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节 危机四伏
    刘驽脸上不动声色,嘴上说道:“可汗的心思我们不大清楚,总需要到了晚上的庆功宴上才能听个明白罢。天色不早了,再过半个时辰就是庆功宴,萧姐姐心里若是有甚么话,不妨到时候跟可汗当面说。若是你还有甚么难处,弟弟我可以为你转达。”

    萧夫人看着他,妩媚一笑,“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我的驽弟弟会体贴人。”

    刘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萧姐姐见笑了。”

    萧夫人摇了摇手指,“这可不是甚么‘见笑’,听说你现在是可汗身边的红人,一会儿我与耶律适鲁见面的时候,你可得多帮我说几句好话。”

    “一定的!”刘驽笑着答道,“萧姐姐,我这边还有一点军务要处置,还请请您先到汗王大帐那边歇息。可汗身体不好,估计临近开宴的时候才能到场。”

    此时几名侍卫从帐外拉开帘子,一股晚风扑面而来,直冻得萧夫人打了个寒颤,她笑道:“算了,你这确实太冷。估计还是汗王大帐里暖和,我先走了。”

    刘驽起身告辞,“回见,萧姐姐。”

    在送走萧夫人后,他命令保忽吉和隆泰从帐幕后带出了萧只斤。

    萧只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多谢将军的救命之恩,若不然我今日定是遭小人陷害了!”

    刘驽起身走进,托着他的胳膊将他扶起,“老人家,不要谢我,你该谢谢你的儿子萧呵哒。”

    “萧呵哒?”萧只斤听后十分惊讶,在他的眼里,自己这个儿子向来只会惹祸生事。

    “是的。”刘驽笑道,“萧呵哒虽然身陷囹圄,却一直记挂着你们这些家人,所以他请我一定要救下你们,特别是你这位生他养他的父亲。”

    萧只斤听后若有所思,“我以往一直以为他只会闯祸,他现在在哪里?”

    刘驽哈哈一笑,“一会儿有人带你去见他。萧呵哒很想念他的母亲,所以请您带着他母亲一起去见他,临行的时候给他母亲换身好衣服,以免母子见面以后伤心。”

    萧只斤听得连连点头,“一定的,一定的。他母亲跟我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又在外流落三年,也该享享福了。”

    刘驽见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便道:“那好吧,萧呵哒如今就安顿在不远处的帐篷里。你现在就回去准备好,我的人马上会带你们夫妻俩一起过去。”

    萧只斤忙道:“是,是!”

    紧接着,保忽吉往帐外喊了一声,两名侍卫进来将萧只斤带出,并将他扶上了马。萧只斤骑着马,在两名侍卫的带领下,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刘驽望了眼面前的保忽吉和隆泰,“庆功宴还有一盏茶的功夫,都准备好了吗?”

    “启禀将军,都准备好了!”两人齐声答道。

    隆泰补了一句,“那些前来参战的唐廷玄甲,我们本想设宴好生款待,可是他们已经不告而别了,估计是受唐廷规制约束,所以不敢在外逗留太久。”

    刘驽点了点头,“明白了,你们辛苦了!”

    “不敢!”二人忙道。

    此时帐外刮着大风,吹得门口帘子飞卷,刘驽披上件大髦,迈步踏入呼啸的狂风之中,保忽吉和隆泰二人紧随其后。

    三人在帐外走了不多远的路,便已到达汗王大帐外。帐外有五百名汗王亲卫值守,他们望见刘驽过来,连忙欠身行礼。

    刘驽朝他们点了点头,撩开帘子,发现帐内名贵的波斯地毯已经铺好,帐中醒目的位置摆着珠宝镶嵌的汗王宝座,宝座下方摆有两百余件各式案几。案上皆摆有酒樽、筷箸以及各种时鲜瓜果和烤肉。案几间留开空道,道上总共设有六座熊熊燃烧的紫铜炭炉。

    如此精心的摆置,在一场筋疲力尽的大战之后实为十分不易,显然是保忽吉和隆泰二人的功劳。眼见自己的两位属下如此能干忠心,他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意。

    他见帐内已有数十位将领和贵族落座,于是朝诸人点了点头。诸人知他乃是大汗手下的红人,皆是对他礼遇有加,赶紧起身回礼。

    萧夫人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没有人愿意上前搭理,是以显得十分孤单。她见刘驽走了进来,于是赶紧起身打招呼,“哎哟,驽弟弟,你总算是过来了,等得姐姐我真是好生心烦!”

    刘驽微微一笑,“这边帐内炉火温暖,萧姐姐该没有冻着了吧?”

    “没有,没有!”萧夫人忙笑着答道。

    “没有的话,那就请姐姐再稍微坐一会儿,弟弟我有一点事情要办。”刘驽接过她的话顺口答道。

    他温和的语气让萧夫人如沐三春,她笑吟吟地退回了自己的座上,“没事,驽弟弟,你先忙吧!”

    刘驽的目光落在帐中那些空座上,这些座位属于乃木器以及依附于他的那些宿老勋将们。若是他没有想错,这些人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

    一种微妙的气氛在帐内蔓延,或许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空气显得颇为凝重。

    刘驽缓缓地从每一位在座将领的案前走过,目光在他们之间扫动。除去噶尔海之外,这些人多是耶律适鲁亲随将领,仅忠心于可汗一人。

    他笑着向诸将解释道:“可汗的身体不好,所以他让我暂时招待你们。”随即望向噶尔海,笑道:“噶尔将军,你帮我招呼下大家。”

    噶尔海忙道:“遵命!”

    随即从自己的座上站起,为各位将军预先斟满杯中酒。他的手有些颤抖,似是因为外面风太大的缘故,又像是由于酒壶太重。

    帐外的大风刮得呼呼作响,门帘又一次被掀开。只是这一次掀开帘子的并非是风,而是乃木器以及跟随他的那些宿老勋将们。

    这些人皆是身份尊崇,以至于他们入帐时,帐中诸将纷纷起身。乃木器望见眼前这一暮之后,面露得意之色。这契丹八部中的人望,究竟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中。如此看来,不管眼前的这个中原人如何折腾,这汗王大位终究还是属于他的。

    他见帐中的汗王宝座上空无人影,心中便明白了八九分。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刘驽,轻蔑地说道:“刘将军,可汗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