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383章 坐好,别乱动
    第383章坐好,别乱动

    “我爸妈和我哥哥都在这里吗?”

    “格雷之前已经派格莱特落葬了。”

    “什么?”凝欢没有想到格雷会这样做,原来他真的信守了诺言,埋葬了她的父母和她的哥哥。

    “别惊讶,格雷是言出必行的人。”以他对格雷的了解,信守承诺这一点,格雷还是能做到的。

    凝欢点点头,伸手环住权少承的脖颈。

    随后,权少承抱着她一阶一阶的台阶朝上走,直到到达已经刻上字了的墓碑之前。

    山坡之上,当凝欢看到那几张照片的时候,眼眶不自觉的红了。

    “不许哭。”他低沉且又宠溺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对眼睛不好。”

    凝欢点点头,自然也都明白,她强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泣。

    他们一定也不希望看到她哭泣的样子,凝欢努力扬起笑容,望着墓碑上笑的如此漂亮大方的孙芸。

    原来她的妈妈一直都是那样美丽,她的爸爸一直都是帅气俊朗的大小伙的模样。

    哥哥的帅气完美的继承了她爸妈的基因。

    凝欢努力笑着,但眼眶却还是不自觉的微红着,风一吹,眼泪就像是能被吹落下来似的。

    “哥哥像妈妈多一点,我像爸爸多一点。”凝欢小嘴微启喃喃出声说着。

    凝欢环顾了四周,将四周的环境看了个仔细。

    “这里的环境很好,四周环山绕水,他们一定很喜欢这里。”凝欢没有想到格雷会选择这样的地方,甚至厚葬了她的父母和哥哥,格雷这样做,也算是在为他自己赎罪吧。

    “哥,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你这个做哥哥的一定要把我看好了,千万不要再把我弄丢了,大家都说有哥哥是最幸福的事情!”凝欢也觉得幸福,只是这样的幸福太短暂了,为了她,左敬不惜牺牲自己,这样的幸福也太残酷了。

    “你在下面要好好保护爸妈,下辈子咱们要说好了,我还做你们的女儿,做你的妹妹,我哪儿都不去,我要做一回真真正正的左菲馨。”

    在孤儿院待得时间太长了,这个名字当初如若不是院长妈妈告诉她的,肯定已经被时间和记忆冲刷了。

    那把长命锁还在抽屉里,锁上刻了左菲馨三个字,象征着她顺遂平安、长命百岁。可是现在,她的父母和哥哥却先她一步离去

    须臾之间,凝欢听到了身后的一阵声响

    尖锐的声音让凝欢感觉自己的耳膜要被刺破了!

    “原来在这里!哥哥!嫂嫂!侄子!你们在这里!可算是找到你们了,你们走的好冤啊!”哭泣声、惊叫声顿时响起。

    一个穿的雍容华贵的贵妇人冲了上去,直接跪倒在了墓碑前,身后跟着熙熙攘攘的一堆人,俨然像是拖家带口来祭拜似的。

    甚至还有人在拍照!

    “拍照?你们怎么可以拍照!怎么可以啊!”凝欢这下急了,急急忙忙就想要从权少承怀里下来,但他自始至终都抱着她。

    权少承眉头一蹙,眼色一使,不远处的几个下属顿时就冲了上去,将这些人团团包围,立即抢夺下了几个不停拍照的相机和手机。

    “你们干什么?你们是谁!”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把相机和手机还给我们!”

    突然被抢走了手里的东西,换做是谁都不可能接受的,这些跟着贵妇人来的人顿时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那模样别提有多吓人了!

    “全部靠边站好,谁允许你们拍照的?”东一是最凶神恶煞的那一个,原本正带人负责着周围的安保,保护权少承和叶凝欢,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冲上了前,手拿着明晃晃的手枪,杀气腾腾的望着众人。

    权少承的下属也在下一秒纷纷拿出了手枪,指向了那些原本还叫嚣着的人们。

    在看到手枪后,他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原本嘈杂的环境也变得静谧了。

    “宗夫人。”权少承冷冷的声音在瞬间安静的周围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跪在墓碑前的贵妇人,倏地就站起了身。

    “权少。”左湘媚望向权少承,眼神里有着些许畏怯的目光。

    左湘媚?她也姓左?她是谁?

    凝欢不解的望着面前的左湘媚,总觉得她长得有些眼熟,可是凝欢敢肯定自己从未见过她!

    左湘媚的神情有些慌张,她刚才太冲动了,根本没有想到这里会出现这样的举足轻重的人物。

    “怎么?宗夫人这么迫不及待来祭拜哥嫂和侄儿么?”权少承的语气是那样的冷,仿佛如一头蛰伏的兽,正在伺机而动,等待着机会。

    哥嫂?侄儿?

    凝欢瞬间就蒙了,难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她父亲的妹妹?是她和左敬的姑姑吗?

    就在凝欢诧异之际,一辆准备好的轮椅由保镖缓缓推了过来。

    “权少。”保镖恭敬的朝着权少承鞠了一躬,随后出声说道:“轮椅已经备好了。”

    权少承将凝欢放在轮椅内后,直接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了凝欢的身上。

    他原本满是戾气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十分缓和了,那双深邃的眸子里能瞧见的全然都是宠溺,他对她的宠溺完全溢于言表,丝毫没有任何掩饰。

    “坐好,别乱动。”

    凝欢点点头,伸手紧紧抱着他的大衣,他在,总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心。

    左湘媚的视线一直定格在坐在轮椅内的叶凝欢,她看着叶凝欢的脸,画着浓妆的脸庞上也稍稍显露出一些困惑之色。

    “此话怎讲?我在得知哥嫂和侄儿葬在这儿,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赶来,权少承实在是言重了。只是不知,权少来这儿所为何事?莫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来了?”左湘媚说话一向都带着刺儿,言语之间充满着讥讽的意思。

    “我来陪我老婆祭拜岳父岳母和大舅子,宗夫人管得未免太宽了些。”他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深邃的眸让人根本猜不出他的情绪和心思。

    权少承就是一头可怖的雄狮,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左湘媚嫁给宗广平之后,多少都在自己丈夫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权少承的消息和实际。原本左湘媚是不屑的,一个比自己丈夫小了二十多岁的男人在左湘媚看来是不能够成事的,但是今日一见,她不得不畏怯了起来。

    权少承浑身上下散发着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气息,足以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

    敢在他这头雄狮上拔毛的人,现在就坐在他身侧的轮椅内。除了她,这个世界上已不可能有第二人。

    “权少说我哥哥和嫂嫂是你的岳父岳母?我的侄子是你的大舅子?”左湘媚忽然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立即将视线移到了凝欢的身上。

    “你”左湘媚不可思议的望着轮椅上的凝欢,脸色瞬间变了,“你你是”

    “姑姑你好,我是左菲馨。”输人不输阵,左湘媚给凝欢的第一感觉就不是很好,特别是她那趾高气扬的模样让凝欢刚见到她第一眼就觉得不太舒服。

    这样的场合,她怎么能怂呢?

    她又不是包子,想捏她,别做梦了!

    “妈,她是”一个看上去年纪约莫比凝欢大一些的男人走到了左湘媚的身边,他称呼左湘媚“妈”,那自然就是她的儿子了。

    “别说话!”左湘媚立即嘱咐着,随后再次将视线移到了凝欢身上,“你是左家流落在外的女儿?是我哥哥和嫂嫂的小女儿?”

    “我是。”凝欢的言语无比肯定。

    “不!这不可能!我哥哥、嫂嫂寻觅了小女儿十几年都未曾找到,怎么在她们死后你就主动现身了,还高攀了权少?他们活着的时候没有见你来认清,他们死后你却来的如此积极,我看你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你是想来个死无对证吧?”左湘媚自然是不愿肯定凝欢的身份,甚至一再说凝欢是冒牌货。

    这让权少承的眉头顿时就蹙紧了,不悦的情绪瞬间油然而生。

    敢说他女人是冒牌货?

    左湘媚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在接收到权少承眼神的东一,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左湘媚面前。

    周围的其他凝欢的亲属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左湘媚的儿子都没回过神来,一把明晃晃的手枪直接抵在了左湘媚的脑袋上。

    “宗夫人应该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权少承的话全然都是不屑的口吻,冷的宛如冰窖。

    “你干什么!”宗易川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人用枪抵着,顿时就大叫了起来,上前就要制止东一,却被东一一个侧踢,直接踢倒在了地上。

    只听见“哐当”的声响,宗易川摔了个底朝天。

    左湘媚看到儿子倒地的样子,迅速开口说道:“权少这就不给面子了,我儿子好歹也是宗广平的独生子,权少让手底下的狗这么对我儿子,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权少承眸光一凛,“宗夫人,我的狗一向挑食,发臭的肉更是不会碰,当然要一脚踢开。您觉得他们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