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结果(上)
    当黑发巫师走出议政厅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经是傍晚。

    陆续走出大厅的贵族们,议员们,不乏用或是诧异,或是惊讶的眼神打量着这位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难以置信的颜色几乎涂在了每一张脸上。

    而查恩家族,圣十字教会的人们的眼神中同样不乏愤愤之色,瞳孔中的怒火仿佛已经能刺穿这个黑发巫师的后背,将他万箭穿心也难平心中愤懑。

    赞叹的,怨恨的,惊讶的,不屑的……川流不息的人群,伴随着同样一双又一双神色各异的眼睛;表情淡然的洛伦脸上却看不出半分反应,毫不在意。

    晶莹的水滴从被夕阳染红的穹顶落下,让黑发巫师本能的抬起头。

    下雨了……

    没有半刻钟,淅淅沥沥的雨水就已经从天而降,落在高耸孤立的天穹宫上方。

    淋漓的雨水中,黑发巫师扬起了嘴角,疲惫的迈开脚步;不论是敬畏还是怨恨,周围的人群都下意识的为他让开了道路。

    单薄的身影,在雨水与空旷的宫殿之间无比的孤寂。

    一步一步向前,面无表情的洛伦脚下走的笔直。

    人群、宫殿、长廊、雨水……直至路的尽头,那个同样站在雨中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尽头。

    黑发巫师嘴角的笑容,开始变得玩味起来。

    看似华丽却早已洗的浆白的长裙,瘦瘦小小的身子,凌乱的红头发,一双又沉又旧的黑框眼镜……洛伦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为什么?”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但黑发巫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是每件事情都有为什么的,洛伦阁下。”被雨水打湿的镜框之后,莉娜·德萨利昂的眼神平静而淡定:“我只是履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而已,值得那么意外吗?”

    “当然值得。”

    站在雨中的两个身影,周围只有空荡荡的宫殿和天空落下的雨水,赤红与漆黑的瞳孔,意味深长的对视着。

    “从和艾萨克·格兰瑟姆相遇开始,就是一个你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全心全意的信任你——赌场、大赌局、遇刺、酒馆、债务…莫不如此。”

    黑发巫师轻叹一声:“在得到吕萨克身亡的消息之前,我都没有一刻怀疑过你…莉娜小姐,您的计划非常成功。”

    “但…还是失败了。”少女淡淡的开口道:“能告诉我,你怎么发现的吗?”

    “一个朋友的话点醒了我——想要得到别人的信任,就要首先全心全意的相信别人…反过来说,想要背叛一个人,就要首先做到相互信任。”洛伦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所以,真的…就是假的。”

    片刻之后,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莉娜·德萨利昂小姐,你是皇室的旁支,换句话说你肯定比我们这些外人要了解和接触的更多…对你来说,所谓的债务、爵位、封地这些会让普通人困扰的事情,永远不都是困扰。”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你姓德萨利昂…巨龙的咆哮还在帝国上空盘旋一日,你就永远不用担心这些。”

    “究竟有什么才能真正吸引你,让你愿意背负风险去做这种事情?”

    “想清楚了就能发现,其实很简单…自由。”说到这里,连洛伦自己都轻笑出声:

    “为了可以不被强行逼迫嫁人的自由;”

    “为了可以自己去选择自己人生的自由;”

    “为了可以像每一个巫师那样,去追寻世界的真理,而不用提心吊胆被教会指控的自由;”

    “为了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德萨利昂,而非能够被一群贵族,富商们随意摆弄的自由;”

    “为了这些…你愿意来一场豪赌。”黑发巫师淡然的看着她,一步一步上前:

    “成为帝国的皇储,康诺德·德萨利昂手里的一枚棋子…抱歉说的这么直白,因为除了他我真的想象不到第二个人,能够同时摆平这么多势力了。”

    神色黯淡的黑框眼镜没有开口,依旧只是自嘲的翘起嘴角:

    “有什么可抱歉的?”

    “嗯?”洛伦楞了一下。

    “你猜的都没错…在你们抵达帝都之前,康诺德就已经找上了我,许诺可以给我足够的自由并且得到教会的许可,让我能不受约束的研究神秘学和炼金学。”

    少女凄凉的扬起嘴角:“很现实对吧…总是装作一副了不起的模样,其实和那些浑浑噩噩的家伙根本没什么区别,也只是一个势利眼的普通人罢了。”

    “不,我觉得你很聪明。”

    “唉?”

    “但凡是头脑清醒的人都应该明白,布兰登在康诺德面前根本没有丝毫胜算……投靠皇储是非常理智,冷静的选择;如果我站在你的角度上恐怕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洛伦微微一笑:“只是背叛几个陌生到连朋友都不算的倒霉蛋,又能有什么罪恶感可言?”

    “这算是嘲讽吗?”莉娜挑了挑眉毛。

    “勉强算吧,毕竟你最后还是选择了站在我们这边。”黑发巫师耸耸肩膀:“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你真的就这么想知道?”

    “不然呢…要是您还准备继续兜圈子,我可没有多少话好讲了。”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到黑发眼镜笑出来的洛伦学着布兰登的模样扁了扁嘴:“只有这件事情,我始终弄不明白。”

    “难道就不能是我良心发现,准备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对别人或许吧。”洛伦轻笑着打趣:“但是对莉娜·德萨利昂…绝无可能。”

    “还真是冷酷又直接的家伙。”

    少女抱怨着嘟囔两句,最后还是直接笑了出来;凄淋淋的雨水让瘦小的身影也变得多了几分美感,鲜红的长发犹如雨中舞蹈的精灵。

    “我会帮你…是因为这个!”

    犹豫了一下,黑框眼镜将怀中的魔杖扔给了黑发巫师;接住了的黑发巫师一脸的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的看着背着双手,踮着脚尖小跑到自己面前的黑框眼镜。

    “艾萨克?!”

    “怎么了,不可以吗?”少女翘起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

    “你在开玩笑吧?!”

    “谁跟你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笨蛋开玩笑啊,我的洛伦·都灵子爵大人!”黑框眼镜的笑容更得意了,也笑的更开心了:

    “艾萨克告诉我…你是他这一生仅有的,最好的朋友;如果我背叛了你就等于背叛了他,会让他非常非常的纠结。”

    “呃……”洛伦的表情更莫名其妙了,假笑僵在了脸上:“纠结?”

    “没错,因为他喜欢我……我记得原话是‘虽然他是个天赋异禀的天才,并且是超越常人伦理和道德观的天才,但同样无法摆脱身为人类的局限性,会在生命周期的某个时间段,对异性产生好感’。”

    “……”洛伦·都灵。

    “而对他来说,在这个时间段唯一能令他身体产生反应,并且勾起好好奇心的异性只有一个,那就是莉娜·德萨利昂。”黑框眼镜挑了挑眉毛:

    “怎么样,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这份…姑且就算是情书吧,你觉得很有说服力?”洛伦的嘴角在抽搐。

    “当然,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浪漫的示爱宣言了。”少女闭上眼睛,翘起嘴角:“不是利益,不是地位,不是财富和自由乃至一切权利和意义,纯粹的发自一个生命个体对另一个的尊重,承认与好感,难道还不够吗?”

    “…………那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

    “不,你应该感谢的人是艾萨克·格兰瑟姆。”少女红唇微颤,轻声开口:

    “当然,你更应该谢谢我…但千万不能告诉他,不然艾萨克是要嫉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