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红楼之步步为赢 > 章节目录 183.第一百八十三回
    183

    且说贾琏拿了图纸去寻了匠人给自己打造一辆自行车,苦等了二十日,终于到手。兴奋不行,立刻要骑上去一试。众人帮着扶着,贾琏终于瞪着车,骑了起来。

    起初贾琏兴奋的不行,结果骑了不过一箭之地,就觉得浑身上下颠得直颤。强忍着又蹬了一段,实在受不住,忙停了车。

    那匠人赶忙过来询问,贾琏皱着眉头道:“平日觉得骑马或坐马车颠簸些也就算了,怎么这车也颠的厉害?”

    那匠人笑笑道:“这车两个轱辘也都是木头打磨而得,这路面是青石路,自然就颠簸些。若是土路或许好些,但毕竟也是硬碰硬,颠簸也是正常。”

    贾琏点了点头,眉头紧锁,细细打量了一番道:“可有补救之法?毕竟这路是如何只有走过了才会知晓。我瞧着这路还算不错,但没想到已是如此一个情况,若是其他更是颠簸。”

    匠人沉思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不如这坐处用皮子做个垫子,里面用碎布与棉花絮的厚一些,或许等减少些。”

    贾琏点点头道:“如此不如一试。”匠人点头应下,接着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忙开口道:“原来这图中是有些铁制拉簧置于车座之下,可我就擅长木工,这铁艺不行,那个东西还需要寻了上好铁匠锻造才行,若是安上说不定也能少些颠簸。”

    贾琏一听忙道:“这等大事你为何不早点告知与我?”匠人面上一窘:“因少爷您要得实在太急,故而我便将一些细小的部分去掉了,但整体还是没有大变革。”

    贾琏听了此语很是无奈,叹口气道:“如此便是我之过了。你且慢慢与我说你都私改了哪些地方。”匠人自然不敢再遮掩便又在车上指了几处。贾琏此番倒是耐了性子,听得认真了许多。带那匠人说完,贾琏道:“此番你再与我做上一辆,但这些地方均须按照原本图样来做。另外座位地方的垫子,此番也一并加上去。”匠人听了忙应了,但脸上又露出愁色。

    贾琏见了问道:“还有何疑问?”匠人搓了搓手道:“少爷你上次留下的五两银钱用去了三两八钱,如今若是在这原车上改,估计还够,若是另做一辆,硬是不够,更何况还又加了许多东西,如拉簧那种我得去寻手艺好的铁匠才能的……”

    贾琏笑道:“你要钱时倒是积极。我且问问你这一堆木头如何就花了三两八钱?不是不信你,只是我这花钱的主也要做个明白的,你说可对?”

    匠人听了忙不迭点头道:“少爷自然说的是。您这车我可是选了上好的楠木做梁,这车架车轮也都是上好的榆木,你瞧这花纹这硬度故而才贵。”

    贾琏点点头从钱袋中又摸出一锭银子来,捏着银子在匠人眼前晃了一下道:“这仍是五两,加上之前余下的银钱,你给我换个法子做。这梁我也不用楠木,你只管选便宜又结实的木料来做。争取做出一辆造价不超过二两的车来。若是可得,这余下的钱便是赏你的。若是超了些则少赏点,但总价不能超过三两去。也切不可如上次那样擅改了东西。你记住这是其一。”

    匠人听了连连点头,贾琏摆了摆手又道:“其二,这车子太重,蹬起来太费劲,你想想法子,看是否能减轻重量。”

    匠人听了又是连声应下,贾琏又道:“其三,我想起马车颠簸尚会用布帛麻绳裹住车轮,虽有些效果,但仍是不便。不如你再想想有无别的方法。”

    匠人听了自然又是应了,贾琏将手中的那锭银子往空中一抛,匠人忙急急去接了,揣进怀中,陪着笑脸问贾琏道:“少爷还有何吩咐?”

    贾琏想了想又道:“暂时没了,不过另有一事,我想起那本簿子上还有个三轮的适合小孩骑的车,不如你先做了那个给我。可要仔细些。今日我命人将图纸给你送来。十日可做得?”

    匠人想了想道:“大抵有个印象,十日应是可以。”贾琏听了一喜,又摸出二两的一个银锞子丢与匠人道,这个算是那个小车的银钱。匠人自然是喜滋滋接了钱,恭恭敬敬送贾琏出了门。

    回府路上跟着贾琏的小厮兴儿在一旁道:“少爷今日骑那车倒是真威风。”贾琏笑道:“你也是个油嘴滑舌的,这车我自是知道自己方才骑是个什么样子,扭来扭去的,威风何来?”

    兴儿笑道:“兴儿看着就是觉得威风。两个轮子并排的车,小的瞧着都觉得不稳当,哪里还有胆量去试,到底也就是爷厉害。”

    贾琏坏笑道:“这胆量也是慢慢练大的,既然如此,留个机会给你,下次你来试骑便是。”兴儿一听立刻苦了脸,忙连声哀求,贾琏也不理他,笑着往府里赶。

    因今日骑上了车,贾琏自然要与贾母去说道说道,回了府便匆匆来寻贾母。史菲儿见其风尘仆仆的样子也是有些好奇,忙让丫鬟上了茶遣了众人听其细说。贾琏便将今日去骑车的事告与贾母。史菲儿倒是着实没想到贾琏对此事如此上心,竟然二十天的功夫就让人做出来了一辆,虽按其的话讲,这车有点颠簸,但能骑已经让史菲儿有点吃惊了。要知道自己送与贾琏那辆缩小版的车,可是前前后后折腾了半年呢。当然这其中也有因材料问题而中断好几次之故。

    听见贾琏抱怨说那车子颠簸,史菲儿也是苦笑。毕竟这里又不是现世,哪里能寻来橡胶做轮胎呢?要知道橡胶这东西可是很后很后才进入中国,虽然引进之后,在海南、云南、广西等地广泛种植,想来现在的话,那橡胶应该还在南美洲自由的生长没出过门呢。

    况且即便是现在有颗橡胶树在自己跟前,自己也未必能认出啊,更不要提如何割胶,而且割了的天然橡胶如何能制作成轮胎了。这中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或许这就是穿越者的遗憾,即便你知道有更好的东西,但因为自己知识所限,以及环境所限,却也无论如何也无法实现,无法将现世的好东西照搬过来。

    史菲儿不知道该如何跟贾琏讲明其中道理。况且即便是讲明了,贾琏又能从哪去寻橡胶呢?故而那簿子中有些材料,史菲儿也是根据自己知道的知识选取了这边可以作为替代的材料。

    “老太太,您可不知那车子骑起来倒是有趣,可是却有些难把方向。再者就是太颠簸了,青石路,我才行了一箭远,觉得我都快抖散了。没想到竟是比马车还颠。”贾琏依旧是难掩兴奋之情,事无巨细地将今日之事一一细说与贾母听。

    “路不好,自然是颠簸些。”史菲儿出言安慰,自己目前着实是想不到什么好法子了,否则一早便就画在簿子上了。“不如做个厚垫子,说不定能好些。”

    贾琏点点头,“今日做活的匠人也如此说。我已让他再做一辆,看看能否有所改进。”

    “为何要另做一辆?即是已经做好,那在原来的上面修改一下岂不是方便?”史菲儿听这话倒是有点奇怪。

    “如此一来有了个对比,好与不好两个一试便知。二来这辆造价太高,若是都是这等价格,我卖与谁去?”贾琏慢慢说道。

    史菲儿听了一愣:“莫不是你已经有了盘算,这物件你打算卖给谁去?”史菲儿心里自然知道贾琏日后定是要想办法将自行车推广出去的,可原本按自己的猜想,这东西贾琏说不定应是作为个稀罕物件在纨绔子弟中推荐一番便罢了。自然若是在这个圈子里,材料是越华丽越贵越好。可是听贾琏的意思是,按照如今这样的制作成本太高不好售卖,难道他是另有打算?

    “不瞒老太太,我确实是有打算。”贾琏喝了口茶慢悠悠道:“此物我也仔细想过若是王孙公子中去做,应是走少而精贵而华丽的路线,众人图个新鲜也不缺百八十两银子,自然是可以的。可是此物件和芳漱不同,一来芳漱是个可以日日使用消耗的,二来芳漱改个样子也能引得众人来买。偏偏这两点这车都不具备。所以若是只买与王孙公子那这生意是越做越小了。”

    史菲儿不得不承认贾琏这番话说的不错。“那你想卖与谁去?”

    “自然是驿站!”贾琏道:“我国之大驿站众多,虽说如今这马匹还是主力,此物没有马匹行得快是真,但此物却较马匹有一点好,那便是不费草料,少些打理。若是颠簸一事能解决了,那用这车走近一些的路途倒是比马匹要方便许多。”

    贾琏这话让史菲儿又惊又喜,自己竟是没想到此用途,自然对贾琏更是赞许。心里恨不得能变出个橡胶轮胎出来解决这燃眉之急。

    “不过这事也是我现在如此想想。”贾琏顿顿又道:“想到马车至今也是千余年了,依然是颠簸,怕是此事难解。”贾琏又叹了口气。

    史菲儿微微平复了下,想了想道:“这木头乃是硬物,与地相碰自然是颠簸。若是那轮子有些弹性说不定便能好上许多。”史菲儿正欲继续,便听有丫鬟来报说是大老爷来了。史菲儿便住了话头,让人请贾赦进屋。

    贾赦进了屋先跟贾母行礼后,瞪了眼一旁立着的贾琏道:“这几日也不见你好好读书,又不知到哪里疯去了。”

    贾琏被贾赦训斥,立刻求救似的看向贾母。史菲儿道:“莫要怪他,这几日我甚是烦闷,众人又都忙,难得琏儿有心过来陪我聊聊。”史菲儿顿了顿又道:“想必你今日有空,那你便顶了琏儿的差事罢了。”

    贾赦听了这才作罢道:“老太太是否因瑚儿的事烦忧,今日刚得了信,瑚儿他们已快返至京中,不出三日便可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