是胡说八道!”萧夫人笑着附和道“我说耶律选,你要打架就好好地打,非要扯上柳哥公主作甚么!”

    耶律选笑道“还是萧夫人您说得对,依我看,您可真是越来越有国母的风范了。等您儿子将来当了可汗,可要对我这个小侄儿照顾一二。”

    萧夫人格格直笑,“这个是自然的,你这个孩子心地善良,除了有时候喜欢瞎胡闹,我倒是十分喜欢!”说着她用眼角瞄了眼柳哥公主,见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又多了几分得意。

    耶律选见萧夫人有意倾向自己,趁势道“眼下可汗不在,殿中之人就属您最尊贵。依您说,和刘驽的这场比武决斗,是该我先,还是这几个崆峒派牛鼻子道人先?”

    萧夫人用手支起下巴,装模作样地思考了片刻,说道“哎呀,这个事情可真难办!不过既然是你先约下的,我猜那就该是你先吧?”

    席间的众多契丹勋贵皆是趋炎附势之徒,他们听见萧夫人发话,哪里还敢说出半个不字。大殿之中,顿时死一般地寂静。

    耶律选的哈哈大笑打破了这份寂静,他朝着龙一等人说道“听见了吧!连萧夫人都说了让我先,你们几个牛鼻子还不快退到一边去?”

    龙一见形势不再在自己这一方,一时间十分地踌躇。一位师弟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袍袖,凑到他耳边说道“师兄,不妨让这个契丹泼赖先上去打,我们在旁边观战。若是能瞅准这刘驽功夫中的破绽,到时候想再杀他,必是十拿九稳!”

    龙一听后点了点头,这才不情愿地将剑从地上拔出,率领四位师弟退到一边,却又始终不返回席间。

    耶律选嘿嘿一笑,“龙一,这波斯地毯价逾黄金,你刺破了它可能赔得起。”

    龙一沉声道“区区一块地毯算得了甚么,凭我手中这柄剑,自会为大汗建下万千功业,到时候别说一块地毯,多少块地毯都赔得起!既然让你先打,你就赶紧动手,别再磨磨蹭蹭的,以免让大伙儿觉得你有别样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