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节 无望之望
    刘驽听后心中一震,脸色为之一变。他与已经出家改号为普真和尚的“玉飞龙”大侠确实有过一面之缘。虽是没有得他传授甚么滴水功,但武学方面的教诲却听了不少。若其中万幸也含有一些真气变化的道理,那他这身功力说不定真的有救。

    他想将此事告诉余小凉,却又担心自己到时候无法做到恢复功力,却给对方留下了难以实现的期望,因此还是先不说为好,于是说道:“若真能如此,那便好了。”

    余小凉此刻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病症上,并未注意道刘驽脸上的变化。他有些丧气地冲刘驽摇了摇手,“好啦,我们这就再会。但愿再次相见之日,你老弟能恢复功力,帮我将这睡症治一治。”

    他飞身下马,踏步远去,“这马我用不着,带着它还不好找地方睡觉,所以还是留给你吧。”

    刘驽冲着他的背影喊道:“替我向舅……尊师问好,多谢他的雪中送炭!”

    余小凉头也不回地摇了摇手,“不用了,凡夫俗子的一两声谢谢,家师怕是看不上!”

    刘驽骑着一匹马,牵着一匹马,直是有些哭笑不得。与此同时,他的心情却轻松了不少。他心中已做好打算,要将玉傅子传授的这《六军镜》兵法好好地消化一番,今后与吐蕃人对阵之时必将能派上用场。

    他并不急着赶路,此时夜静无声,远离人群嚣杂,正好可以仔细思考分析一番眼前的局势。

    渐渐地,他心中开始有了主意,觉得自己先前的做法着实有些欠妥。那萧呵哒虽然精于人情,却不懂军阵,并未能帮他指点清楚这战场上的形势。

    他约莫往前行了二十多里路,看见前方有两个人影晃动,原来是在接应他的斥候,于是跟随斥候一路回到了军中。

    此时东方已见鱼肚白,众将士却一夜未眠。任谁经历昨晚那场惊险之后,也不会再有睡觉的心思。

    他招呼过来一名亲随,命其传令下去。命令无外乎两条,生火做饭,吃完后继续睡觉。

    军中将士一听议论纷纷,前方战事正急,这边却要安逸地吃饭睡觉,主帅心里到底在想些甚么?

    饭后,刘驽将那三百游骑的首领叫了过来,对于这些名义上并不属于他的将士,他的口气颇为客气,“帮我一个忙,找到吐蕃人藏起的那些重甲骑兵的下落。”

    他已经考虑清楚,自己麾下的三千人如今仅剩下两千,即便派到战场上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若真想起到逆转乾坤之效,法子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那些吐蕃人赖以决胜的重甲骑兵,并拖住他们。

    那三百游骑的首领听后面露难色,“侦查的事情,派斥候去最好。我们这么多人,只怕是动静太大,惹起吐蕃人的注意反倒不美!”

    “若是分成数小队,分别行动呢?”

    “主帅,我们这些兄弟都在一起久了的。若是分开,恐怕战力愈弱,见到吐蕃人后怕是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那首领死活不肯答应。

    刘驽只得又将噶尔海和乃木器叫了过来,“你们有办法能探听到吐蕃人重甲骑兵的方位所在吗?”

    噶尔海望向了乃木器,向这位义弟问计。乃木器思索片刻后答道:“右将军,我们这些人打仗尚可,侦查这种事儿真做不来。”

    他和三百轻骑兵的首领一样,将这项任务推给了斥候。

    一想到手下这些不成器的斥候,刘驽便不住地想摇头,让这些人打探点普通消息尚可,如此重大的任务,他们恐怕担当不起。届时若是出了差错,即便砍下这些人的脑袋,又有甚么用。

    苏铭一直在旁边静悄悄地听着,右手的断指处已经裹上了棉布。他放下手中尚未吃完的肉干,“此事就派给我们峨眉派吧,我们都会武功,想那些吐蕃人也难不住我们。”

    刘驽点了点头,“那此事就交给苏……兄了!”

    苏铭听候一怔,“一定的,你放心好了。”

    他带领了仅剩的十五名师弟上马,习惯性地用右手去抓马缰,直至抓不稳才意识到自己的右手已经残疾。

    他将缰绳在仅剩的两根手指上绕了数圈,这才算抓得紧了。与此同时,他微微一笑,想掩饰方才的尴尬,“今晚若是能活着回来,你请我喝酒!”

    “酒?辎重车里好像还剩着几坛,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喝。”刘驽承诺道。

    “好。”苏铭淡淡地应了一声,率领众师弟策马远去。

    胡三目送这些峨眉派弟子走得远了,不禁叹道:“饶是九命的猫也没有次次逢凶化吉的道理,他们此行凶多吉少啊!”

    “胡三,丧气的话就别说了,跟我还有将士们说说你所知道的那些武林轶事吧!”刘驽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半闭着眼睛说道。

    “好,好!”胡三赶紧应道。

    ……

    直至太阳落山,苏铭等人仍没有回来。

    “胡三的话难道真的验证了?”刘驽心中不安地想道。

    噶尔海和乃木器一直忙着劝诫仍在发牢骚的呼威,期间除了几次例行的禀报,他们并没有来找过刘驽。

    刘驽对此不以为意,他的烦恼已足够多,不想因为那个蛮汉呼威再增添一些。他有时会忍不住去想,若是萧呵哒在这里,他会怎么对付这盟兄弟三人。

    时间过得缓慢,令他十分煎熬。他眼望着月亮升至半空,深夜已至三更,便再也按捺不住性子,翻身上马,跑至附近的一处山坡,想要努力地在夜色中发现一丝苏铭等人的痕迹。

    然而,一切皆是徒劳。

    混混沌沌中,他竟趴在马背上睡去,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白天。

    胡三骑马一路小跑了过来,“刘少侠,那边的兵士们已将早饭做好啦,咱们快回去吃吧。”

    对于这种跑跑腿的小事儿,胡三一直很乐意去做。

    刘驽不肯回去,“你回去随便拿上块肉和一些水,给我送过来。”

    他要在这里等待苏铭等人的归来。

    胡三嘴里嘟囔了几句,也不知发了甚么牢骚,但仍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