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特殊的方式(上)
    入夜的维姆帕尔城堡看起来比往日要沉重了许多,层层叠叠的乌云遮住了月光,让大半个城堡都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那星星点点的灯火照亮着极少数的角落,却也令人感受不到多少温度。

    靠在窗边的洛伦多少有些心情复杂的看着外面。按照过去的自己,根本不会去多在意别人的死活——他们和自己并非沾亲带故,甚至这所学院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也是这里的学徒。自己随时都可以一走了之。

    不过现在,继续为这所学院效劳依然是很有利的选择……至少自己已经获得了他们的信任,并且才刚刚过去几个月,接下来还有的是时间。不论是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还是虚空的魔法,自己所了解的依然还远远不够。

    至于教会——从来到维姆帕尔学院的那天开始,洛伦就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不论学院最后如何,自己都只是个小小的学徒而已。更何况德拉科都被自己烧成灰了,就算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这位假冒的教士是怎么死的。

    不论是圣十字教会,亦或者躲藏在暗中的某些人,他们的目的都肯定在学院身上,只要自己足够谨慎,就不会被殃及池鱼。

    “如果我是你,就会小心身后。”

    没有听到门开的声音,但等到洛伦回过头的时候,道尔顿·坎德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僵硬的脸在微微的火光下显得幽邃:“他们两个呢?”

    “艾萨克没什么意见,只是抱怨不能去图书馆了——但是无关紧要,他还是很好糊弄的。”洛伦当然知道道尔顿说的人是谁:“至于艾因……艾因似乎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出于对您的信任,倒是没有多问。”

    道尔顿点了点头表示满意,但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这次的事件确实超出了预计,但还没有到需要让学徒也参与进来的地步。”

    就算是让他们参与进来,恐怕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能让事情变得更麻烦。这次的事件显然是教会在刻意针对学院,已经不是学徒们可以触碰的范围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非常忙——也许两个月,也许三个。其余的导师也是一样,伯多禄院长则会去和法比昂主教协商。”道尔顿平淡的说道:“所以会经常不在学院。”

    “您负责的区域大概是哪里?”

    “没有。”道尔顿摇摇头:“导师们会轮流交换位置,但整个公爵领范围太大,哪怕动员了所有人,依然不够。”

    “这样遍地撒网的方式根本无济于事。”洛伦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就算真的能发现什么问题,也根本来不及解决——您刚刚也说了,公爵领的范围很大。”

    “这只是权宜之策,要让教会看到我们确实是有作为的,并没有指望真的能够发现多少问题。”道尔顿显然很清楚:“所以真正的要解决问题,依然必须从圣十字教会下手。”

    “您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吗?”

    道尔顿没有回答,沉默的凝视着洛伦的表情像是想要寻找什么。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确实如此,但并非完全是。”

    虽然只有片刻间,但洛伦也感受到了道尔顿透露出来的,那一丝不信任的味道……对方在掩饰这一点,似乎是不想让自己察觉到。

    不被信任这一点他倒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自己只来了几个月;洛伦也从来没有指望过会被别人完全信任——毕竟他自己就从未完全信任过别人,自然也不可能指望别人会这么对自己。

    “你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承担这种工作——并不是担心你的安全,而是如果你搞砸了,很可能再次危及到学院。”道尔顿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需要你继续进修咒术学,并且将精神力强化到一般巫师的水平。”

    “这不是作业,更不是任何要求。而是我不能接受一个水平低下的人,去接手他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使命。”道尔顿的语气依旧是毫不客气:“你的剑术和与土匪战斗的技巧,在面对诅咒和异常突变的时候,根本无济于事。”

    “我会尽我所能。”洛伦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的诚恳一些:“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您的学徒,道尔顿导师。”

    “我的学徒?”

    道尔顿突然侧目,不无嘲讽的说道:“你大概还不明白,这根本不值得骄傲。甚至如果被某些巫师得知,你还有可能被人追杀,明白吗?”

    “我还以为您相信我的能力。”洛伦毫不在乎的笑着答道。

    “狂妄永远都不是一个巫师应有的品质。”道尔顿冷冷的说道:“更何况你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狂妄的资本。”

    “不过有一点没错,你确实已经证明过自己了,并且不止一次。”道尔顿沉默了片刻,掀开了自己的黑色长袍,将一只盒子递到了洛伦面前:“所以我提前将这个东西交给你,作为对你能力的信任。”

    “这是……”

    “你的魔杖。”道尔顿突然垂下眼帘,像是回忆起什么似的。随即又恢复了原本的表情:“但在你的精神力达到应有水平之前,我不允许你打开这个盒子。”

    导师将魔杖交给自己的学徒,这在巫师的世界中相当于“毕业赠礼”,宣告一名新的巫师加入了他们。

    “虽然你仅仅学习了几个月,知识量远远没有达到标准,但标准……永远是给庸人的。”道尔顿停顿了片刻:“以施法者而言,你全新的解构魔咒的方式,已经能让你在咒术学方面拥有一席之地,也仅仅是一席之地。”

    “至于你的任务,等到你的能力足够,我会交给的——但绝不是现在,在此之前你的首要任务是继续淬炼自己的精神力,增进你对虚空的认知,达到巫师应有的地步。”

    “我有个疑问,导师。”

    突然开口的洛伦拦住了道尔顿离开的脚步:“如果圣十字教会真的是准备彻底摧毁学院,仅仅是安东尼神父的死还不足以办到这一点。那么对方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还是说他们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抓到学院的把柄?”

    “要真是那样,这岂不是说整件事背后的主导者,就是圣十字教会的某位?亦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维姆帕尔学院的某个秘密,某个只要被曝光出来就一定会让公爵……”

    “在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不要妄下决断!”

    道尔顿直接开口打断了洛伦,侧目看向洛伦的眼神比刚刚还要冰冷得多:“也不要怀抱恶意的揣测,更不要探寻会让你深陷泥潭的秘辛。”

    “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藏着诸多秘密,不论是自己的亦或者是别人的。”道尔顿冰冷的声音意味深长:“就比如……我从未询问,你在那个异教徒神殿究竟遇到过什么。”

    “因为我并不在意,也不在乎——更重要的是,你永远不会实话实说。哪怕是至亲之间,也会有永远不会说出口的秘密,更何况是我们巫师这个从诞生之初,就带着无数秘密的群体。”

    独自留在房间内的洛伦目光微微闪烁,昏暗的灯光下映照着他多出些许弧度的嘴角。

    我尊敬的道尔顿·坎德导师,您如此委婉的说法,已经直接告诉我已经没有区别了。

    是在提醒我,一切猜测的前提都需要切实的证据吗?

    还是说您在警告我,不要打学院的任何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