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八零后修道记 > 正文 第187章 警犬基地
    罗长军到火柴厂办公室往派出所打了一个电话,让所里立即来人过来带走吴顺荣。

    很快吴顺荣的同伙也落网了,罗长军猜的还真是没错,就是吴顺荣的亲人,亲兄弟,吴顺荣的弟弟吴顺耀。

    至于缪兴和为什么宁愿私下过来找吴顺荣两兄弟,而不将情况告诉派出所,却还是疑点重重。这两兄弟与缪兴和都守口如瓶。不肯透一点风出来。

    罗长军没急着将最后的谜底挖出来,今天将吴顺荣两兄弟缉拿归案已经让他很辛苦了。张叫花倒是还没有罗长军那么疲惫。几个月的桩功可不是白练的。

    “走,跟罗伯伯吃馆子去。”罗长军今天对张叫花是千恩万谢,要不是张叫花,这个案子可没这么容易破。县刑侦队的同行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这种偷盗案最为棘手,没有一点线索,又没有警犬辅助,这种案子想要破获非常困难。罗长军要是没有张叫花与钻山豹的辅助,他也别想将这个案子破了。让罗长军更为欣喜的是,这里面还可能藏了一个更大的案中案。

    “罗所,兄弟们这么晚跑回来加班,是不是也可以跟着一起去啊?”派出所的小李起哄道。

    “是啊。这一次罗所威风了,破了这么大的案子,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就破了案子。县刑侦队的那群眼高于顶的家伙,不知道会不会羞愧死。”派出所的王公安说道。

    “你们两个把人给我看好了。没事去给我查查缪兴和与吴顺荣两兄弟前几年到底是去哪了。有没有被劳教过。收容所劳教也算。另外看看他们去过的城市有没有发生过大案子。尤其是跟大笔资金有关的。”罗长军可没跟那两个家伙开玩笑。

    “罗所,我可是过来加班的呢,难道一点奖赏都没有么?”王公安诉苦道。

    “我也是啊。刚准备睡觉,就被叫了回来。”小李见晚上又要加班,立即哭丧着脸。

    “明天我要去一趟市里。你们趁着这一天时间,将他们几个人的资料好好查一查。”罗长军很想知道这个案中案的最后答案。

    张叫花一开始对破案很有兴趣,但是看到吴顺荣两兄弟一个个被抓的时候,他们的家人们是那么的伤心。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张叫花一下子对破案失去了兴趣。

    “怎么了?一脸不开心的样子。”罗长军见张叫花兴致不高,还以为自己哪里忽略了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去偷窃啊?他们家里人多可怜啊。”张叫花幽幽地说道。

    “这些人被金钱蒙蔽了大脑,唉。”罗长军抚摸了一下张叫花的脑袋。

    不过到了饭馆里,吃着味道可口的菜肴,喝着爽口的健力宝,张叫花一下子忘记了刚才的忧伤。

    罗长军这一回没将张叫花带到罗永明的老房子那边去,而是去了他自己家。他在离派出所没多远的镇政府大院里分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他还将旁边一间空闲的单间打通了,变成一个三室一厅。本来隔壁的那个单间是罗长军专门给罗永明准备的。谁知道罗永明习惯住在以前的木房子里。

    罗长军婆娘张霞已经习惯罗长军很晚才回家,一打开门随口问道,“吃饭了没有?咦,还有客人啊?”

    “他就是张叫花。今天真是多亏他了。一下子把昨晚那个特大盗窃案给破了。”罗长军抑制不住的兴奋。

    “案子破了?怎么破的?”张霞看了张叫花一眼,他很难将案子的侦破与这个男孩子联系起来。

    “叫花,先进屋。豹子也进来。没关系的。我们家里没那么多讲究。”见张叫花有些拘谨不肯进来,罗长军连忙拉住张叫花的胳膊,将张叫花拉进来。

    “叫婶子。”罗长军说道。

    张叫花连忙叫张霞婶子。张霞却似乎并不是特别热情。虽然她脸上带着笑容,但是总让张叫花觉得很冷。“这狗不咬人吧?身上有没有虱子?”

    罗长军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豹子不咬人的。它很爱干净。在梅子坳,我都是隔一段时间久给它洗澡的。”张叫花连忙说道。

    “叫花,你别在意,你婶子怕狗。一看到狗就打哆嗦。习惯就好了。你甭管。”罗长军对张霞有些不满。

    这个时候,房门开了,一个比张叫花大一两岁的小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是罗长军的崽罗志云。

    “爸,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我们等你吃饭都等得饭菜都冷了。”罗志云问道。

    “今天有个案子要调查,志云,你过来跟叫花认识一下。以后就是好兄弟了。”罗长军将两个小孩拉到一块。两个小孩倒是很快打成了一片,哥哥弟弟地叫个不停。

    罗长军有些不悦地将张霞拉到了房间,有些恼怒地问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叫花的事情我不是没跟你说过。不是他我们家早就出大事了。老爷子差点被烧死了,幸好佩戴了他弄的护身符。才化险为夷。今天破这个案子,全靠了他。他驯养出来的这只狗非常厉害,我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让他去一下。谁知道竟然让他找到了窃贼。”

    “这么厉害?其实我只是有点怕狗。不是故意要对他怎么样。你刚才也真是的,你让叫花进来就是了,怎么还让他把狗带进来了?”张霞被罗长军吼了一句,也不敢对张叫花摆脸子了。

    “人家帮了你大忙,你又是嫌这的又是嫌那。至于么?这钻山豹本来就很爱干净。将就一个晚上就过去了。”罗长军冷哼了一声,连忙跑过去安抚一下。

    张叫花对这些细枝末叶的事情并没房子心上。而是挂念着明天去资江市警犬中队的事情。

    天一亮,罗长军就载张叫花去了资江市。

    几个小时之后,罗长军的车就停在了警犬中队的大门口。车才停了下来,钻山豹就立即感觉到威胁。

    “汪汪,汪汪!”钻山豹猛然坐立。而与此同时,警犬中队里的警犬全部暴躁起来,不停地吠叫。

    “怎么了?”罗长军不解地看着张叫花。

    “它们在争位置呢。豹子在村子里是老大。到了这里,立即想要把老大的位置给抢了。”张叫花对钻山豹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

    “啊。”罗长军哑然失笑。

    罗长军的兄弟朱凯勋在警犬中队里面也慌了神。所有的警犬一下子变得暴躁起来,似乎要从笼子里冲出去一般。这一大群警犬,一旦暴躁起来,朱凯勋的考验就来了。一个处理不好,是要损失警犬的。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你们干了什么?”这些警犬可是朱凯勋的命啊。这个年代的人对于自己的工作也是非常敬业的。朱凯勋不是将警犬中队的工作作为一个职业,而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警犬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可真是要了他的命了。

    但是警犬的突然变异,谁都没有预料到,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别愣着,赶紧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朱凯勋连忙奔向警犬中队的狗棚里他最着紧的那只警犬飞龙。这只警犬是朱凯勋认为最有潜力的一只。现在已经成为了警犬中队所有警犬之中的霸王。但是朱凯勋刚才听到,就连飞龙也狂暴了。它在怒吼!

    朱凯勋与他的战友们忙乎了许久都没办法将所有的警犬完全安抚好。

    朱凯勋走到飞龙的地盘的时候,平时对他非常友善的飞龙这一次对他非常的抗拒,朱凯勋才到笼子边,飞龙便开始低吼,这是在警告朱凯勋,它现在不爽,最好别去烦它。

    朱凯勋一愣,猛然发现所有的警犬似乎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狂吠。

    “快!去外面看一下,看看究竟有什么东西。我感觉我们的警犬不会随便暴躁的。”朱凯勋想到了一种可能。外面来了什么东西,是这些警犬的劲敌。

    “安静点!”张叫花呵斥了一声,钻山豹立即安静了下来,虽然他对警犬中队里的嘈杂非常地不喜,但是他对这个小主人的命令是必须听从的。

    罗长军准备去叫门的时候,门竟然自动开了。

    “老朱!大白天的,你们警犬中队的狗还丢掉?大白天的关什么窗户嘛。”罗长军笑呵呵地走了上去,与朱凯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老罗,好久不见啊!你一个派出所所长,比大领导还能找了。”朱凯勋也是紧紧地抱住罗长军。

    “老猪,来,介绍个小家伙给你认识一下。”罗长军将张叫花拉了出来。钻山豹也跟着张叫花从车上钻了出来。

    “我擦,罗长军,你个球日的怎么到我这里还带只狗啊?我说我这里的狗怎么一下子发了疯一般呢。原来是你在后面捣鬼啊。”朱凯勋在罗长军肩膀上重重捶了一下。

    “这狗不是我的。是他的,我让他带这只狗过来,就是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猎犬。”罗长军不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