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节 师父之命
    他手握火把,小心翼翼地看着余小凉,望着此人一直在打哈欠。

    直至所有人都远离后,余小凉方肯向他展露手中那册书的封面。火把光下,“六军镜”三个大字颇为夺目。

    “这本书原本是铜马从韦图南手中夺走,并准备送回中原交给朝廷的。半路上又被我大师兄左孟秋夺了去,并带回江南交给了家师。家师读后觉得此书于你大有用处,便命我将此书给你捎来,并让我向你面授家师他老人家的读后心得。”

    “没想到,傅大侠也懂兵法!”刘驽脱口而出。

    余小凉听后不以为然,“家师说过,这世上懂兵法的人不过两个而已。其中一个,是与他有一面之缘的落魄书生,另外一个便是他自己。”

    接着他开始纠正刘驽,“你称我为‘少侠’也罢了,往后你千万别称呼家师为甚么‘大侠’之类的,家师听后会非常生气。他老人家常说,大侠是这世上最蠢的一种人,害人害己,还自以为是在替天行道。”

    刘驽听后赶紧答了句,“我知道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舅舅竟是如此狂妄自大的一个人,连“天下懂兵法的人加上他只有两人”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可让他不明白的是,舅舅说这话时明明是在自抬身价,却又偏偏将一个不知名的落魄穷书生与自己相提并论,直是让人不知所云。

    余小凉见他一副痴痴呆呆、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道:“时间不多,我给你传授完家师的心得秘要之后,还要找个地方赶紧睡一觉,所以你得抓紧。”

    刘驽一听,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还请余少……先生指教!”

    他拙于处事,“先生”,是他除了“少侠”之外唯一能想得出的敬称。

    余小凉显然对“先生”这个称呼颇不适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好罢,咱们也不用再客套下去了,这便开讲。”

    两人骑马并肩缓缓而行,余小凉记性颇好,将师父所交待的《六军镜》心得一字不差地转述出来。

    刘驽听后若有所悟,脑中茅塞顿开,不时下意识地点点头。原来兵法竟是如此地神奇奥妙,他的面前恍惚如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照书中说,行军打仗有正奇两道,正为主,奇为辅。然而正不掩奇,奇也不能压正……

    两人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余小凉也说了一路,直觉口干舌燥,他猛地打了个哈欠,“好了,家师交代的事情我都讲完了。你可还有没有记住的地方,我跟你再说一遍。”

    刘驽又问了些细节方面的疑问,琢磨一番后答道:“都记牢了,没有忘记的。”

    余小凉听后颇为惊讶,“哦,我以为你要听好几遍才行。”

    刘驽憨憨一笑,“此书于我非常重要,即便熬尽脑汁也得记牢呢!”

    余小凉伸了个懒腰,将手中那本《六军镜》递到刘驽面前,“如此甚好,我也该去睡觉了,这本书你要不要?”

    刘驽从他手中接过书,借着火把光略略一览。书中的意思,与玉傅子所述心得一般无二。只是经过玉傅子的讲述之后,书中原本艰涩的文义顿时豁然开朗。行军打仗绝非纸上谈兵,非经历丰富之人,难以明白其中的真义。若让他自行去领悟,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方可明白那么一丁点。

    他翻完之后,将书交还给了余小凉,“书中的精要我已尽皆记下,这本书还请返还给尊师,聊作一个念想吧。”

    他心中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竟想经由此书,与自己那传说中的舅舅建立某种冥冥之间的联系。

    岂料余小凉接过书后,手中略运真气,书册顿时化作片片纸蝶在夜风中翻飞。刘驽见状大吃一惊,“余先生,你为何毁了此书?”

    余小凉的哈欠似是打不完,张了张嘴又是一个,“家师交代过,此书你若是不要,那就必须得毁掉。他老人家曾说,兵法这东西既可以救世,也可以毁灭苍生,因此绝不能落到居心叵测之徒的手里。”

    刘驽这才明白,余小凉毁书不是因为嫌弃自己,心里这才松下一口气。他望着一地的纸屑,颇觉可惜,“一本几百年的老书,便这般毁了。”

    余小凉哈哈大笑,“好啦,别再纠结了,快去追你的人马吧。”他又伸了个懒腰,“我该找个地方去睡觉了,困得不行。”

    刘驽盯着他,思虑半晌后方才说道:“余先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余小凉勉强睁大了惺忪的眼睛,“有甚么话,你快些说。”

    “你的瞌睡,可是因为修炼寒冰真气的缘故,让寒气侵入了耳垂和枕骨之间的‘安眠穴’所致?”越说到后面,刘驽的口气愈为坚定。

    “哦,你怎么知道的,是韦图南传你的医术吗?”余小凉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确实如刘驽所言,他当初刚修炼这寒冰真气之时,师父曾一再叮嘱,这寒冰真气乃是柄双刃剑,可以伤人,亦可伤己。然而他天性贪玩好动,在一次修炼这寒冰真气时,还是不慎走火入魔,幸得师父想救,方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可是终究让这寒气侵入了他的“安眠穴”中,从此留下了嗜睡的毛病。

    刘驽叹了一口气,“可惜我眼下功力尽失,不然还能想办法帮你将穴位中的寒气驱除。”

    他颇为无奈地放下马缰,撒开双手,并试着提了提丹田。

    丹田内安静得如一池寒水,没有丝毫真气腾起。

    余小凉有些不信,他伸手抓住刘驽的手腕,运气来探其经脉。片刻之后,他脸上露出沮丧之色,“筋脉寸断,你怎会如此倒霉?”

    刘驽低下了头,“命吧!”

    余小凉见此事攸关自己的嗜睡之症,便绞尽脑汁给他出主意,“你听说过‘玉飞龙’吗,听家师说,此人这些年修成了一门‘滴水功’,可将体内真气运出各种各样的变化,极尽其妙。

    “这经脉只是真气通过的一座‘桥’而已,没有了桥,一般的东西自然难以穿过。但若是真气能变化为另一种形态,比如天上之云彩,亦或空中之游龙,那这座桥也就无所谓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