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节 预料之外
    朱温感觉到萧夫人脖颈处细腻的肌肤沁出了冷汗,浸得他的掌心透湿。他将脸凑近了萧夫人的脖子,只需再近一点,他的牙齿便可轻轻咬破萧夫人弹指可破的雪白肌肤。然而他强忍住了心底的那一份渴望,凑到萧夫人的耳边问道:“难不成萧夫人还想回头去追我师弟不成?”

    萧夫人不敢与他强拧,停止了扭动脖子,紧张地回道:“哪里,小女子一切都听从朱大门主的安排!在场的这三万多萧氏将卒尽皆愿意听从阁下的吩咐。”

    朱温听后有些心动,三万人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他若是能将这样大的一支骑兵带回中原,成就自己的一番势力,到时候即便是黄、王两位义军大首领也不敢小看他,凡事也必会看他的几分眼色。

    然而他仍不啃声,他在等待萧夫人作出更大的让步。

    萧夫人看出了他的心思,“朱大门主,小女子这就去向众将士下命,令他们从今往后只听从您一人的指挥。”说到这她面露哀求之色,“小女子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请朱门主能在可汗面前多帮我说说好话,以免除我的死罪。”

    朱温哼了一声,“此事不成问题,你下命吧。”

    萧夫人显得有些为难,“大军易帅非平常之事,还请朱门主与我一同往军中走一趟,令众将士识下你的面孔,往后也好效忠与你!”

    朱温听后心中一凛,想道:“这娘们故意引我到她军中,莫非是想害我不成。”然而三万骑兵对他来说诱惑极大,此事一旦错过便再无别的机会。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与将士们熟络不在于这一刻,往后的日子多得是,还请萧夫人跟我一起回去见可汗,这三万人也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萧夫人颇为难受地转了转被朱温紧紧拿住的脖子,叹了口气,“好吧,既然朱门主如此说,那小女子也不勉强。”

    她向身边的一名亲随拍了三声掌,命他回阵中传令,让众将士紧随她而行。那名亲随得令后策马飞奔回阵内,不过一会儿三声鼓响起,三万萧氏将卒纷纷结成行军之阵,只待主帅下命,便开拨前行。

    朱温望着这些兵马,面露垂涎之色,“萧夫人不愧是女中豪杰,将这些人马都驯服得妥妥当当!”

    萧夫人耸了耸肩,“朱门主过誉了,其实这些将士只是眼热我萧氏的名号,否则哪里肯跟着我一个小女子出生入死。”

    她冲着那些结成行军之阵的萧氏将卒招了招手,未料这些人竟纹丝不动。她顿时面色大惊,喃喃道:“都反了,反了……”

    朱温一听,好似被焦雷劈中了脑仁,他绝不肯看见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拿住萧夫人脖颈的右手又紧了紧,“萧夫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兵卒都想造反不成?”

    萧夫人脖颈被他拿得差点喘不过气,“他……们……都是……契丹子弟,只敬佩勇武果敢……之人。我被你……制住了,在他们……心里,我也就……不配做主帅了。”

    朱温赶紧松开了右手,但仍虚作拿势,以防她趁机逃脱,“好,我已经放开你了,你赶紧跟他们下令,让他们都过来!”

    萧夫人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她明白以自己的能耐,想从这样朱温的功夫高强之人手中逃脱直是天方夜谭。她顺从地向身边尚有了十多名亲随下命,“你们都听朱门主的,赶紧……”

    然而她话还未说完,这十多名亲随便一哄而散,丝毫不给她留份薄命。那些结成行军之阵的三万将士远远看见连萧夫人的亲随们都已叛乱,立刻转而掉头分散逃去。这些人纷纷灭掉手中的火把,身影瞬即隐匿进了晦暗的夜色之中,茫茫如潮水般向峡谷的尽头退去。

    朱温一看急了,“萧夫人,你有甚么办法可以把他们追回来?”

    萧夫人道:“追上他们,杀掉领头的人!你带上我,咱们一起追。”

    朱温眉头一皱,这娘们为甚么三番两次想要跟着自己走,她心中究竟在计划些甚么。他心中生出了戒备之心,“萧夫人,你就留在此地歇息,朱某这就带人上去看看。”

    萧夫人听后一愣,“如此甚好,还请朱门主多加小心,务必严惩带头叛乱之人。”

    朱温冷冷一笑,“这是自然的,还请萧夫人放心。罪魁祸首朱某会抓回来带到你的面前,由你亲手砍下他的脑袋。”

    萧夫人听后吓得手发软,“小女子素来心慈手软,朱门主既然是这支大军将来的主帅,那您自己杀了他们便可,不必带回来给小女子看了。”

    朱温相信不肯相信她的话,“萧夫人过谦了,旁人女子皆会小心胆小,唯独你不会。还请萧夫人心中勿起他念,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他留下十名全忠门人将萧夫人团团围定,看守着她,自己率领剩下的二十人朝那逃去的萧氏军众们急追而去。

    萧夫人眼望着朱温率众追得远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她环视了一圈紧紧围住自己的这十人,“诸位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即便你们放我逃,我也未必能逃得去。”

    那十人的首领向她拱了拱手,“不好意思了,萧夫人,门主的命令我们不敢稍有违背,否则必受三刀六洞之刑。”

    萧夫人听后有些惊讶,“哦?何为三刀六洞?”

    那首领解释道:“那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刑法,受刑者需身插三柄钢刀,每一柄务必都要穿透身体,这样前后两个血洞,加起来就有六个洞了。”

    萧夫人点了点头,似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请问各位怕不怕万箭穿心之苦?”

    她突地双足在马镫上奋力一蹬,身子从马背上跃起。那首领与九名部下随即觉察出其中异样,急要抽刀攻上。正在此时,她身下马鞍倏地弹起,数不清的墨般针影从马鞍下激射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