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玲珑果实
    <!--go-->

    “我没事。”苏泽连忙摇了摇头,将自己那只被紫衣抓过的手臂悄悄的藏在了身后,那紫衣不亏是凤凰所变,就只是在她的手臂上轻轻一抓,就是三道锐利的口子,血倒是没流多少,就是疼的厉害,但是她知道,这会可不是她恃宠而骄的时候,否则便是火上浇油了,“师父,让我和她说两句话可以不?”

    “嗯。”

    见白逸点了点头,苏泽才向前走了两步。

    紫衣见她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苏泽也不恼,只是伸出了两个手指再紫衣面前一晃。

    “我只说两句话。”

    看着紫衣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苏泽眉头一挑。

    “第一,我不是师父的双修道侣,我们关系纯洁的很。”

    这本来就是事实,苏泽也没有故意隐瞒的意思。

    紫衣听见这句话果然有了反应,至少脸色已经没有那么难看了。

    “第二。”苏泽说到这里想了想,上前一把搂住了紫衣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我说你傻逼啊,你这么一闹,师父若是下不来台,当真把婚约解除了,你就哭去吧!虽然我和师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能看出师父定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感受到紫衣身体一僵,苏泽笑呵呵的松开了她的脖子,冲着白逸开心的说道。

    “师父,我们回霜月峰吧。”

    白逸一点头,看都没有再看紫衣一眼,拉着苏泽的手就飞了出去。

    “傻逼是什么意思?”

    “”

    冷风中传来白逸冷淡的询问,惹的苏泽尴尬的咧了咧嘴,半天才小声嘀咕道。

    “我去,我说话声音这么小你都听得见啊!”

    “嗯。”白逸郁闷的一嗯,在冷风中听起来就像是冷哼,“我是修士。”

    “”

    您是修士简直是高大上啊是不是!

    苏泽很郁闷,可还是无奈的解释道。

    “傻逼呢,就是说这个人很傻很天真的意思。”

    “骂人的话?”

    “呵呵。”苏泽嘴角一抽,“算是吧。”

    交谈之中,白逸带着苏泽来到一座浮峰之上。

    二这座浮峰,给苏泽的第一感觉就是穷。与鸿蒙师门格格不入的穷。

    第二感觉才是,原来会漂浮在半空中的山峰竟然穷到这种地步!

    霜月峰杂草丛生。只有在这座浮峰的正中央种着一颗古树。那古树之上挂着血红的灵果,就是苏泽上次吃的那种。

    苏泽左看右看,才终于结结巴巴的问道。

    “师父啊你这座峰咋穷的连个房子都没有?”

    “穷?”白逸斜眼。

    “是啊,没房子,我们晚上睡哪?”

    “我睡这里。”白逸指了指那颗古树,然后随手一指,“你睡那里。”

    苏泽顺着白逸的手指看去,一个四合院转眼间即现,弄的苏泽嘴角一抽。

    “不满意?”白逸看着苏泽的表情,又是随手一指,那四合院转眼变成了一座古朴宫殿。

    “”

    师父,您老人家不去现代做房产真是屈才!

    “还不满意?”

    “不不不,满意满意”苏泽连忙点头,深怕白师傅一言不合又开神通,“师父,徒弟住房子,让您睡树上,怕是不好吧。”

    “道法自然。”

    “”

    好吧,原来道法自然就是亲近大自然的意思?

    “你先进去看看吧,需要些什么就和为师说,为师先去替你采摘些灵果。”

    “好的。”

    说话之间,白逸已经钻入浓密的树叶之中消失不见,苏泽刚转头,却不想一头撞进了一团香喷喷,软乎乎的柔软里,吓的她猛地向后一跳,这才发现,紫衣竟是跟来了。

    “你来了咋不说话,想吓死我啊!”

    苏泽拍着胸脯说道,可当她的目光落到自己撞的那处,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将自己的手背在了身后。

    玛德,为啥那么大?同为女人的苏泽觉得自己很尴尬!

    紫衣的眼睛微红,睫毛之上还挂着泪渍,显得我见犹怜。

    “我来是跟你道歉的。”

    “跟我道歉?”苏泽一愣,“跟我道啥歉?这道歉的话,你最应该跟我师父说吧?表示如果我是男人,被自己的未婚妻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误会,是会很生气的。”

    “我知道。”紫衣一低头,随后又猛地开心的抱住了苏泽的胳膊,一副好闺密的样子说道,“但是你是他徒弟,跟你道歉也是一样的嘛!”

    “不一样吧?!”苏泽很吃惊,她没有想到紫衣会直接抱上来感受到胳膊上那两团柔软的触感,苏泽表示很佩服自个师父的定力。

    “怎么不一样。”紫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是他徒弟,你代我向他道歉,总比我亲自去道歉要好很多嘛!”

    “不好。”

    苏泽连连摇头,背锅找骂的事她不会做,说不定还会让白逸连带着她也给厌上。

    “哎呀,我知道你最好了”

    紫衣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连忙收住了,苏泽心有所感的一回头,刚好看见自个如谪仙的师父从树上下来。

    他冰冷的眼神从紫衣的身上飘过,嘴巴不可察觉的抿了抿,随后才张口说道。

    “你们跟我进来。”

    他说你们跟我进来

    紫衣兴奋的小脸一红,开心的跟在苏泽的身后踏进了那座白逸变出来的宫殿。

    让苏泽感觉惊奇的是,那座宫殿内的景物竟然跟幽王府一般无二。

    来到一处庭榭,白逸率先坐了下来,一指面前的石桌,一盘红丹丹的灵果出现在那石桌之上。

    “一起吃吧。”

    “玲珑果实?”紫衣的眼睛睁大了,“我可以吃么?”

    她的纤纤玉指小心翼翼的捏起了一颗玲珑果实,放在眼前观察了好一会,才轻声问道。

    “我可以吃?”

    “嗯,吃吧。”

    白逸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套酒具,自斟自饮的说道。

    “谢谢白师兄。”紫衣道过谢,脸上的笑颜终于展开,小心翼翼的将那果实送入了嘴里。

    而一旁的苏泽早已经石化,原来白逸用来给她果腹的红丹丹的果实,就是玲珑果实?!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