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8章我滴天哪
    秦笑瞟一眼冷场身上白花花的肥肉,立即就要吐出来。

    嗯?空间戒指?好像冷场说戒指里还有些好东西。不说老子差点忘了。秦笑一把扯下冷场戒指,顺势一脚将他踹倒:“他么的,居然想到那里去了!居然把老子这么美好形象想得那么龌蹉……你这个死胖子心里龌蹉,你才想得出来是不是?”

    冷场见秦笑没这个心思,这才放下心来。至于秦笑怎么踢,怎么打骂,他反倒乐于接受。心里喜滋滋的。嘿嘿……这个纨绔还没有那个癖好……嘿嘿,真好……老夫四十多年童子之身……嘿嘿……保住了……

    瞧你那贱样!

    秦笑差点被冷场快乐的模样击倒。这家伙真有啊q精神。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厉害!

    佩服!

    秦笑用冷场上衣裹住冷场的脑袋。自己也找个块烟布蒙住脸。这才轰开头顶铁盖,跃出洞口。

    天色已晚,烟暗逐渐笼罩了整个皇都。

    洞口外是个幽静的小巷子,一时间不见一个人影。秦笑扛着冷场,大摇大摆朝巷口走去。巷口外是条较为冷清的街道。

    秦笑等了片刻,看到一辆马车过来。他将车夫拉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到车夫手里。随即将冷场轰隆一声扔上去,架着马车呼啦啦一溜烟跑了。

    “快来人啊……有人抢……”

    车夫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瞟了一眼手中被塞的东西就要喊抢劫。话出去一半,他呆住了。

    银票!

    五百两银子的银票!

    青龙钱庄货真价实的银票!

    车夫的心扑通扑通跳动不止。他赶紧揣好银票,一只手死死按住银票的位置,另一只手则按着心脏,防止心脏不小心蹦出来。

    五百两银子啊!

    普通四口之家,一年所有生活开支也只在十五两银子左右。五百两够车夫全家白吃白喝三十多年!

    车夫嗬嗬笑一阵,嘿嘿笑几声,又呵呵般咧着嘴笑着……他算计着,大姑娘辍学一年了,一直闹着要上学,终于可以上了……小儿子脚上的鞋终于可以买一双新的了……娟娟跟了自己十几年,没买过一件好衣裳,没买过一件饰品,明天就去翡翠坊……

    赶车一年到头挣不了十几两银子,不如明天去前街看看店铺,听说人流量挺大的,租金还不贵……

    想到自己那辆破旧的马车,车夫百感交集。恩人啊!可惜,这个恩人的面都没看清……只是人影一晃,就没了……

    秦笑直接将马车赶向秦府。到门口时,天已擦烟。秦笑从后门架着马车直入后院。晴儿迎过来,接过马车,一脸问号。

    秦笑嘱咐晴儿将马车处理掉,马儿留下。他则扛着冷场进了书房。

    秦笑随手将冷场扔在一边。冷场想表示抗议,可看到秦笑阴笑的那张脸,顿时选择了沉默。这个纨绔既然是纨绔,恐怕也不是徒有虚名。既然已是瓮中之鳖,还是保留点尊严为好。

    秦笑将下午购买的各色材料一一取出。黄纸、白绢、符笔、朱砂、控魂圈等不一而足。

    秦笑推一张桌子到书房中央。将一块盘子内加点水,添置几点朱砂。用符笔在盘子里轻轻搅动片刻,待朱砂与水完全融合,这才放下符笔。另在桌上铺一巴掌大小的黄纸,将控魂圈卡在黄纸四周。

    秦笑提笔蘸了点朱砂水,在白卷上龙飞凤舞,写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个篆书。九个字按顺时针方向排列,围成一圈。秦笑朝黄纸轻轻吹口气,九个大字立即干燥。他再提笔在九个大字围成的圆圈内写下两个小字“诛邪”。写罢,秦笑手蘸朱砂水,催动魂力到手指,心中默念口诀。

    砰!

    一小团火焰在手指上蓬勃燃烧。秦笑按动火焰轻点“诛邪”二字。

    轰!

    团团火焰在黄纸上激烈燃烧,火焰凶猛。不过,黄纸却丝毫不少影响。火焰也始终控制在控魂圈内,丝毫没有外溢。片刻之后,火焰逐渐熄灭。黄纸上的十一个字浸入了黄纸之中,似乎是长在黄纸之上。秦笑将黄纸反过来,提笔在黄纸上画了一个小鬼模样的怪物,张牙舞爪,渗出丝丝地狱般的寒气。

    秦笑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上去。

    嗤嗤嗤!

    呼噜呼噜呼噜!

    小鬼遇到鲜血,立即活跃起来,宛如活物一般,尽情撕咬吞噬着秦笑的那滴血液。

    冷场看得心惊肉跳。这……我滴天啊……这是上天来惩罚我滴吧?秦笑竟然还是一位炼符师?

    怎么可能?

    难道我的眼睛欺骗了我?

    一般而言,魂修者都有常识。既然选择了魂修某一项作为毕生追求,那么,这一生决不可轻易涉足另一项目。在炼阵,炼符、炼丹、炼器四大项目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也必须只是一个。否则,精力有限,难以研究深入。

    项项平庸不如一项精通。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两项同时研究,极易招来天道反噬。弄不好,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轻者也会全身瘫痪,智商下降。

    所有魂修者都恪守这一信条,将之作为毕生行事准则。甚至,有些魂修者都将炼字纳为第五大项。实际上,炼字与其它四项并不冲突。然而,一心追求某项巅峰的痴心者,只愿心无旁骛,还是忍痛放弃同时成为炼字师的可能。

    当然,世间之事总有特例。这个道理冷场明白。可是,再怎么特例也不会出现在秦笑身上。他才多大年岁?满打满算不过十七八岁。下午在神器坊,居然不知不觉间铺设出阵法,困住自己三级三阶的魂修者!

    那至少得三级阵法。

    三级阵法,在青龙帝国,唯有炼阵公会的正副会长才有可能铺设出。即便铺设出,少说也需要几天时间。冷场认识炼阵公会的会长诸葛长生,对炼阵常识也略懂一二。

    而现在……这家伙居然还在炼符?看姿势、身法、手法……居然熟练至极……

    这是镇西侯的废物儿子秦笑么?

    我滴神啊!老夫与他作对……想一想,冷场就浑身冷汗直冒。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唉……自己怎么就没能调查调查呢?现在,悔之晚矣!

    不知道小子会怎么处置自己?

    冷场战战兢兢,惶恐不安,汗出如浆。

    秦笑拿着这张炼好的符向冷场走过来。他蹲下身子,拍拍冷场的胖嘟嘟肥脸,笑眯眯道:“冷大师,这是一道血魂符,专门控制人的心魂。不知冷大师是否愿意一试?”

    啊——

    血魂符?

    冷场瞬间头晕目眩,大脑一阵缺氧,眼看着就要晕厥。

    修炼之人很少愿意与炼符师打交道。炼符师给人的印象往往都是阴冷,奸诈,卑劣,无耻至极……这怨不得人们误解。炼符师攻击的手段总是趁人不备,偷袭为主;炼符师的符文则更让人心寒,恐慌。

    常规的水符、火符、风雨符、天雷符、刀符、剑符等尚不足为惧,那些控人心魂的血魂符、召唤阴尸的招魂符则无人不惧。

    血魂符一旦施出。中符者的灵魂便从此被控符者控制住。控符者随时可以终止中符者的性命。中符者从此得听命于对方,不得有丝毫反抗甚或不满。任何情绪,控符者都能感知到。

    血魂符炼制难度极大,往往非三级魂修者不可炼制。炼制成功的几率也极小,正常情况不足百分之五。弄不好,还招来天道反噬,后果不堪设想。一般到了三级的魂修者,往往身份高贵,事业有成,都不愿冒此风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炼制血魂符。所以,血魂符很少出现在修炼界。

    可……冷场真的又想哭的冲动!怎么偏偏就被自己遇上了?还居然是在自己像一条死鱼的情况下!换做任何别的情况,冷场就是打破头也要抢到这道符文。如今,符文就在自己眼面前不到一寸的距离……冷场喘气如牛,眼球突出,怔怔地看着秦笑这个怪物,一句话都不敢说。

    秦笑笑容可掬,小声道:“大家都很忙,不能浪费时间。浪费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你今日分明是要杀我。所以呢,我若杀了你,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谁让公子我天生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忍杀戮。呵呵……你真幸运!”

    “你是愿意死了,从此了无牵挂,还是愿意试试这道符,从此平步青云飞黄腾达,荣华富贵招手即来?”

    “你也看到了,公子我之所以让你亲眼目睹炼符过程,无非是让你知道,跟着本公子,前途不可限量。我要让你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追随我。否则,本公子何必与你商量?当然,有朝一日,公子我自会解除这层约束。本公子还是愿意以德服人,以良好的人品感化人。”

    冷场是个聪明人。立即明白了秦笑话语里的种种意思。身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当然,秦笑的能力也着实让冷场震惊不已。

    冷场冷静道:“我愿意一试。”

    秦笑将血魂符按上冷场的丹田处。催动魂力,猛地一推。

    嗤!

    一阵青烟冒出,整张黄纸进入冷场丹田处,化为一滴血液,融进了冷场的丹田。

    冷场黯然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