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六章:我也要留一个
    <!--go-->

    qu ”

    “喂喂喂,君子不强人所难啊!”感觉到罔恨的气息越来越近,苏泽的表情也是越来越难看。

    灼热的气息喷吐在苏泽的脸颊之上,仿佛烧的她的面庞生疼,苏泽想要躲避,奈何整个人都被罔恨压在身下,所有抗拒的动作,在罔恨的看来,反而成了欲拒还迎。

    似乎察觉到了苏泽眼神之中的厌恶,罔恨突然放开了他,起身坐在床边。

    “啧。没意思。”

    苏泽一愣。

    她这是得救了?

    揉了揉自己被罔恨给按疼了的手腕,苏泽开始赶人了。

    “没意思就快滚。”

    “你很讨厌我?”罔恨的语气低沉,眼神不知盯着哪里。

    “谁会对一个,一见面就把别人给锁起来的人,有好感啊!”

    “对不起。”罔恨突然一声轻笑,抬手覆上了苏泽的额头,“我啊,是怕你跑了。”

    “”

    她没听错吧?

    这家伙竟然道歉了?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颊旁滑过,指尖最后停留在苏泽眉间的那个印记之上。

    “没想到,白师兄竟然会收你为真传弟子。”

    低声喃喃,似乎带着后悔。

    “还不是因为你要把我给从这丢下去!”厌恶的拍开额头上的手掌,苏泽将头一撇。

    “我若不那样说,他便不会收你。”

    苏泽的眼神因为他的话再次落到他的身上,这是她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正面打量他。

    他的外貌清新俊逸,雪白的发将他衬托的更加品貌不凡,唯独只有那猩红的眸子,将他身上那静逸的气息完全掩盖,邪气便是从瞳孔之中流露出来的。

    这怕是她一直以来,不敢正面看他的原因吧。

    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罔恨自顾自的说道。

    “白师兄虽然人品不错,可身为一介仙人,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也是不会插手一个凡人的事。可你毕竟身为凡人,哪怕拥有过百的寿命,对我来说也不过只是转眼即逝罢了。”罔恨垂眸,伸手将苏泽揽进怀里,“我虽有本事将你带进灵界,却无法为你重塑仙骨金身,那是逆天之为,除了我师尊,怕只有大道加身的白逸师兄,拥有逆天改命的本事。”

    “逆天改命?”苏泽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不知为何,在听到他怅然若失的语气,她竟然没了挣扎的勇气。

    “嗯只有他才可以。”罔恨轻声一笑,“白逸师兄的洞府内,有师尊赐下的一棵玲珑宝树,其上结的玲珑果实,对于我和白逸师兄来说只是闲暇之余打发时间的吃食。可凡人若是食用,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还可洗筋伐髓。长此以往下去,就算你仍旧不可入道,但修炼一些凡俗功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苏泽听的一知半解,但也有些明白了罔恨的想法。他这是用手段送了她一段善缘?

    苏泽的眼角只抽,不得不佩服罔恨那细腻的心思。怪不得他在那大殿之上的表现,让她有些看不透。此次听了他的解释,苏泽才完全明白。

    但想来那玲珑果实也不一般,不然身为灵界幽王,又怎么可能连一棵玲珑宝树都不曾拥有?

    “你已与他结下因果,几颗玲珑果实,他也不会吝啬。”

    “哦。谢谢啊。”苏泽虽然明白了罔恨的心思,可她现在还是有些懵逼,毕竟,之前罔恨的反复无常还是把她给吓到了。

    “就只是说声谢谢?”

    为啥这丫的语气又变的有些暧昧了?

    苏泽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

    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却不想惹得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苏泽甚至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

    “喂!”苏泽脸色一白,连忙僵硬了身子不敢再有什么动作,“那那你还想怎样?”

    “白逸师兄给你留了一个真传印记。”

    “所以?”

    “我也要留一个。”

    “等会!虽然我不清楚真传印记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貌似这东西应该是一个人只能拥有一个的吧?”苏泽是连忙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生怕罔恨把自己以后用来保命的东西给怎么着了。

    “切。”谁知,罔恨却不屑的一撇嘴,“我没白逸师兄那么大义,才不会收一个凡人为真传弟子。”

    “那你想干啥?”

    在苏泽的惊呼声中,罔恨手指用力,轻松就将苏泽身上的罗幔轻纱裙的一只袖子给扒了下来,露出了苏泽那性感的锁骨。

    “别别别!我可是第一次!”

    苏泽连忙大喊,双手护在自己的胸前,急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温润的触感从锁骨那传来,罔恨舔舐的极其细致。

    “你说,就留在这里怎么样?”

    “什么?”

    就在苏泽惊讶的档口,刺痛感从锁骨传来,罔恨尖锐的牙齿刺穿了那里的肌肤,腥甜的血腥味填满口腔。

    疼痛感侵蚀着苏泽的神经,可随后一种麻痹感从锁骨出传遍全身,罔恨的唇在那里轻啄,每一下都像是透过那里的肌肤传遍了全身,每一下都像是落在了苏泽滚烫的心脏之上,引起苏泽浑身的颤栗。

    “呵呵。”看着苏泽那被动承受的模样,罔恨突然一笑,伸手帮她整理起了衣衫,然后摆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说道,“刚刚阿泽说什么第一次来着?”

    “没啥!”

    这下尴尬了,还以为这丫要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谁知道竟然只是咬了自己一下。

    苏泽连忙从罔恨的怀里跳了出来,与他保持了一个看起来貌似很安全的距离之后,苏泽才小心翼翼的拉开衣领瞄了自个的锁骨一眼,只见一朵血红的梅花绽放其上,就像一个纹身,却更像一个标记。

    “怎么样,喜欢么?”罔恨歪着头,笑着说道。

    “喜欢你妹啊!给我滚!”

    谁知,罔恨舔了一下嘴唇之后,竟然真的一闪身消失不见。

    苏泽看着空荡荡的卧室,突然觉得满心的委屈无从发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呜呜呜,师父,你在哪啊?你家可恶的师弟欺负你徒弟了挖!”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