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91章 罗清廉废
    过寒冰的眼光飘过秦笑这边,嘴角翘起,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在她心里,早已将伏魔峰所有人视为仇敌。敢于将自己的亲姐姐送入死牢,伏魔峰,都得死!

    一想到姐姐在死牢,过寒霜的心里就像冰山一样寒冷。她不敢与宗门作对,可是,弄死几个人,好歹为姐姐出口恶气,这个能耐,过寒冰还是有的。

    燕赤阳,给我狠狠蹂躏他们!暴力吧!杀戮吧!

    过寒冰的脸色逐渐冰冷,宛若冰雕。

    储元瞟了一眼过寒冰。可过寒冰还是一如既往,从不给他半点脸色。他知道,过寒冰还是因为过寒霜的事情不肯原谅自己。他不怪过寒霜姐妹。他自己也不肯原谅自己。

    每每想到几十年前的那件事……他就心痛不已,后悔莫及。然而,时光不能倒流,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可是,他总得为过寒霜做点什么。看着台上燕赤阳的凶残,他知道,过寒冰并不反对自己将伏魔峰的人凑过来!

    既然过寒冰早有准备,那就让伏魔峰承受逼走过寒霜的代价吧!还有那个秦笑,必须死!

    必须!

    罗清廉一步步走上赛台。他是气势也一步步攀升。走到赛台中央,他的气息也攀升到了极点。面对燕赤阳,他不敢怠慢,灵武境九重的元力毫无遗漏地尽情绽放。

    唰!

    罗清廉亮出长剑。剑光一闪。他挟着长剑,朝燕赤阳冲去。面对暴走的燕赤阳,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赢。可多少总得坚持长久一点,也好让秦笑他们看出燕赤阳的出招特点,做点准备。

    “杀!”

    罗清廉的身影逐渐虚化,融入在一片剑光之中。剑光并没有扩散,只是集中一线,像一只箭矢,划破长空,刺向燕赤阳的心窝。

    燕赤阳高吼。身上青筋绽放,如同虬龙,盘根错节。他面对剑光,蹬蹬蹬冲过去。双拳挥出,迎向剑光。

    嗤嗤嗤!

    剑光在拳风面前片片碎裂,化为星光,散开,洒落在赛台。而拳风如同凶猛的豹子,突突前进,瞬间近了罗清廉的胸口。

    罗清廉大骇,急急后撤。

    “罗清廉,认输!”秦笑见势不妙,高声狂吼。

    罗清廉退到一般便再也动弹不得。一股强有力的拳风将他全身笼罩,封锁住他全部退路。听到秦笑的吼声,他慌忙吼道:“我认……”

    然而,“认输”两个字尚未出口,燕赤阳已经逼近。一拳击中他的胸口。咔咔咔!罗清廉胸口骨骼根根碎裂。涌到嘴边的话语被憋回。

    罗清廉惨叫着向后倒飞。燕赤阳嗖地飞窜而出,伸手拽住罗清廉的左臂,将他生生拉回。而后,左拳抡起,继续连番猛击!

    二人停在半空。罗清廉被击得不住倒退。燕赤阳则跟着飞出。斗大的拳头接连狠击。道道手臂的残影扰乱众人的视线。

    砰砰砰砰砰……

    罗清廉一句话都说不出。唯有大口的血液从嘴边涌出。噗噗噗噗……一拳下去,便是一大口鲜血……

    “住手!”

    雪漫天与秦笑齐声怒吼。雪漫天看向评判组吼道:“我们认输……”

    储元嘿嘿冷笑:“雪班主,认输应该由罗清廉说出。稍安勿躁。战斗尚未结束。”

    “罗清廉会死的!”秦笑怒吼,“评判组难道就忍心宗门弟子自相残杀么?”

    过寒冰尖声笑道:“区区弟子也敢废话?评判组,我建议,将这名目无尊长的弟子驱逐!”

    雪漫天唰地转身,伸手点着过寒冰道:“做人留一线!过寒冰,休要太欺人太甚!”

    过寒冰不屑道:“没能耐就别上台!上台就要面对死亡!怎么,伏魔峰就这点胆量?”

    燕赤阳追着罗清廉一路猛击。终于,二人临近赛台边缘。燕赤阳抛出罗清廉,而后飞身而上,一脚踹出。

    咔嚓!

    罗清廉像一只泄气的皮球被踹飞,飞到秦笑这边。雪漫天飞身而起,半空中,将罗清廉接下来。

    罗清廉全身鲜血,面如金纸。气息奄奄,性命危浅!秦笑伸手一探。罗清廉全身骨骼几乎全部碎裂。丹田破碎,经脉断开。即便是伤愈,也是废人一个了!

    雪漫天慌忙喂了罗清廉两颗丹药,安排刘尚飞他们将罗清廉抬下去。

    燕赤阳轰地一声,落在台上。他狂吼一声:“谁来?”

    秦笑盯着燕赤阳。心中血液沸腾起来。他明白,这是储元,还有过寒冰,有意刁难伏魔峰。这不过是第一场,后面也许更为血腥!

    也许,他们的目的不但要伏魔峰垫底,还要灭了伏魔峰!

    “既然如此,也就休怪我秦笑大开杀戒了!”

    秦笑的血液急翻滚,在经脉里窜动,怒吼着寻找突破口。两条龙脉里,元气躁动起来。犹如一只只玄兽,正要挣脱牢笼,奔向猎物。

    伏魔峰众人都红了眼。这才第一人上场,就被废了!山峰大比,果然不是想象中那样温情脉脉!

    储元喝道:“第二场,荡虎峰燕赤阳胜!第三场,斩狮峰乐普、荡虎峰燕赤阳与灭鹰峰魏晓蝶三人混战,先下台的淘汰。留下的二人晋级!”

    乐普重新走上赛台。灭鹰峰一位身材窈窕的白衣少女飘然而上。燕赤阳早已准备就绪,瞪着他们。

    乐普正要说话,白衣少女魏晓蝶道:“燕赤阳太厉害。不如我们二人战一场,败者下!”

    乐普点头:“我正有此意!”

    燕赤阳无奈地摊摊手,站在赛台边旁观。

    乐普亮出银钩。魏晓蝶双手轻舞,两根白色长练飘飘而出,蔓延在赛台上,足有两丈长。

    魏晓蝶轻轻飞起,犹如白鸽。手中两根长练缓缓抖动,逐渐展开。待她飞上半空,一声轻叱,手中长练猛然绷紧,飞得笔直,犹如两根白色长棍,一上一下,刺向乐普。

    乐普盘旋而上。他沿着长棍,扶摇而起,朝魏晓蝶贴近。使用一丈长银钩的他清楚,长兵器的弱点就是怕敌人近身。一者,擅长长兵器者,近身攻击与防守都薄弱。二者,长兵器瞬间会失去攻击力。

    他的银钩一丈多长,可魏晓蝶的长练足有两丈五尺。比他的银钩长了整整二倍!

    魏晓蝶自然明白乐普的心思。她岂能让乐普靠近。随着乐普的飞旋,魏晓蝶双手一抖,长棍松开,化为长练。长练弯曲,随风飘摇。而后,猛地卷起,一上一下,朝乐普卷出。

    乐普骇然。真要被包裹住,岂不成了人肉粽子,任人宰割!他哧溜一声,从长练中窜出,同时,手中银钩划过,切向长练。

    长练嗤嗤作响,沿着银钩的利刃滑过,居然没有断裂。一阵风过,长练狂乱摆动,就像飓风中的柳枝,咆哮着,张牙舞爪,从各个诡异的角度卷出。

    “小蝶的长练火候还是欠缺一点。可惜了!乐普试图切断长练。可他不知长练是天残丝所制。刹那间,乐普愣神。此时,予以致命一击,乐普必败!”

    灭鹰峰带队班主月玲珑叹息一声,面露阴郁之色。

    “班主莫慌。只要苏师妹夺冠,我们依然会名列前茅。况且,小蝶未必会败!”一位弟子说道。

    “不!小蝶必败!”一直沉默的苏小小说道,“小蝶长练目前只能在高空才能挥出威力。而保持身形在空中,太耗元力。乐普战斗经验丰富,早已摸透小蝶的弱点。他一味躲闪,不过是消耗小蝶的气力。不到半个时辰,小蝶自然会认输!”

    众弟子连连点头。她们也修炼了此种武技,自然感同身受。舞动两丈长的长练,本身就是体力活。

    当然,若能修炼到苏小小那种地步,借势而为,借力而行,根本不需消耗自身元力,那时候,非但长练的威力才完美地挥出来!自己也能够轻松自如,便是战斗再长时间,也浑然不惧!

    可是……世上还能有几人有苏小小那样的领悟力呢?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便将长练修习到圆满境界。同样是铁牌班弟子,同样是花了一样的时间,可她们,身为同门,仅仅才接触到长练的皮毛!

    果不其然,一刻钟之后,魏晓蝶再也支持不住,从半空坠落。长练只能收束。乐普趁势银钩斩出,将魏晓蝶逼下赛台。

    储元再次起身喝道:“第一赛台,燕赤阳与乐普胜出。第二赛台开始。第一战,斩狮峰笑九幽对战伏魔峰秋无际!”

    什么?

    伏魔峰众人呆住了!第一赛台,燕赤阳对战伏魔峰罗清廉。第二赛台笑九幽对战伏魔峰秋无际?

    两座赛台最厉害的选手同时对战伏魔峰?

    这不是明显舞弊么?储元这是要置伏魔峰于死地啊!

    秦笑等人看向雪漫天。雪漫天涨红了脸,无奈地皱着眉头。

    “历次比赛秩序都由评判组制定。各山峰无权干涉,除非弃权。”

    秦笑眼神锐利地扫了一眼储元。他知道,都是这个家伙的主意。

    雪漫天痛苦地闭上眼睛,摇头道:“这是储元在报复。他与过寒霜年轻时是一对恋人。后来不知为何分开。他一定以为是我们吧过寒霜逼入死牢。这一次,显然是有意针对我们!”

    秦笑眼里寒气更甚。储元从遥远的地方投来浅浅一瞥,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