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总坛
    天王派总坛却如同座规模宏大的上山宫殿般,层层叠叠,坐落在这山顶之上。?? ?  ?  ? ?.这峰座殿,那山间宫,规模极是宏大。

    殿宇之间,也是有不少的广场,想来平时这些广场,就是用来操练帮众用的。只是此时天王派大举出征宁夏,这些广场十之**都是空的。零星有些人的,也不是很多,约莫也就三四百人在其上练武、训练军阵。

    拉克申带着众人进入了这宫殿群之过后,他那手下便直接星散而去,只剩下那两名监视了子龙与婉儿晚上的手下,随着四人起,向着西边的座宫殿走去。

    这座宫殿却也是建在座小山之上,在所有的宫殿之,高度却是在第六。众人来到山下的时候,却是个高耸的牌坊,上书“天雷堂”三字。

    牌坊下,却有四名皂衣的天王派帮众把守。拉克申来到之后,这四人急忙行礼,说道“见过拉克申大队长!”

    “免礼!”拉克申扬了扬手,说道,“司空堂主如今正在堂里么?”

    “是的!”这四人行完礼之后,又各自站好。听得拉克申的问话,离拉克申最近的人出声说道,“而且五天王正好造访天雷堂,如今正在后殿与司空堂主谈话!”

    “那现在上去,可方便?”拉克申闻言又是不由得问了下。

    “可以的!”这人立即说道,“司空堂主有交代,说今日你会带着两名外人回山备案,因此直在等你!还吩咐我等,只要看到拉克申大队长回来,就即刻着你带着外人与岱钦上山见他!”

    “好!”拉克申闻言点了点头,当下对着这人道了个谢之后,便带着岱钦、子龙、婉儿徒步沿着阶梯,向着山上走去。至于那两名天王派的帮众,却是留在了牌坊之外,没有走进来。

    这小山却不不高,台阶总共不到三十级,便来到了大殿的门口。却见大殿四周,守着不少天王派帮众。这些人见得四人到来,也没有丝毫惊讶,只是各自守在自己的位置上,站着不动。

    拉克申对着大殿里恭敬的轻声说道“拉克申帅岱钦,携带两名外人,奉命前来!”

    这声音出口,就在这大殿之不断的回响,仿佛拉克申说这句话的时候,运用了高明的内功般。

    待得拉克申的话音渐渐平息,就听殿内传来声音,道苍老的声音,用着汉语说道“进来吧!”

    这声音却在这殿没有引起丝毫的回音,直接就响彻在几人的耳边。子龙与婉儿听得这声音,不由得啧啧称奇。他们却也听出了这其的名堂,这大殿显然是建造奇特,故意的形成经响动,就会回音不止。

    但是这刚刚苍老的声音,却应该就是这天雷堂的堂主。刚听下面把守牌坊的人所言,这司空堂主正与五天王在后殿商议什么事,也就是说,他说话定会经过这前殿。

    但是司空堂主明显功力不凡,竟然能聚音成线,不使这声音在前殿扩散,直接送达四人的耳边,婉儿自忖便是她自己,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这样,看来天王派能统治河套,果然不同凡响啊!

    果然,拉克申听得这司空堂主的命令,就直接带着三人,绕过了前殿,从侧面走到了后殿,然后推门而入。就见这后殿不过是个不大的书房,其两名年岁颇大的老人,正坐在几案附近,商谈着什么。

    拉克申与岱钦见到这二人,立即恭敬的行礼说道“见过五天王,司空堂主!”

    这两位老人名却是须皆白的汉人,这人袭白色长衣,气度实是不凡。另人却是名身穿蒙古服装的蒙古人,子龙悄悄的询问了婉儿,这蒙古人是蒙古诸部落之,哪个部落的,却不料婉儿直接说不知道。

    那汉人老者轻轻挥手,说道“你们免礼吧!”然后便不再理会拉克申与岱钦,而是看向子龙与婉儿,说道“你们应当就是岱钦的二姨父,岱森达日老弟从原逍遥派重金礼聘回来的高手吧?”

    子龙与婉儿起点了点头,这老者继续说道“逍遥派却是在何处仙山,我身为汉人,在原也游历了不少岁月,怎么就没听过这个门派的名字呢?”

    “我师门只是个不大的门派!山门的具体位置,请恕晚辈无法告知!我师父在我们二人下山之前,就要求我们不把山门所在,告知任何人!还请前辈见谅!”子龙早就猜到,很可能有河套的人,会询问自己编撰出来的这个逍遥派的所在,是以子龙早就想好了应答之策。

    原门派最重师门教诲,如果师长不允许泄露山门所在,那弟子必须谨遵师长之命,不敢有违,这却也是在情理之。

    这老者听得子龙所言,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我也就不问你们来之何方,我只想知道,岱森达日老弟,是如何与你们联系上的,又是花了多大的代价,聘请到你们的?”

    听得老者的问话,子龙爽朗笑,说道“岱森达日大人是派人进入土,找寻高手的。凑巧我与师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被那人看到,因此那人便直接开出了千两黄金,我们为岱森达日大人守护岱钦老爷年!”

    这些话,自然是岱钦在来时的路上,早就找机会偷偷的与子龙交代清楚了,便就是那所谓的岱森达日的手下,与子龙接触的那人的名字以及长相等等,都对子龙交代清楚了。

    老者果然问道“哦?岱森达日大人竟然已经派人去了原?却不知是何人?”

    “那人自称达日阿赤!”子龙恭敬的说道,“作汉人打扮,极像汉人。只是他少了目!”

    “原来是阿赤啊!”老者听得子龙的话,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与你师弟,如今就算是岱钦的下属了么?”

    “司空堂主!”岱钦出声说道,“这两位高人,武艺高强,虽然时常在人前称我老爷,也不过是给我面子罢了!我何等福气,能做这二位高人的主人啊!”

    “哈哈!岱钦你过谦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司空堂主听到岱钦这番话之后,爽朗的笑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岱钦行走河套与原多年,钱财积攒的早就数不胜数,买几个高手卖命,却是何等容易!”

    “堂主见笑了!何等高手,碰到五天王与司空堂主,都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岱钦继续谦逊的说道。

    “也包括这两人么?”那直沉默的五天王听得岱钦此话,突然开口说道。

    “啊?”岱钦闻言不由得微微愣,旋即头上溢出汗珠,紧张的说道,“五天王神功盖世,司空堂主武艺群,这两位原来得高人虽然厉害,只怕,只怕……”

    “哈哈,好啦!”司空堂主却也是看出了岱钦的尴尬,说道,“五天王也只是逗逗你玩罢了!不用当真!”

    “谢司空堂主!”岱钦擦了下额前的汗渍,说道。

    “好了!既然你是带他们来进行备案的,那便按规矩来吧!”司空堂主看了眼子龙二人,缓缓说道。

    “好!”岱钦点了点头,说道,“未知他们是按照什么规矩来?”

    “他们既然是原武林之的高人,那就自然按武者的规矩来!”司空堂主轻轻笑,说道,“正好,孛日帖赤那从前线带着帮兄弟回来休整,这小子杀了不少宁夏的原人,得了不小的功劳,大天王准备在天王宫前,表彰他!我看,就让这两位高人,与他战上场,无论胜败,都算是通过了备案!”

    “孛日帖赤那?”岱钦闻言微微愣,说道,“他今天回来的么?”

    “是啊!”那五天王满脸含笑的说道,“我就是因为孛日帖赤那凯旋而归,就特别前来邀请司空堂主,前去天王宫前观礼!如今快到了时辰,我们起去吧!”

    子龙听得备案竟然就是比武,而比武的对象竟然就是名从宁夏前线,杀了无数宁夏的原人的侩子手,子龙不由得心里紧,只恨不得待会儿比武的时候,就直接装作失手,杀了那人。

    婉儿却也是察觉到子龙心理的变化,悄悄传音道“子龙大哥,别冲动,不要为了个鞑子,毁了我们来河套的大计!我们布置妥当,毁灭天王派,这鞑子自然也是个死啊!”

    “我知道的,婉儿!”子龙当下默默运转易筋经真气,平复了心的愤怒之后,缓缓的传音道。

    这时,拉克申与岱钦都已经答应了五天王的邀请。当下五天王便与司空堂主起起身,带着四人,出了天雷堂的宫殿之后,下了山来,然后向着那最高峰走去。

    六人路行来,现不少的天王派的帮众,在大大小小的头目带领下,也正向着那最高峰走去。来到这最高峰之下的时候,这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近百级的石制台阶。所有的天王派帮众都是脸兴奋的踏着台阶,缓缓走了上去。

    百级台阶却也是花了不少时间,当子龙与婉儿走完台阶,才现这里竟然是块平整的土地,其上用大理石,铺成了个宽阔的小广场,足可容纳数千人。

    广场之后,就是座规模宏大,金碧辉煌的大殿,殿心有块匾额,上书天王宫。此时匾额之下,正有不少天王派帮众正站在那里。

    有五天王带路,六人直驱匾额之下,来到之后,五天王也是与这些人见礼。子龙与婉儿才现,这些人正是天王派的其他几位天王堂主。主要有四天王、七天王以及三位堂主。

    拉克申与岱钦的身份不够,自然不可能站到匾额之下,这些大人物的身边,便在司空堂主的指点下,找到了块离着这匾额颇近的空地,站立等候。

    过了许久,待得日头偏移的时候,这广场之上,已经熙熙攘攘站了不下千余人。这些人泾渭分明的分列站好,彼此之间,也是没有交谈。

    待得这些人都差不多到齐的时候,司空堂主看了眼广场,小声的说道“众位,只怕该来的人都已经来了,我们是不是该请大天王出来,主持为孛日帖赤那的封赏之事呢?”

    “司空堂主说的是!”说话却是四天王,此人也是名汉人,但是却身材魁梧,看起来也只是四十余岁,须竟然都是乌黑的。

    这四天王说完之后,对着身后的天王宫说道“大哥,如今时辰已到,人也到齐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开始吧!”道声音传来,这声音饱满有力,却又圆润自然,仿佛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般,令得所有人都是阵心旷神怡,即便是子龙与婉儿,也是如此。

    二人听了这声音,不觉相顾骇然。特别是子龙,他见过不少高手,便是那霸绝天下的樊天涯,也是打过不少交道。可是这声音,竟然隐隐有种樊天涯说话的感觉,难道这还未路露面的天王派大天王的功力,竟然直追樊天涯么?

    就在子龙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四天王直接宣布了封赏仪式开始,所有的天王派帮众都是欢呼雀跃,高兴不已。有帮众在广场四角点燃了鞭炮,炸的这不小的广场,片喜气洋洋。

    待得鞭炮燃尽之时,四天王率领天王派所有留守高层对着天王宫微微躬身,齐声唱诺道“恭迎大天王,愿大天王万寿无疆,泽披苍生!”

    广场之上的千余天王派帮众也是随着众多天王派高层躬身行礼,齐喝道“恭迎大天王,愿大天王万寿无疆,泽披苍生!”

    子龙与婉儿相顾无语,这天王派的大天王倒是好大的架子,万寿无疆般是原朝廷对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如此说的,泽披苍生就更是可怕了,这四个明面上的意思,却是恩泽波及天下所有的生灵,这就包括了汉蒙所有的百姓。此等话语,不论是在原,还是在草原,只怕都属于大逆不道的意思了吧!

    子龙与婉儿虽然心里如同翻江倒海般,胡思乱想。可是却毕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也如天王派帮众般,恭敬的低伏着头,不去念这句让他们想吐的台词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