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未央宫
    未央宫这个名字的来源在圈子里有两个说法。

    其一就是说来源于地球的未央城。

    其二则是认为来自于萧三少的名字萧未央。

    未央宫刚刚建好的那大半年时间经常有人问起,但萧未央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他仅仅是笑一笑。

    未央宫在伊甸园数千万计的联邦公民中并不出名,它就像萧三少一样低调。

    但它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却非常出名,它是一家顶级会所,只对仅有的百名会员开放。

    它的位置虽然在伊甸园最繁华的皇后大道,但它却在皇后大道东的落霞山后山上。

    后山绵延起伏,有苍松翠柏,最多的却是竹子,四季常青的竹子。

    这里非常幽静,因为极少有人会上来。

    萧未央坐在未央宫外的观云台上,眺望着远方云蒸霞蔚的美丽景象。这种景象在伊甸园的冬天并不容易看见,伊甸园的冬天更多的是阴沉沉的天,和漫天飞舞的雪,那是另外一种美。

    就像他此刻正在煮的高山绿茶一样,茶的味道和咖啡截然不同,但他都喜欢。

    他喜欢各种景色,喜欢各种不一样的生活,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约束,比如父亲曾经叫他去管理一个极有名气的家族集团。

    人生一辈子,短短几十年,我想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活着。

    他是萧未央,今年已经二十八,依然单身,非常洒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煮酒品茗手到擒来,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是最有人缘的一个人,但在萧阀那个大家族里,他却是最没有理想的一个人。

    清晨的山风不大,却很冷,观云台里燃着一个火炉,很老式的那种炭火炉子。水壶就放在炉子上,水壶里的水已经烧开,冒着腾腾烟雾。

    他取了水壶悬壶高冲于茶壶中,将茶壶温热,然后倒去,从一个精美的茶叶罐子中用一个木头勺子取了一勺子茶叶倒入茶壶,又一次冲入滚烫的开水,卷成颗粒的茶叶在茶壶中翻滚,他将这洗茶的水倒掉,重新加上水,盖上了盖子。

    他很专注的看着茶壶,少顷,他揭开了盖子,一股浓郁的茶香随着水雾飘起,然后散开,弥漫在观云台上,又随风飘去了远方。

    他拧着壶盖闭上眼睛深深的嗅了一口,就像被雨水冲洗过后的那种绿意味道扑鼻而来,那是三月的花,四月的草,五月的林,六月的山谷清泉。

    他很满意,茶是红叶山庄的高山绿茶,水是落霞山石缝间的滴水,杯盏是传说来自古代定窑的白玉瓷。

    上品的器物,再加上他那一双娴熟的手,于是,这便是一壶极品的茶。

    茶汤金黄,茶香馥郁,茶叶刚刚舒展开一点点。

    范长安卷起竹制的窗帘,使劲的嗅了嗅,哈哈大笑两声,推开门飞奔而来。

    “老子在你这破地方一呆就是三天,今天终于等到了你煮茶,快快快,来一杯。”

    萧未央淡淡一笑,为范长安斟上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说道:“我这破地方可是人间仙境,如果不是看在你妹妹的份上……我早就赶你走了。”

    范长安没有理他,端起茶杯来一闻,浅饮,细品,双眼徐徐闭上,张嘴深吸一口凉气,满嘴生香。

    他再一口饮尽了杯中的茶,茶水在口腔里打了个转,顺喉而下,顿时精神。

    “我都不知道我那眼高于顶的妹妹怎么就会看上你?如果叫我说,我还是坚持楚狂那混蛋比你强十倍。”

    范长安将杯子放下,又说道:“七大门阀咱们这一辈走得来的也就是我们这几个,楚狂虽然当兵当的脑子有点问题,可那小子胆子大啊,敢想敢干敢拼,哪像你,年纪轻轻就守着这破地方,你以为你是陶渊明啊?”

    萧未央裂开嘴笑了起来,两道细长的眉扬了扬,“楚狂那厮就不说了,谁叫他有一个战神爷爷,他注定要走那条路的。我们不一样啊,生意生意,这同样是一门生意,够我吃喝就行了,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家伙经常来蹭吃蹭喝,我的收益还会更好。”

    范长安自动忽略了萧未央后面这一句,他忽然问道:“你那个表妹,就是楚楚,我最近怎么没有听说她的消息了?当年不是说赵阀的独苗赵星羽喜欢她吗?”

    萧未央斟满两杯茶,将水壶放在火炉上,想了想说道:“他们还小,虽然是门阀之间的联姻,但我听说楚楚当初拒绝了,理由是……她觉得这件事情她自己会做主。”

    范长安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他并不觉得这种事情楚楚能够自己做主,因为这涉及到门阀之间的利益。

    联姻无疑是维持门阀之间利益共同的一个最好的手段,就像他的妹妹范红羽一样,只不过红羽很幸运,她喜欢萧未央,哪怕萧未央这家伙丝毫没有参与家族内部的念头,但他毕竟是萧家的嫡系,这就够了。

    “楚狂说他在元旦之前会回来一趟,怎么安排?”范长安问道。

    “除了喝酒还干啥?叫上李奚,好久没看见他了。”

    “就我们四个?那岂不是又被楚狂给灭了?”

    “其它人没意思,喝酒这事喝的就是一个意思,灭了就灭了,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那好,我把我爹珍藏的一品天下偷来,不过只剩下两瓶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酒叫楚狂带,他那里多的要死。菜我这里弄,包管你们吃得舒服。”

    “好,那就这么定了。”

    范长安话音刚落就转过头去,便看见了一辆漆黑的车驶了过来。

    萧未央也转过头去,一愣,这是楚楚的座驾,她没去上课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黑车在路边停下,北忘川打开门走了出来,他伸出手牵着楚楚,楚楚也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红色的风衣,就像刚刚好喷薄而出的朝阳染红的云霞,又像一朵绽放的火焰红。

    北忘川牵着楚楚的手四处看了看,好地方,清净,雅致,有如仙境。

    楚楚看见了坐在观云台的萧未央,她面带微笑牵着北忘川便向萧未央走来。

    “那个留着一头齐肩长发的就是我表哥,另外一个卷发圆圆脸的是范阀的四公子范长安。”

    楚楚在北忘川耳边低声说道,北忘川点了点头,一脸灿烂的便挥了挥手,“表哥早上好!范少爷早上好!”

    萧未央和范长安面面相觑,一脸的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