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门口的保安早已睡的鼾声四起,有一辆豪车进入小区也是完全不知,更别说是其他的了。

    **意将小毛驴停在了一侧破旧的电动车棚内,而后迅速摘下安全头盔,朝着楼上跑去。

    深夜里,狭小的走廊总是格外寂静,楼道内没有灯光,她只能依靠着手电筒照亮脚下的路……

    她小心翼翼的打开破旧的铁门,刚推门进入狭隘的客厅,她就听到了一阵令她恶心反胃的声音……

    “嗯……你别……”

    “外面什么声音?你今天晚上还有别的客人吗?”

    “没有,能有什么客人,这么多年了,不就只有你一个吗?”

    “哼,算你识相,这些年来随叫随到,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有房子住?老子早就把你丢到大马路上去了!瞧瞧你现在这样,真是比那翻滚的浪花还要浪啊!”

    “嗯……你说得对,你说的……真对……”

    **意手中的安全头盔险些掉在了地上,她的眼圈微红着,手颤抖着,即便是已经撞见多次,她还是难以接受发生在餐厅内的那一幕……

    她想要蠕动身子钻入自己的房间,当一只鸵鸟,可是她的房间在餐厅的那一边,要想过去就势必要经过餐厅。

    看到她的母亲和别的男人苟且?

    不!

    **意几乎是第一时间做了决定,她合上了门,转身就跑下了楼。

    深夜,她坐在了楼梯口的台阶上,瑟缩着身子,环抱着自己。

    忽然,一束灯光照射了过来。

    **意感受到这光亮,抬头朝着面前望去。

    一个身材伟岸笔挺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意有些恍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怎么又下楼了?”权淮琛开口问她,打破了此时此刻的沉寂。

    **意微愣,慢慢的站起身,“权……权二少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所以……”**意望着不远处停靠的那辆兰博基尼,“你不会开车跟在我后面吧?”

    “算是对我刚才冲动的行为,赔礼道歉。”

    **意想起不久之前的那个吻,脸颊一下子就红了,但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先是道歉,而后又如此诚心实意的模样,她的气也就全消了。

    “我不生气了,我也已经到家了,你快回家休息吧,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医生最重要的就是睡眠!”**意强忍着在眼圈打转的泪,努力朝着权淮琛挤出了一抹笑容。

    “既然到家了,又为什么下楼坐在这里?”

    “我……我下来吹吹风,一会儿就上去。”

    “吹风?”

    这个理由当真是够蹩脚的。

    **意点头,总不能说她妈妈又在接客了吧?

    “既然是吹风,那你也吹够了。”权淮琛自然而然的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朝着楼道走去,“我送你上去,这里不安全。”

    到底是深夜,到底是治安不怎么样的小区,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很危险。

    “我……我不上去……我不要上去!”**意的情绪一下子就崩了,神情激动的喊着,不停的挣脱着被他桎梏的纤细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