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42章鬼神让步
    秦苍雨等人忙乱了好一阵,这才脸色惨白地走了过来。秦风不再惨嚎,看样子被秦苍雨点了几处穴位,疼痛稍缓。

    “我说,咱门说好是切磋对不对?切磋就不能动杀招对不对?”秦笑歪着脸瞟着秦苍雨,“这个蛮牛杀气盈天,若不是公子我机灵,说不定早成了刀下亡魂!你说,该如何处置?”

    “你……你……”秦苍雨食指点着秦笑,气得说不出话来。喘息半天,惊怒交加,道:“你把秦风伤成这样,你……你还叫屈?”

    秦苍雨心中几乎有一万匹吞了大便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都把人打成这样了,你还要讨说法?秦风出杀招不假,可根本就没伤着你好不好?何止没伤着,连你的面都没见着,直接就被你一顿猛踹,几息时间,几乎踹了三十多脚……那块砖头似乎刚刚冒出来的,怎么就那么巧……搞不好,不,一定,就是你小子捣的鬼!你还要说法?

    秦笑将茶杯递给晴儿,接过晴儿手中大棍子,朝秦苍雨龇牙一笑:“算了算了,本公子念你们是客场,就不计较了。下面还有谁要切磋的。尽管过来。公子我很忙,今日也是耍耍猴让老爷子高兴高兴。否则,可不是什么猫猫狗狗的,都有机会与本公子切磋。……来吧来吧!快点!”

    秦苍雨气得双眼上翻,差点背过气去。他哆哆嗦嗦点着秦笑:“你……你还有没有一点家族观念?你眼里还有尊长么?知道本家意味着什么吗?你……你竟然如此疯言疯语……你,你是姓秦么?”

    本家?

    秦笑还真没什么概念。若不是重生在此,秦笑从来没有任何家族观念。上一世的秦笑,自幼行走乞丐队伍之中,无父无母,伶仃孤苦,从来不曾有过片刻家庭的温馨,家族的眷顾。家庭与家族,对于秦笑而言,无异于桌子板凳,僵硬,冰冷,不过就算一个词语而已。

    如今既然重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家族这一概念。可是,对于如今的秦府而言,这个所谓的本家的存在,有何意义呢?这些年来,本家给过秦府什么?不过送来一个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秦中宇而已。相反,秦府则每年都会向本家上供一些奇珍异宝。

    这就是本家?

    今日,这一帮子兴师动众来到秦府,目的何在?不外乎借秦中宇之事捞点好处,显示一下本家的权威而已!

    嘿嘿……跟我谈家族?

    秦笑将秦府执法棍在手里转了几个圈,冷冷一笑。根本没有听见秦苍雨说什么。

    老爷子半眯着眼睛,看模样有些累了,正闭目养神。唯有小甜甜知道,这时候的老爷子其实是在控制心中的愤怒。对于本家,老爷子到底还存着些不求眷顾唯有付出的观念。可想到这些年本家对秦府的欺凌、压榨与倨傲无礼,老爷子也是愤懑难平。

    “好好好!”秦苍雨朝秦笑不停地点头,“你就这个态度是吧?好,老夫今日就要当着你爷爷的面教训你!否则,老夫回去也无法向各位长老交代……我们秦家本家的脸都给老夫丢光了!”

    啪!

    秦笑打了一个响指,不屑的撇撇嘴。敢教训老子?呵呵,千万不要手软!今日就让你们尝尝我秦府大阵的厉害!看你们还敢不敢嚣张?

    秦苍雨颤抖着,就要朝秦笑走来。秦汉适时拦在他面前,道:“七叔,还是我来吧。”

    秦苍雨点头。自己毕竟是长辈,总不能让人说闲话。秦汉虽说年龄大些,境界高点,可好歹与秦笑辈分一致。秦汉出手,十拿九稳。

    “不能真杀了!教训教训即可!”

    秦苍雨不忘提醒秦汉。只要震慑了秦笑,挽回本家尊严即可。秦汉一介莽夫,往往出手没轻没重,万一弄死秦笑,可不好交代。秦霸天要是发疯,自己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这里毕竟是秦府。

    秦汉一弹手上一只空间戒指,一柄大斧子眨眼间出现在手里。他狞笑着一步步逼近秦笑。

    老爷子半眯着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珠子瞪得溜圆,站起来朝秦笑喊道:“笑笑!”

    秦笑偏头朝老爷子眨眨眼,大声道:“爷爷放心,我不打死他。教训一顿即可!”

    老爷子将信将疑,转头问小甜甜道:“笑笑这是什么意思?”

    小甜甜沉吟半晌,道:“就是不打死那个家伙的意思。”

    晴儿正竖起耳朵听小甜甜的分析,想着听些安慰。却不料小甜甜说出如此惊人之语。顿时双腿一软,险些栽倒。

    老爷子不放心,追问道:“那家伙至少化武境五重。”

    “是的。笑笑就是说不打死这个化武境五重的。”

    老爷子缓缓坐下,赞道:“不错,果然是这个意思。”

    晴儿咕咚一声坐倒在地。

    秦汉眯起双眼,双手紧握斧柄,一步,一步,再一步,走至秦笑面前。

    “我……”

    秦笑刚要说点什么,秦汉摇头阻止了秦笑说下去,轻轻道:“现在道歉也晚了!我秦汉已经很生气。我秦家本家有句谚语,叫‘秦汉一怒,鬼神让步’!今日鬼神来,也救不了你!七叔有令,我只弄残你。不会致命,也不会伤你重要部位,让你从此做不成男人。感谢我吧!”

    秦笑顿时无语。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恋?居然超过本公子!装逼的逼格也蛮高的……是个人才!本公子是要弄残他呢,还是弄残他呢?还是弄残他呢?

    秦汉呐喊一声,双手举起几百斤大斧,呼呼作响,拦腰朝秦笑砍来。

    “啊——”

    秦笑尖叫一声。叫声凄厉,恐惧至极!简直鬼哭狼嚎,吓煞阎罗。他身子一动,已在一丈开外。

    “小子,还想逃?”

    秦汉大步迈出,呼呼又是拦腰一斧。

    秦笑再次高声尖叫。

    晴儿在秦笑第一声尖叫之时,一咕噜爬起来,惶恐地看着秦笑。待看清秦笑脸上贱贱的笑意,她放下心来。

    少爷促狭,不知道又在玩什么花样。

    老爷子与小甜甜交换了一下眼色,相互点点头,继续观察场上动静。

    秦苍雨等人密切关注着秦汉。看到秦笑被逼得四处乱窜,逐渐放下心来。秦笑诡计多端,手段神出鬼没,毕竟修为有限,在秦汉面前,终于无计可施了……唯有一逃!

    秦笑叫着,跳着,躲过了秦汉的几次攻击。秦汉愤恨不已,这家伙居然比猴子还狡猾,竟然滑溜如斯。

    他当即使出成名武技,开山大斧舞得密不透风无隙可击,将秦笑罩在天罗地网之中。

    秦笑嘿嘿一乐。

    差不多了,该轮不到老子出招了。

    他轻握手中一颗紫晶石,整个秦府大阵即时启动。一股强悍的力量瞬间朝秦汉罩下。

    秦汉握斧的手臂陡然一阵酸胀,随即感觉到双臂上的力量在快速流逝。几百斤的斧子平时在手中轻如鸿毛,此刻却隐隐有握不住的趋势。

    秦汉心知不好,立即后撤。这时才发现,双腿也灵活不再。换做日常,这样全力后撤,一息之间,少说也有三丈之距,如今却仅仅退出三小步。

    秦汉能感受到丹田内的元力逐渐凝滞,从源头处流出的元力速度立即迟缓下来。各处经脉也被一股力量克制住。这股力量竟然压迫住经脉里流通的元力,逐渐延缓了元力的速度,并减少了经脉里流通的元力分量。

    秦笑试着握斧劈砍,手上传来的感觉告诉他,如今的元力至多维持在凝武境九重境。这是怎么回事?

    秦汉四周瞟着。场上最强的两大高手秦苍雨与秦霸天均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与秦笑,心无旁骛,聚精会神。专注的眼神告诉他,自己身上发生的诡异之事他们毫不知情。

    若是有人装神弄鬼,这敌我双方的两大高手至少有一人会面露异色。七叔都看不出来,说明没有问题。那么,这……修为受到压制,境界下跌,这到底是怎么了?

    秦汉心中翻江倒海,思虑万千。

    秦笑趁此时机,冲到秦汉身边,当头一棍砸下。口中喝到:“看棍!”

    秦汉慌忙举斧上迎。

    秦笑棍子将落未落,接触到斧子的刹那,居然诡异地一转,横向一扫。

    咔嚓!

    砰!

    秦笑一棍扫中秦汉的胸口,将秦汉击飞。

    秦汉清晰地听到自己骨骼碎裂之声。还未等他明白发生什么,后背撞到院墙之上。一声巨响之后,秦汉脖子一歪,晕倒在墙角。

    “真弱!这就是本家的天才弟子?”秦笑收起棍子,逐一点着另四位小辈,“还想切磋么?还有人要教训我么?”

    四个小辈忙转移目光,再不敢看秦笑一眼。

    笑话!

    秦汉都被打晕了,谁还能与之一战?我们四个一起上也难逃羞辱。还好,这里是七叔做主,我们装呆即可。

    四个小辈心中腹诽连连。秦苍雨顾不上维护小辈面子,也顾不上秦笑的嘲讽与挖苦,赶紧拍醒秦汉。

    “哇!”

    秦汉喷出一口乌血,喘息着大吼道:“我不服!我不服!有古怪!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