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78 寻找爱人
    卿歌的心狂喜,看来东方离自己不会太远。

    就在此时,那已经消失几天的巨吼又再度响起。

    瞬间,整个丛林开始颤抖起来。

    卿歌也耳膜生疼,气血翻滚。

    她急忙给自己布下一个清灵术才好受了些。

    突然间,不断有妖兽从深处往外围冲去,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驱使它们逃离。

    求生的本能让她一把捞起吓傻了的小白,然后将它丢进灵兽袋里便施展出燕行术撤离。

    此地离她昨夜休息的山洞有几十里的距离,以她目前的速度回到石洞则是需要九刻钟左右。

    不停的有七阶八阶的妖兽从丛林处冲出来,不由得更让她心惊胆颤,因为以她的能力只能对付六阶以下的,七阶和八阶她不是对手。

    幸好那些七阶和八阶的妖兽根本顾不上理她,而是一味的往外围逃。

    “咚…咚…咚…”

    巨大的落脚声从后背传来。

    那脚步声每次落下时卿歌都能感受到地面的颤动,可想而知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那脚步声越发的接近了,路过她身边的妖兽逃跑得更加的疯狂。

    卿歌又给自己贴上几张疾走符将速度提到极限。

    就在她就要被那未知妖兽追上的时候,她终于回到了昨夜休息的山洞。

    返回到石洞用石头把洞口封起来,她才松了口气,然后把小白从灵兽袋里放出来。

    一放出来小白就拍了拍胸脯道“好可怕啊。”

    卿歌给了它一个白眼,道“小声点,被那个大妖兽发现我们就不好了。”

    小白吓得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四条尾巴垂下紧缩。

    很快那个巨大的脚步声已靠近,伴随着它的还有愤怒的吼叫。

    地面更加的颤抖了,石洞上方的的泥土碎石纷纷往下滑落。

    卿歌暗道糟糕,若是这样的话妖兽没将她杀死,却被石洞滑落的尘土碎石活埋了。

    现在她只有祈祷那个大怪兽离自己远些。以免殃及池鱼。

    小白更害怕了,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主人,我…我还是回去灵兽袋吧。”

    “之前是谁说没事不要将你放在灵兽袋的啊。”

    “可…现在就是有事啊。”小白怯怯的回答。

    卿歌看得它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得好气又好笑的将它丢进灵兽袋。

    石洞上方的的泥土碎石下落得更加的厉害了。她打算,若是真的坍塌便冲出去。

    “吼!”

    那个未知的妖兽又是一声怒吼。

    石洞开始激烈的颤抖,尘土碎落纷纷砸在她和身上,而封住洞口的巨石也四处翻滚跌落一边。

    “砰”

    石洞上方的一块巨石因为颤动而变松跌落,幸好没砸中卿歌。

    紧接着又有其它的石头落下。

    若不马上离开石洞就会被砸死。她一咬牙便向洞口冲出。

    “轰轰轰”

    她刚出到洞口,石洞便坍塌了。

    还没待她松口气,便惊恐的发现,离她不过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妖兽。

    那妖兽象一座房子般大,狮脸豹身,表情凶狠异常。

    十阶的豹狮兽!

    卿歌记得那店小说说起过。

    与此同时那豹狮兽也发现了她。

    卿歌施展出燕行术撒腿就跑,此时不行更待何时,难道给它做点心吗。

    那豹狮兽急忙的追了过来,那些来不急逃跑的妖兽则被它口中喷出的黑雾化成一堆斋粉。

    她拼了命的逃跑,幸好那个豹狮兽虽然很可怕。可是在速度上并没有比她快多少。

    这样一来和她一直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

    就这样奔跑了三个时辰,那豹狮兽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一直追在她身后。

    卿歌已经疲惫不堪,若不是她长期服用灵泉体质比一般人好的话,早就吃不消了。

    “你有病啊,我又没招你没惹你,你追我做什么。”卿歌回头狠狠的骂道。

    突然一声高亢的鸟鸣响起。

    乍一听,卿歌吓了一跳,她以为是郭云儿又带着火凤追来了。

    抬头一看,她的前方飞来一个金色的金乌。

    “十阶的金乌,不带这么玩我的吧。”卿歌哭丧着个脸说道。

    在洛伊城时那店小二曾和她说过东兰古荒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十阶以上的妖兽。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卿歌一咬牙便向右边冲去。

    突然间她的前面出现了一个象传送阵般的洞口。

    身后传来两妖兽激烈的打斗和撕鸣声,卿歌头也没回向那传送阵冲去。

    这个传送阵不知传向何方,但总比面对那二个强大的妖兽强。

    一入传送阵。便有一股压力从四万八方向她挤压,她急忙给施展出清灵术来抵御挤压带来的疼痛。

    算起来卿歌已经坐过几次传送阵,但是从没有象这次让人难受。

    那股压力越来越强大,似乎要把她绞碎成齑粉。

    “咔嚓”

    清灵术的光罩破裂消失。

    失去了光罩的保护,那股滔天的压力直接落在卿歌的身上。

    她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感受到了皮肤被撕扯。

    痛!深入骨髓。让她恨不得马上死去!!!

    ,最终她彻底的晕迷过去。

    一刻钟后,没有丝毫知觉的她跌落在一个阴暗的地方,身上的衣服已被血渗透。

    而她气海内的青莲如上次在沼泽地一样,两片嫩叶在轻轻的摇晃,便散发出无限的生机,滋养着她断裂的筋骨和撕开的皮肤。

    不知过了多久,卿歌终于醒了过来,眼前一片黑暗。

    此地极冷,她打了个寒颤,急忙给自己布清灵术才好了很多。

    她从储物袋里拿出长明烛点上,登时一片亮堂。

    原来自己是在一条暗河的边上,冷气便是从暗河涌出。

    这时她才有空打量自己的伤势,她明明记得自己受了伤,可是眼下却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就和上次在沼泽地一样怪异。

    难道是做梦不成?

    可是身上的衣服粘乎乎的,仔细一看全是未干的血迹。

    她急忙施了一个去尘术将自己清理干净,又不放心小白,于是将灵兽袋打开。

    小白完好如初的从灵兽袋里窜了出来,一出来便看了看四周,嘟嚷道“什么鬼地方?”

    卿歌做了个无奈状,道“我也不知道。”

    “这里该不会是小狼哥哥说过的通往血蛛洞的阴河吧。”白抓了抓头皮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