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24章
    刚才柯兰娘在百货大楼里隔着玻璃窗的架子上看到了很多东西,肥皂、洗衣粉、牙膏、挂面、烟酒。比她那个年代的先进便捷很多,只是她暂时没钱买,金币换也不是长久之计。

    她还想着起房子呢!就想到市场看看有没有她可以做的买卖。

    可是这个市场真的令柯兰娘失望了,寂静寥寥的,只有三五个摊子在拍打着苍蝇,就算是有人去问价钱,也是懒洋洋的,爱买不爱。路上偶尔经过零星的几个人,都是行匆匆,一脸的疲惫。

    其实柯兰娘这些日子也了解到,很多人都是吃大锅饭的。以前市场根本就是不需要存在的,还是这两年慢慢松动了,好些人都在家里吃早饭和晚饭。甚至不是农忙的时候,村子里也不做午饭了,都是各家吃各家的,这市场才慢慢的恢复一点点。

    柯兰娘有点失望,这跟她想象中的市场相差得太远了。不是没有预料到会不好,只是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无法,柯兰娘只好提着一手的包裹,一手的卫生纸黄纸走出了市场。

    迎面走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上下的扫了一眼柯兰娘手里拿的东西,然后极其流氓的吹了一个口哨。

    柯兰娘有点恼火,如果不是对方的眼神只是纯粹的欣赏,她恨不得马上把手里的包裹砸到对方的脸上,转了个方向准备走人。

    周围经过的人都看了一眼他们,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人停下来看热闹,似乎已经习惯了。

    “大妹子,这是第一次来这个市场?我有好东西,肯定是你想要的……”,年轻男人压低声音,嘻嘻的笑了一声,后退一步,拦住了柯兰娘。

    柯兰不是第一次,柯兰娘的确是第一次,只是她根本就不想跟这个人看什么好东西,“让开,你挡住我的路了……”

    年轻男人连忙正的说,“大妹子,不,同志,你是不是想找市场?我知道真的市场在哪里,你想买东西的话,这里是不行的……”

    年轻男人指了指柯兰娘的后面。

    柯兰娘没想到还有其它的市场,“谁说我要找市场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同志果然是个谨慎的,我胡七在这区上混了不是一两年的,这双眼睛不是白看的,还得靠它吃饭。”,见柯兰娘没有相信他说的话,胡七也不生气,倒是认真的解释。

    柯兰娘想了想,自己前几天有制了一种□□,这个世界又跟自己以前的不一样,就算跟他过去,自保应该不是问题的,“你为什么想带我去呢?对你有什么好处?”

    “嘻嘻,其实我就是赚个中介费,就是你给我一角钱,我就带你过去,并且把那里那家的货便宜,那家的货好这些都告诉你。而且我叔叔在那里也经常摆个摊子,如果你觉得他的不错,麻烦到时候多光顾光顾……”

    中介费,哦,也就是牙侩嘛!

    这个柯兰娘是知道的,“你这是给你叔叔打广告?”

    “算是?你想买的东西那有很多,而且价格便宜。区上知道的人不少,外地的一般都是不知道的,只能去百货大楼被砍水鱼。怎样?同志你要不要去看看?”

    柯兰娘想了想,她还真的得去,没钱这日子难过啊!“行,但是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我肯定会去派出所报案的。”

    胡七又嘻嘻的笑了两声,“其实就一角钱,我难道为了一角钱就不打算在在这里混了吗?同志你尽管放心,我胡七长得就绝对是好人。”

    这好人还能从脸上看出来?柯兰娘翻了个白眼,“时间不早了,赶紧过去!只要是货真价实,这钱我肯定给。”

    “绝对货真价实,只是你得先给定金,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不知……”

    “行!”,柯兰娘也不推脱,直接给了对方五分钱。

    “同志,就是个爽快的……”,胡七竖起大拇指,然后就带着柯兰娘去那个市场。

    去到的时候发现这人的确是比刚才那个市场多很多,只是热闹程度也没有胡七说的那么好,摊子上摆的东西都不多了,零零碎碎的,倒是各种都有。无论是自家种的菜蔬,还是书本米面布匹之类的。

    市场经济是无时不存在的,只要有人,有交易的需要。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清晨那个阶段了,人就少了不少了,你早点过来的话,会看到这里都是人的。上面也是知道的,只要大家不要做得那样的明目张胆的,人家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这摆摊子要交的管理费你得交,这是规矩……”

    “你想买什么呢?我带你去,保证绝对便宜好货。”

    胡七点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柯兰娘不喜欢这种味道,忍不住屏住呼吸,“我先看看……”

    “那行!走这边,叔,我给你带新客来了!”,胡七带柯兰娘走到围墙边上的一个摊子,朝那个带着草帽正打瞌睡的男人大喊了一声。

    “兔崽子,又吓我!这位同志你想买什么呢?我这里是整条街货物最齐全的了,只要你想买我都有卖……”

    胡七的叔叔被吵醒了,也不恼,就笑着说了胡七两句,就开始做柯兰娘的生意。估计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柯兰娘看了一眼他地上的摊子,挑了挑眉毛,不可置否。就一些火柴、手套、女人用的发夹子梳子之类的。这叫什么都有,什么都卖?

    胡七的叔叔低声说,“同志我这的就是掩护掩护的,真正的好货都还没有拿出来。只要你说,我肯定能找出来。”

    这话说得好像是不法交易一样,柯兰娘有点无语了,但是也知道当前的形势还是小心为好,试探的问一句,“蝴蝶牌缝纫机你也有卖的?”

    “同志果然是有眼光的,那可是好牌子,好货。我这还真的有一台,不过不是全新的,如果你要的话,价钱好说,咱们是良心买卖。”

    柯兰娘觉得胡七跟他叔叔都一个样,就那表情那语调子,“多旧?来货正吗?”

    “正,怎么就不正了?我胡来二从来不做亏心买卖,做的是良心买卖。那缝纫机还是区上一户家里过不下去了,高价抵押给我的。如果不是我家那位不怎么爱做针线活,同志你一看就是个良善的,我也不会卖给你。那缝纫机有七五成新,上机油之后不比全新的差。”

    满嘴不知道哪句话是真的,但是真的肯定不多,柯兰娘也不追问了,“多少钱?”,之前在百货大楼看到的要一百八十块,还得票。那玩意柯兰娘是没有的……

    “一百二十块,这是最实惠的价格了!”

    胡来二比了比手指,柯兰娘认得那是一种很老的不识字的老农用来计数的手法,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会这个。

    “高了,全新的才一百八十!”

    “其实真的不高,那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东西。买回去自家做衣服都能省下不少时间了,而且如果你手艺好的话,不防做些发夹子之类的拿过来我都收了。那夹子上面的布饰品你都可以用缝纫机做,这挺好的不是吗?”,胡来二把摊子上的一个发夹子递给柯兰娘看。

    “你可以在我这里买发夹子的夹子,上面的布饰品你就自己做,我胡来二价格绝对童嫂无欺。而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在这里。”

    柯兰娘想想,这个价格的确是实惠的了,只是她一时半会的真的不想花这个钱,“能否再低点?”

    “我让一步,95,不能再让了,要知道现在的白肉都要一块钱一斤了,这可是五斤肉了。”,胡来二有点肉疼的说。

    “我现在一时半会的还不能确定,你能否留着我过段时间再过来看看。”

    “行!”,毕竟是大件的东西,真的不好卖出去。能陪嫁陪得起的家人都宁愿买新的,陪嫁不起的也不想去买旧的,怕触霉头。

    “那你这些夹子怎么卖?我可以拿些回去加工的……”,能赚一分是一分,柯兰娘拿起摊子上的那些夹子问。

    “这种?那是最便宜的,就两分钱一个,你要多少?”

    柯兰娘挑了一个最好看的问,“如果我做成这样的,你多少钱收呢?”

    “如果你真的能做出这个水平的话,我统一五分钱收。”

    “那行,我先拿两百个!”

    “那你得做到什么时候啊?”

    “我会尽快交货的……”

    “那也成,最好能先交一部分,等下面的村子交完公粮分到钱票了,到时候肯定很多女同志过来买东西的,倒是可以赚一小笔。”

    柯兰娘暗暗的记了下来,“那行,进货钱我先记账?”

    “可以,不过你得先给一半订金。”,就算你耍赖不交货,那样我也不亏本了。胡来二想了想就同意了……

    柯兰娘给了订金拿好东西,又去肉摊子看看,想买点新鲜的肉。那个系统换的只有肉干,不止味道不对,而且还贵死人了。

    “这猪腿怎么卖?”,柯兰娘喜欢啃猪蹄子,她翻了翻肉摊子上的猪肉,其实已经不多了,还好看起来还有点新鲜。家家户户只有生产队养猪,也不知道这个卖猪肉的是从来进的货。

    “王大卫,这是我胡七带过来的客人,给实价,别蒙人……”,胡七朝着摊主吹了个口哨。

    “胡说,我王大卫是一心向dang的,怎么会做哪些缺斤少两的事。这猪腿算九角一斤,如果你买了话,我这剩下的猪大肠都给你搭头了。”

    柯兰娘真的没有买过肉,在柯兰的记忆里也找不到,不是没有,就是那信息量太大了,柯兰娘很多都记不住了。至于价钱,她还真的不清楚……

    “这猪腿也就上面多肉,下面的蹄子没肉,一块儿称的话不值当,你给算便宜点?”,买家还价。这点柯兰娘再清楚不过了。

    胡来二哐当一把猪肉刀砍在砧板上,随手抓起那猪腿放到称上,双手拿起称,“行,八角五分一斤,一共是三斤一,算三斤。我胡来二是最好说话的了,到时候同志经常过来帮衬下就好了。”

    那就要两块多了,柯兰娘有点肉疼,可是家里的人真的要吃点好的了。想到手里的发夹,她就咬咬牙要了,“可以,那这只猪头的这一小块猪头皮你也得搭给我了。”

    “行……”,反正东西不多了,按照这里的规矩都快要收摊了,这样的天气卖不出去,只能家里吃,胡来二可舍不得。

    给了肉钱,柯兰娘把剩下的五分钱也给了胡七,算是之前的那一半中介费。

    胡七随手接过塞进衣服下摆的一只口袋了,“同志,你认得路,下次就可以自己来了,想要再好点的货就早点过来。如果下次还是不认得路的话,就去之前那个市场口那等着,我经常会去那里溜达溜达的。下次是不收钱的了……”

    刚才过来的时候,柯兰娘就暗暗的记下了路,可是人心不可防,“行,这路七拐八弯的,我还真的可能记不住,那到时候我再找你。”

    接着柯兰娘自己又去买了几样东西才出了那个市场,她吐了一口气,这赚钱的事得赶紧才行。

    回村子柯兰娘是坐公交车回去的,这是她第一次坐车,花了两角钱,她实在是走不动了,东西又不少。

    公交车上的人不多,可是路不好,摇摇晃晃的,柯兰娘被颠簸得头晕目眩的。公交车里面的空气也不好闻,等回到村的路口边下车,她几乎要站不稳了。

    这车是比马车牛车快很多,只是也不好坐……

    柯兰娘见没有什么人注意,就把她之前在空间里面换的水果硬糖还有其它东西都拿出来,总得给孩子带点什么。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一群孩子在喊,“明明,你妈回来了……”

    “大川你妈买了好多东西!”

    “明明如果你妈给你买了好吃的,你分给我点,我就把我的陀螺借给你玩玩。”

    “大川你妈真漂亮,又不骂人,我想跟你换个妈。”

    ……

    “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啊?外公都回来好久了!”,大川光着两只脚,穿着一条小裤衩就跑了过来。

    明明围着柯兰娘团团转,不停的看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妈你买了什么?”、“我跟哥哥没看到你,就过来这里等你了。”、“我就知道你会从这里回来……”

    “就这个进村的路口,妈当然就是从这里进来的。”,大川觉得自家弟弟实在是太笨了,“妈,我等你等到腿都疼了。”

    柯兰娘看到这两个小子卖萌,真的很搞笑,“别老是欺负弟弟,赶紧跟妈回去,这太阳太晒了,你们不难受吗?”,都像猴子一样又瘦又黑了,看着就难受。

    其实开始的时候柯兰娘被叫妈真的是各种不适应的,这相处得多了,倒是觉得被人依赖的感觉真的不错。

    “妈,我帮你提……”,大川看到柯兰娘提得那样辛苦,连忙提出要帮忙。

    “那行,明明你和哥哥提这个,提不动了就告诉妈妈,妈妈再来提。”柯兰娘把那捆黄纸递给大川,既然孩子有心帮忙,他们如果力所能及的话,柯兰娘是不会拒绝的。

    “妈,我自己就能提……”,大川嘟着嘴巴说。

    “跟明明一起,你们要互相帮助。快点走,下次妈带你们坐公交车去区里玩。”

    “哎,妈,我还没有坐过公交车呢!”,明明提着黄纸的绳子的一边,仰着脑袋说。

    大川拿着另外一头得意的说,“我坐过,以后爸带我坐过。”

    “爸为什么不带我?”

    “那是因为你还在吃咪咪,还太小……”

    “我现在不吃咪咪了。”

    “嗯,所以下次妈说带你。”

    柯兰娘一边听着两小儿的吵闹一边跟在后头往家里走,其实这日子就是过得穷了点,还是挺新鲜的。

    “哟!阿兰你去百货大楼了?”

    何卫红正拿着一条裤子在大树下缝补,抬头就看见柯兰娘带着两个孩子往家里去,手里都是满当当的,连忙出声打招呼。其她女人有的在缝衣服,有的在说西游(八卦的意思),有的在捡豆子,听见何卫红的话,都掉头看柯兰娘。

    “阿兰你买了不少东西啊!”

    “我说有些人就是不会过日子的,这都成了没主的母鸡了,还到处咯咯叫。”

    “我说黄梅,你家还有母鸡?这被生产队知道了,大家都能喝鸡汤了。”

    “我放你狗屁,杨婆子你胡扯啥咧!我家哪里能养得起母鸡?”

    “嘿嘿,明明大川你妈买了什么啊?看你俩小可怜的,那么小没有了爸,就得帮家里干活提东西了。”

    “就是啊,阿兰,大川才四岁多,明明两岁多?我没记错的话,这样小的孩子你们就舍得让他们干活了?真是做虐了……”

    柯兰娘翻了翻白眼,“桂花嫂子,我记得你家大妹今年才六岁,已经在家里做饭带弟弟洗衣服了?那个头都没有灶台高,下面还得站着张凳子。”

    “桂枝嫂子你家红红今年几岁来着?我上次还看到她跟着哥哥姐姐后面搂猪草,说交给生产队换工分呢!”

    “黄梅婶子,你还不快点回家,小心你家贵飞的老婆又把家里的东西搬回娘家了……”

    黄梅连忙站起来,拿着她那张凳子就往家里跑,“她敢?这不会过日子的贼婆……”

    哼,上次黄梅家的那个儿媳妇可是跟一群女人无聊的在后面说她的八卦,这算是小小的报复一下了。

    其她人见柯兰娘一脸笑着说着刀子话,刀刀戳人心,纷纷笑开了,左言右语的。等柯兰娘走人了,才继续在后面说,“了不得,这个柯家的阿兰这脾气也太冲了。”、“还不是你们在说人家,否则她也不会说。”、“哎哎哎,你得了人家什么好处了?这么帮着她说话。”、“人家就一个寡妇,咱们还是积点口德!”……

    “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出去就不会回来了……”,赵招弟正坐在大门槛上缝着一件衣裳,看见柯兰娘进来了,拿手上的针在头发擦了擦,“也只有□□的母猫才会一整日往外跑,也不知道家里还有活要干的。”

    柯兰娘吐了口气,还是尽快搬出去!也不搭理赵招弟,直接拿着东西带孩子进她的屋子。

    刚刚把东西放到八仙桌面上,赵招弟就三步作两的跑了进来,“这买了东西都不知道放在大厅,拿回房间干嘛?没得那样的小家子气……”

    柯兰娘气乐了,但是不想跟她争吵,“这是我买的猪腿,等会我再去做。”

    赵招弟一看那只不小的猪腿,嘴巴都咧开了,连忙回头关门,压低声音说,“死妮子,这是能大咧咧的拿出来的吗?被人闻到我们家有肉香,那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哟,还有块猪头皮和猪大肠呢?多少钱一斤?”,赵招弟掂了掂猪腿,又翻了翻猪头皮和猪大肠,也不嫌脏。

    “八角五一斤……”

    “你瞎了?花八角五买这个猪腿,你花一块一斤买白肉,还能炸出二两油炒菜。这猪头皮呢?还有这猪大肠呢?”,赵招弟气得血冲脑,“你不是说要拿钱盖屋子吗?就这样花钱,什么时候才能盖屋子,你手里就几分钱,这样花还能剩多少?”

    “我心里有数……”

    “你有数,你有数个啥?你还是把钱放我这里保管,我不放心!”

    呵呵,放你手里我才不放心呢!“我拿了些夹子回来,准备做点东西去卖,好歹能换几个钱。”,柯兰娘把拿包夹子摊开给赵招弟看。

    赵招弟抓起两只,别在自己的刘海处,“这夹子不错,我拿两只戴戴。等等,你说要卖东西,做买卖?作死咯,这被发现做资本家,我们一家子都会被你连累的。”

    同在一个屋檐下,长时间还是会被发现的。自然这样柯兰娘干脆就自己先说了出来,“一个夹子进货是两分钱,我做得好卖出去是五分钱。”

    “有三分钱赚头?”,这样的利润赵招弟也心动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柯兰娘。

    “还得自己出点碎布料和针线,估计有两分!”

    “两分也能做了,难做吗?不难的话,我也做点。”

    “不难,我等会教你!”,就当做是替柯兰尽孝,顺便让她不要太闲了,整天就骂人,就算是不搭理她,也想耳朵安静会。

    “嗯,藏着点。还买了什么?”

    赵招弟啪的一把拍开大川的手,“让外婆看看,你人小看不清。”

    “妈……”,大川的小手黑不溜秋的,但是听声音就知道疼了,眼泪都要往外飚了。

    “妈,你怎么能打孩子呢?大川不哭,妈给吹吹。”,柯兰娘吹了一下就拿过另外一个包裹,从里面掏出一把糖,“大川和明明分着吃啊!”

    “诶诶……”,刚刚看到外婆进来就一直不敢吭声的明明高兴的应答,“妈我和哥哥不打架!”

    “明明真乖!”

    “妈,我也不打!”

    “大川也乖……”

    “作死咯,那么多糖就一次吃完,留着点过年待客啊!”,赵招弟翻出的那个报纸包的发现是一捆卫生纸(这里指卫生巾),郁闷的转头就看到明明和大川一人一手里抓着至少五六颗糖,这心都疼了。

    说着,赵招弟就伸手想把孩子手里的糖抢过来,明明和大川都吓得连忙后退,朝柯兰娘说,“妈,我们去外面吃……”,就一溜儿的冲到门边,可是他们个子太矮了,根本就打不开门上面,只好着急的回头找柯兰娘。

    柯兰娘一边去开门,一边对赵招弟说,“现在离过年还有三个多月呢,这糖果放到那天都不好吃了。再说了,这是他们的爸爸留下的钱买的,妈你也不要做得太难看了。”

    赵招弟的脸有点阴晴不定,倒是没接柯兰娘这话,“你还买了什么?”

    “给狗子买了双胶鞋,他的鞋帮子都断了。”,柯兰娘从里面掏出一双黄的胶鞋递给赵招弟,这是她拿金币换的,她不舍得花现实中的钱,那还有大用。还好系统里偶尔出现可以换的鞋子,柯兰娘都快被那系统搞糊涂了。

    赵招弟接了过去,看了两眼,“断了就拿烧红的火叉棍粘上去,还买什么新的?”

    “那都黏了四五次了,再黏就穿不进去了,再说了狗子这些日子长身子,那鞋子再穿几天都不合穿了。”

    “你没有给我买双吗?我都没有穿过胶鞋呢!”

    柯兰娘低头看赵招弟叫上的鞋子,她真的不明白赵招弟都已经快五十岁了,在她那个年代都可能是做祖母的了,居然还穿红布鞋,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说她这是老不羞,“等工分换钱发下来了,妈你就去买双呗!”

    “我这个做妈的,难道还穿不起我女儿买的一双鞋子吗?还不如生只猪腿,好歹还有点肉啃。”,赵招弟啪的一声把狗子的胶鞋摔在八仙桌面上。

    这是把自己和一只猪腿比较了?柯兰娘看着桌面的猪腿也是无语了,“等工分的发下来,从我的里面拿钱给你买一双,嗯,红的!”

    “行,你赶紧收拾好,把肉给做了,不要被发现了。”,赵招弟瞄了一眼那个上面贴着邮寄地址的邮包,没有提出打开里面看看。对于那个前女婿她一点儿都不想提起来,他的东西她也不想碰到(钱也是他的,那你老怎么就天天想着拽到自己的手里?)。

    柯兰娘也没有打开,而是先把它放到炕尾。她翻了原主留下来的衣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件半旧不新的衬衫,想了想还是把给剪了。她想用这些来这夹子上面的布饰品……

    这个时候谭笑聪也刚刚回到下洼号子他和李卫国睡的大通铺,成大字型倒在炕上。歇了一会,他就爬了起来,把包裹打开。

    里面果然有他提出让家里给寄的几本书,其中就有他上辈子记忆中最出名的《数理化丛书》。据后来参加高考的人说,这本书里面资料很多,高考的很多内容里面都有涉及过,所以谭笑聪才会寄信让家里给带过来。

    看到有一封信,谭笑聪打开看,的确是熟悉的笔迹,自家那个妹妹写过来的。

    “大哥,收到你的信我非常的高兴,我也渴望你下乡的生活,那不仅仅是一种天高任鸟飞的情怀,而是一种解脱、一种自由。假如我也可以等你一样,那该多好啊!”

    “这个家还是以前的那样,外面显得非常的光鲜,里面的人都不大像人。我并不喜欢这个家,尤其是你离开之后,我更加觉得无趣了。”

    “你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找喜欢的事情做。那个女人也仅仅有个后妈的名头而已,她最近一直忙着搞运动,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如果不是每天晚餐必须一块儿吃,我都不见见到她。”

    “你让家里给找的书,是我托人买的。以后你想看什么书尽管来信,一想到大哥你待的地方连书都得家里寄,我又觉得你那里不是那么的美好了,请原谅我的反复无常……”

    “刘卫红最近又在忙着订亲的事了,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和你的事。我没有想到她会变成这样,我见到她都不再称呼她一声卫红姐了。”

    “大哥,那个女人并不值得你深爱,当初你们已经好到要订亲了,可是在你要下乡的时候,她就放弃了你们的感情,这是可耻的……”

    ……

    谭笑聪吐了一口气,他都忘记他还有个青梅竹马那回事了。上辈子的事情其实离他并不遥远,只是重新回来之后,很奇怪的是他没有一次想起刘卫红。

    现在再想想,刘卫红的样子都有点模糊了。上辈子他重新回城回到大院的时候,刘卫红已经嫁人了。

    其实他和刘卫红都是一个大院里面长大的,他们的爸爸是上下级的关系。那个时候刘卫红的爸爸比谭笑聪的爸爸高一级,但是他们是战友,又是同僚,倒是情谊很深。刘卫红的妈妈和谭笑聪的妈妈也是好友,所以很自然的谭笑聪和刘卫红是一块儿长大的。

    在谭笑聪的妈妈生病去了,后妈很快进门,妹妹的双腿被车碾过站不起来,谭笑聪变得叛逆捣乱的时候,陪着他渡过那段日子的是刘卫红。

    少年慕艾的时候,他们也曾一个眼神就彼此心动,一个笑容就能令对方高兴一整天。当家里人发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反对,还互相调侃说亲家。

    本来想等着谭笑聪和刘卫红大学毕业的时候就给他们两人订婚的,可是后来学校不上课了,谭笑聪选择了跟着大潮流下乡去。

    然而刘卫红并不同意,她去过农村,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农村的生活,最后用了家里的关系刘卫红留在了城里,并且很快的就在一个部门上班了。

    开始的时候两人还保持着联系,一年之后就断了音讯了。上辈子等谭笑聪回城的时候已经是1979年了……

    这辈子谭笑聪想早点回去,通过高考的方式光明正大的回去,拿回属于他的东西,照顾好妹妹。至于刘卫红,他已经不再去想了。

    他继续往下面看信。

    “大哥,有一件讽刺的消息告诉你,我们的那个爸爸又做爸爸了。对,就是那个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他一回到家就抱着他乐呵呵的,其实我看到就想眼睛都瞎了。”

    “如果大哥你能早点回来,我们兄妹另外找房子搬出去住就好了。对了,我近日在做些事情,如果顺利的话,不用担心回城之后的生活费用。”

    至于是什么事情,谭晓燕并没有在信里说,他这个妹妹谭笑聪是了解的,就算腿是残了,但是心并不残,是个有主意的。他从来不用担心她活得不好,只是希望不要活得太累。

    没有想到他那个爸爸居然又做了爸爸,看来身体很好。上辈子做出去当兵的决定,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骨子里就有一种军队的情结,另一方面是发现妈妈的死跟那个女人有关系。这辈子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活下去……

    看完妹妹的信,谭笑聪再拿起另外一封,他父亲的,抖了抖,里面滑出十块钱的一沓。谭笑聪数了数有十张,倒是可以花一段时间了。一张纸上只是干瘪瘪的写了几个字:好好工作,好好报答社会,照顾好自己。

    都说铁汉柔情,可惜他父亲是铁汉了,也有柔情了,只是都给了那个女人。

    谭笑聪从脖子上掏出一条红绳子,上面挂着一个坠子,里面是他们曾经一家四口的一张合照。只是他父亲的那个头像被他用蓝墨水涂掉了。

    刚刚把钱和信收好,李卫国就肩膀搭着一件汗衫走了进来,“哟,数理化?”,拿起桌面的书翻了翻。

    “这东西你还看来干嘛?我们又不考不读大学了,看多了心酸啊!”

    “先看着说不定以后恢复高考呢?这样磨刀不误砍柴工,有备无患。”,谭笑聪爱惜的拿过那本资料书,“真的等突然恢复了,你想考都不懂能怎么办?”

    李卫国看看外面,低声说,“难道你家里这次给了什么消息?上面有恢复高考的意思?”

    “我家里没有这消息,只是看看打发时间又不是什么事。”,谭笑聪知道会恢复,但是他不能说出来,现在虽然反击右。倾运动翻案风已经开展的,但是被批。斗的还是会有的。

    李卫国不相信,只觉得谭笑聪不愿意告诉自己罢了,“既然如此农闲的时候我也跟着看看,到时候你看完借我?”

    “行……”

    李卫国一直对魏红英有那么点意思,毕竟一下乡到下洼号子的女知青本来就少,而长得好看的更加是少了,魏红英可以说是一枝花。

    可是魏红英的眼里只能看到谭笑聪,李卫国试探了几次都没有进展,如果不是知道谭笑聪对魏红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李卫国早就恼了。

    现在又觉得谭笑聪这个人不大实在,李卫国就越发的看不起谭笑聪了。只不过谭笑聪没有其它明确的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李卫国也无可奈何。

    “那不叫红英他们一起看吗?如果真的有希望的话,我们大家一起回城多好啊!老实说,这个地方我真的待够了。”

    “我这有几本,可以轮流看。”,谭笑聪不介意借出去,他知道他这代人的命运,如果能好转点,他能帮到的他都是乐意的。

    “看什么呢?”,魏红英站在门口没有走进来,“小葱你家里来信了?我家的上个月才刚刚来,这个月的都还没见影。”

    “哎呀,是红英啊!赶紧进来坐坐,我给你倒杯水。”,李卫国看到魏红英站在门口,高兴的站了起来。

    “这不好?”,魏红英看着谭笑聪说。

    谭笑聪道,“没事,进来!刚才晓燕还在信里提到你呢,让我跟你问好!”

    魏红英惊讶的说,“真的?我已经很久没跟她联系了。”

    其实谭晓燕的信里的确是有提到魏红英,她说她尽管不大喜欢魏红英这个人,她还会钻研了,但是只要大哥喜欢的话,她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魏红英就算有千万个不好,在大哥下乡的时候她能够坚定的一块儿过去,那就是最好的了。(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