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48章公主晚宴
    “别别别……”秦笑忙阻止他,一把抓住甄千秋万代的手,“我说甄……算了,你以后还是叫千秋或者万代吧,名字太复杂了。我说甄千秋,我们皇都三废没你想得那么好,我秦笑也只是个纨绔。你别走火入魔。好好学学那些成绩好,积极向上,谋求功名或者要建功立业的有志青年。”

    “不不不!”甄千秋泪眼汪汪,顺势揪着秦笑的衣袖,“我就要像你这样,我要成为第二个秦笑,我……你看,我在街头纵马驰骋,飞扬跋扈,像不像?可惜,我招的那些侍卫……太丢人了……”

    秦笑按住甄千秋的小手,告诫道:“回去好好读书,天天向上。听爸爸妈妈话,少在外面惹事。皇都三废并不都是在街头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你还是没能理解三废……得回去补补课。另外,你的剑术不错,可惜修为太弱。要想将来报恩,还得抓紧提升修为。”

    “是!”甄千秋横着衣袖,擦擦鼻涕眼泪,咧嘴笑了,“我听您的。我这就回去学习,一定要研究好您的精髓。我还要提高修为。”

    甄千秋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与秦笑挥手告别。

    秦笑看甄千秋走远,这才考虑如何处理这一帮家伙。他重新将纱巾蒙上,扛着矮胖子来到一处偏僻小巷。四周看看无人,秦笑拍醒矮胖子。

    矮胖子不明所以,一直闹不清自己怎么突然就晕倒在地。见到蒙面人,心知不妙,立即就要奔跑,孰料四肢软如棉花,体内元力丝毫调动不出来。

    “好汉饶命!饶命!”矮胖子嘟囔着一脸肥肉,恐慌地看着秦笑,“在下只是小角色,从来不干坏事,英雄放过我……”

    秦笑伸手阻止他说下去,冷冰冰道:“我不杀你,只问你几句话,说完了就走人。如若有半句谎言,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想一想家里的妻子儿女还在等你回去吃晚餐。”

    “是是是!我一定照实说。一定一定!”矮胖子磕头如捣蒜,满脸诚恳之色。

    “你是谁?冰爷是谁?天然居与你们什么关系?”秦笑盯着矮胖子。

    “我叫朱三。是天龙帮沉香堂副堂主。冰爷是我们副帮主。真名叫骆寒冰。天然居是我们天龙帮的生意,主要由冰爷负责。”朱三看着秦笑,“我,我一句假话都没有,英雄可以打听,但凡一句不实,任凭英雄处置。”

    “天龙帮总部在哪?冰爷在哪?”

    “总部在城郊冯家镇。冰爷常住帮会总部。不过冰爷最喜欢听郴州小曲。所以,汀香小榭冰爷倒是经常光顾。”

    汀香小榭?

    秦笑不喜欢听小曲,对听曲的地方不甚在行。不过,汀香小榭这个名字,秦笑不但有所耳闻,更是如雷贯耳。其实,整个皇都,对汀香小榭不熟悉的人几乎没有,尤其是贵族豪门公子。无论是谁,哪怕是拉车的车夫,门口扫地的清洁工,都能随口说出一堆关于汀香小榭的典故与趣闻。

    那地方的曲子唱得自然在皇都首屈一指,特别是在皇都最为流行的郴州小曲,尤为出名。那地方唱曲的姑娘,非但唱腔一流,长相也是无可挑剔。皇都贵公子,爱好独特,癖好多样,但在汀香小榭,从来不会找不到喜好的类型。

    但,汀香小榭最为名声大振的还不是曲子与唱曲的人,而是它的经营模式。进门,无论消费与否,只要进门,就得缴纳白银五十两。至于点菜,点曲,点人作陪,每一项价格都远远高于皇都任何一家同类行业。若要点头牌唱曲,每一晚都是拍卖方式进行。一般起价十两黄金。最后价高者得。有时候,拍卖最终价高达黄金万两。

    这里号称皇都消费最高的娱乐场所。但每晚来这里的豪门公子趋之若鹜。门口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很多公子一掷千金,只为赢得最终点曲权。

    一句话。这里拼的是金钱!

    所以,这里也是最受有钱人喜欢的地方!这些有钱人要的就是快感,压倒别人的那一刹那间的快感!

    “冰爷长什么样?有明显特征么?”秦笑低声喝到。

    “冰爷面白无须,中等身材。是个左撇子。”朱三想了想,补充道,“说话有点嗲,娘娘腔。喜欢独来独往,经常穿灰色长衫。”

    秦笑问清楚一切,朝朱三道:“你身上的穴位半个时辰后会自解。今日之事最好忘掉。冰爷之事,休要透露。否则,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白明白!”朱三连连点头。能够死里逃生,他比小猫还温顺。

    秦笑飘身而去,刹那间消失在朱三面前。

    朱三惊魂初定,心中默念阿弥陀佛。单从这飘走的速度看,这个蒙面人少说也得是地武境修为。我滴天啊!朱三吓得魂不守舍。今日真是福大命大,从鬼门关走过一朝。这个蒙面人一挥手就能灭掉自己,居然放过自己。难道是媳妇在家烧了高香?

    朱三决定,从今往后,每日早上都得烧香一炷。

    秦笑拽下蒙面纱巾,回到秦府,天色已黄昏。晴儿正焦急地在门口东张西望。

    “少爷,你可回来了。”晴儿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不停地拍着胸口,“老爷子在府里骂娘足有一个时辰了。他说要是你再不回来,他就要去报官了。你要是错过今晚的宴会,老爷子发誓要将你禁足一个月。”

    “这么厉害?”秦笑伸伸舌头,对晴儿道,“你去准备准备,给少爷找一件像样的衣裳,找一匹快马。在门口等我。”

    秦笑急匆匆朝大厅走去。远远就听到老爷子在发飙:“你们说,这个小兔崽子去哪儿了?嗯?怎么侍卫一个个都不见了?他么的,秦府瘫痪了不曾?这个小兔崽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小甜甜,小甜甜……妈蛋……小甜甜怎么也不见了?误了公主的宴会,老子一个个剥了你们的皮!三天不教训,一个个都翻了天……当老子是摆设么?”

    “皇帝怪罪下来,老子送你们去充军!他么的……”

    咔嚓!

    想必是老爷子踹断一只凳子腿。

    秦笑靠在门口,似笑非笑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感觉门口有人,抬头一看,顿时大怒:“看你个怂样,还不赶紧给老子去找少爷?快去,找不到老子打断你的腿……嗯?笑笑?”

    “你个兔崽子还敢回来?还知道回来?”

    老爷子正骂着,仔细一瞅,门口这个家伙居然正是秦笑,当即一个箭步冲过来,挥手就是一巴掌。

    秦笑身子一缩,泥鳅一般滑到老爷子胳肢窝处,伸手在老爷子胳肢窝处挠了一下。

    另一只手掐了一把老爷子的腰。

    噗嗤!

    老爷子没忍住,一口笑出。转身看秦笑贱贱的样子,怒火腾地又起。

    秦笑伸手拦住老爷子,大声嚷嚷道:“我给公主买礼物去啦!”

    老爷子愣住了,怒火逐渐从眼神里消散。他有点怀疑地看着秦笑:“你给公主买礼物?”

    “不像不像!”老爷子连连摇头,“你什么时候考虑问题这么周到?买礼物?你?”

    秦笑轻轻一弹空间戒指。一只石膏像出现在手里。正是甄千秋送给秦笑的缩小版秦笑。

    “啥玩意儿?”老爷子接过来,仔细瞅瞅,“这也叫礼物?啧啧,太便宜了!拿不出手!有损我秦府形象。”

    秦笑也是一时无计,勉强拿出来凑数应付。本不指望老爷子表扬,可没料到老爷子头摇得像拨浪鼓。顿时觉得自尊被踩到脚底。

    我的石膏像!

    甄千秋视若珍宝好不好?

    你就这么摇头?当着我的面?

    秦笑讪讪地将石膏像塞回戒指。

    老爷子得意地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打开一看,一个镀金方盒子。打开盒子,一块碧绿透明的龙形翡翠出现在面前。

    “这块玉叫飞龙在天。当年老夫征战西域,灭杀一位部落首领时得到的战利品。价值难以估量。少说也得黄金三万两!”

    老爷子轻轻放在秦笑手里,按了按,脸上肌肉僵硬半晌,有些肉疼。三万两!三万两黄金啊!够秦府多少日子开支啊!

    他叮嘱道:“既不能失了身份,又得有些新意。这块翡翠正好。”

    噗嗤!

    秦笑一时没控制住,喷出几颗唾沫星子。

    三万两黄金!

    才三万两?

    区区三万两?

    这就有身份?还珍贵?

    “小兔崽子,你笑什么?嗯?还敢笑?”老爷子一把揪住秦笑衣领子,“不能有丝毫差错。弄丢了,根据家法,至少八十杀威棒!打得你小子皮开肉绽!”

    老爷子一巴掌扇在秦笑屁股上。

    秦笑怎敢说出三万两太区区?慌忙趁势溜之大吉。

    老爷子看秦笑溜得比兔子还快,轻捻一缕长须,爽朗一笑。心中甚是快慰。

    谁说我孙子是废物?但看这灵活劲,这精气神,这长相……啧啧,不知道皇帝陛下是否与老夫一样想?呵呵呵……不过么,紫月公主这小妮子也太……太那个文雅了……恐怕笑笑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