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节 师徒再见
    席间诸将听了她的这番话后知道她是想杀鸡儆猴,虽心生不满,却无人敢出言反对,毕竟这个时候能保住一条性命已实属不易。

    刘驽看着眼前意气风的萧夫人,“萧姐姐,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是否应该拜托您?”

    萧夫人听后先是一愣,接着痛快地回道:“驽弟弟和我不用这么客气,有甚么事情你尽管说,姐姐都答应你便是了。”

    刘驽沉思了片刻,“那好,萧姐姐,我就直说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可汗的陵寝之事,迭剌部的故地有一处地方风景极美,有绿山青水环绕,可汗若是泉下有知,定然喜欢安葬在那里。只是陵寝建设非一日之功,一般人并不能胜任。萧姐姐才高八斗,由你去监工定然十拿九稳。”

    萧夫人听后心中一凉,让她去建毕生死仇的墓穴,这简直比杀了她还令她感到难受。对此刘驽的这番话,她感到难以置信。她心中仍抱有一丝期望,“那墓穴建好之后呢,我该去哪里?”

    刘驽微微一笑,“汗王的陵寝怎能没有人看守,萧姐姐与可汗生前虽然结怨,但终究有夫妻之实,由你替他守墓再合适不过,我会留下五百寝陵卫保护你的安全。”

    萧夫人直是咬牙切齿,所谓的“保护”不过是“软禁”的委婉说法,她明白自己陷入了一个再也无法脱身的境地,喊道:“刘驽,你……你好狠的心,你骗我说将来的可汗会叫耶律阿保机,他会继承我儿子的姓氏和名字,让我的阿保机永远被世人铭记,难道这个阿保机指的就是你吗!?”

    刘驽静静地等她说完,抬眼盯着她说道:“萧姐姐,我说话一直算话,那个孩子会叫阿保机,一个字也不会变。所以,还请您安心地回到迭剌部的故地吧,毕竟那里还葬着你的公公匀德和丈夫巴亥。”

    “你怎么会知道我公公和丈夫的名字?”萧夫人有些吃惊。

    刘驽叹息一声,“萧姐姐,你曾经在郓州岩坑下跟我说过的,只是你这些年东奔西跑,将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

    萧夫人凄凄惶惶地久立不动,刘驽扬了扬手,随后,两名汗王亲卫将她请了出去。

    萧夫人一脚踏中地上乃木器的尸体,喃喃地说道:“呵,我还不如你呢。”

    此时围在帐外的那些由乃木器带来的那些兵士已悄然散去,众汗王亲卫将帐内的数十具尸体拖走,又提来清水冲洗。即便如此,地毯上深褐色的血迹始终难以抹去,幸好地毯本身颜色极深,难以分辨出毯上的血迹。

    刘驽突然开始明白,耶律适鲁为何会选择这种颜色的地毯。只因为他明白在权力的纷争中,流血死人向来无法避免,耶律适鲁并不爱杀人,很多时候却只能迫于无奈出手。想到这,刘驽心中不禁生起一阵厌倦之感。

    噶尔海不知何时已立于他的身边,对于眼前这一切,他似乎早有料定。他见刘驽回过神来,于是施礼请命道:“将军能否将乃木器的尸交给我,我想安葬了他,毕竟我和他曾亲若兄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暴尸荒野。”

    刘驽点了点头,“你去吧!”

    噶尔海磕头谢过,转身出帐,向那些汗王亲卫要义弟的遗体去了。

    帐外的风依旧在使劲地吹,声音像猛虎在咆哮。帐内却静谧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帐中央刘驽的身上。眼下所有人的生死,仅系于他一人之身。

    刘驽朝在座诸将摆了摆手,“今日之事,还请诸位莫要挂怀。一会儿鼓乐奏起,还请大家尽情饮酒欢歌。”

    诸将听后脸上露出苦笑,这等情境下,谁还能作出饮酒欢歌的事儿来,能活下一条命已是不错,“不,不,刘将军,我们今晚都不饿,还是明日再叙吧!”“就是就是,时候不早了,刘将军也累了,大家还是早点休息吧!”

    “那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刘驽笑道。

    众将听说能够脱身而去,心中乃是大喜,随即起身向他告别,准备逃出帐篷。

    正在此时,刘驽突然身动如影,那些将领还未来得及反应,后背皆已被他拍上一掌,体内直感鼓胀欲裂。

    众将以为刘驽要杀自己,慌忙跪伏于地,“求将军饶命!”

    “眼下局势诡谲,我只能先以小人之心对待诸位。我在你们每人体内注入了一股真气,只要你们三日之内没有异动,真气之扰自会为你们解除,实在对不住了!”刘驽解释道,接着说道:“你们去吧!”

    众将一听,慌忙爬起身,争着从门帘出蜂拥而出。只有出了这道门,他们才会感觉这条性命还是属于自己的。

    须臾后,刘驽见帐内已是人去屋空,于是冲着穹顶上方喊道:“躲在帐上的人都有谁,快下来吧!”

    薛红梅带着唐峰和崔擒鹰,一直静静地躲在汗王大帐的顶上,想要等待一个合适的偷袭机会。

    无奈机关算尽,她三人立足处造成的轻微凹陷,终究引起了刘驽的注意。

    她怒喝一声,一爪撕破穹顶上方的毡布,骑着崔擒鹰由裂口处从天而降,只留唐峰一人在帐顶望风。

    崔擒鹰癫狂得好似一只野兽般,在踏裂一张案几后,驮着薛红梅向刘驽直扑而来。

    薛红梅与刘驽这个往昔的徒儿打了照面后也不说话,扬起右手朝其胸口便是一抓。

    刘驽身子纹丝不动,右手接过她的厉爪,随即往后一推。薛红梅连带着崔擒鹰直直地倒飞而出,接连撞碎五张案几,两人轰地一声摔倒在地,崔擒鹰痛得嗷嗷直叫。

    薛红梅勉强从地上坐起身,噗地一口吐出血来,冷笑道:“刘驽,你瞒我瞒得好苦。我苦修了三年,本以为能将你一爪毙命,却没想到你竟然早已从‘三叠浪’练到了‘五叠浪’的境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刘驽淡淡地望着她,并未接她的话,而是说道:“八师父,收手吧!”

    薛红梅狂吼道:“收手?你让我怎么收手?你们都欠了我那么多,我不甘心!”

    此时帐外值守的汗王亲卫听见声音后,纷纷冲了进来。薛红梅见状一翻身,重新落于崔擒鹰的背上,两人如疾风般从毡壁上撞开一个窟窿,向外逃去。

    刘驽扑身追上,瞅近薛红梅后心,便是一掌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