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山崖惊变
    太乙观·小灵峰·后山

    “为什么来这”蔡武看着几步以外的那个身影,不解地道。

    “呆呆呗,这会儿回去也没事可做吧。”楚婉向前拨开了繁密的树枝,“别的不敢说,小灵峰后山这可算是太乙山最美的夜景也不为过了。”蔡武闻言,默不作声,本来还想赶回去练练剑,现在看来是不用想了,但他觉得,心里似乎莫名轻松了些。拨开树枝,发现楚婉就站在不远处,往前走了几步,他愣住了。

    山下星星点点的灯光,仿佛连接成了一条的金色的河,在耳膜中“呜呜”的山风呼啸中静谧而沉寂,乌黑的云朵静滞在村落上空,像是大雨将至。

    “很漂亮吧?”楚婉坐了下来,就坐在草地上,头也不回地道。“嗯漂亮。”蔡武喃喃道,可是不由得,他的目光转向了身边那个正静静望着远方的少女。

    “坐下啊,杵那做什么?”楚婉道。

    蔡武愣了愣,低头应了一声,坐到了楚婉旁边,只是离得稍微远了些。

    “干嘛?”楚婉横了他一眼,将他往自己身边揪了揪,“我能吃了你?”

    蔡武没吭声。

    楚婉转过头去,看了一会山景,道:“你为什么要来太乙观?”。

    蔡武想了片刻,摇摇头。

    “什么意思?”楚婉抬了抬眉毛道。

    “一开始来,是为了随父亲心愿,自己也想变强一些,没想过其他的。”不知道为什么,蔡武似乎很想说些什么,说给楚婉听,“可到了后来后来,似乎变得有一些不一样了。遇见了师父,还有其他一些人,总之,似乎让我有了更多的念想。”

    “比如说呢?”

    “比如说”蔡武本想说想去乾阳峰的,可又怕楚婉察觉到什么,便转口道:“比如说,能在之后的‘分山比试’中不给师父丢脸吧。”

    楚婉闻言,看了他几眼,道:“我其实一直想问,他是怎么突然收你为徒的?你的来历似乎也比较奇怪,我听说你原先是个杂役弟子?”

    蔡武感到脸微微有些发烫,像是有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他有些不敢看楚婉的脸,感到难堪,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楚婉就又开口道:“你的家是不是就是那些灯火其一呢?”

    蔡武微微愣住了。

    楚婉又道:“我希望自己以后也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因为真的很美。”

    楚婉转过来,歪着头向蔡武笑道:“是吧?”

    后者呆呆的看着少女的脸,竟没察觉到自己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那个楚婉师姐,我想要送你一样东西。”蔡武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像是最终做下了什么决定。说到后面,语气似乎还有些颤抖。

    “啊?什么东西?”楚婉疑惑道。

    蔡武深吸了口气,舔了舔嘴唇,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对铜镯。

    “这是?”楚婉看向那铜镯。

    “这是我娘为我打的,听说能保佑戴上的人。”蔡武道。

    “这,这我可不能收。”楚婉把蔡武拿着铜镯的手推了回去。

    “师姐。”蔡武抿了抿嘴,“我”

    忽的,楚婉神色一凛,望向不远处一处树木,原本背在背后长剑也在不知觉中落到了手里。“谁!”楚婉一声娇喝,挺剑而立。蔡武短暂的一愣之后,马上明白过来,右手摸上背部长剑的剑柄,看向了楚婉正面向的地方。

    “何人鬼鬼祟祟,快些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要动手了!”楚婉大声道,手中长剑微微抬起。那处树木在短暂的一片死寂后,轻轻抖动起来,一个尖利的嗓音从树丛中传出:“别,别动手!我们这就出来。”

    话语刚落,就见那树丛里跳出一个弓腰驼背,瘦骨嶙峋的身影,仔细一瞧,那脸长得忒为奇怪,似人非人的尖脸周围包裹着杂乱的毛发,身上未被软甲覆盖的地方也是整片整片的绒毛。

    紧随其后的,却是一个与前者截然不同,高大的身影,定睛细看,此人长得更是奇怪,一双眼睛微微外撇,鼻子下拉到有些夸张,身上同样穿着一身软甲。

    “你们二人是何人?”楚婉低喝道,“怎么进的太乙观?深更半夜鬼鬼祟祟,想做些什么?”楚婉平日里备受惯养,对人少有胆怯,当下对二人一番炮语连珠,却不知其一旁的蔡武身子有些微微发抖。

    听闻此言,那矮小之人忙作了个揖,道:“道姑手下留情,我兄弟二人并无歹意,只是想上来看看风光,结果听到有人走近,只得躲进了林子里,我二人这就走,这就走,叨扰之处还望道姑宽容则个。”说着,扯了扯那大汉的衣袖,抬步便想要离去。

    楚婉见状,忙道:“不准走!还没弄清楚你们是什么人,已经过了上进香火的时候了,却还鬼鬼祟祟躲藏在这种地方,走,跟我去摘星楼,问清楚了再走。”

    那矮小之人闻言,急道:“我们”

    话还未说完,那一旁之前一直未曾开口的大汉打断道:“行了行了,真讨厌你们这帮子‘灵生’的,干点事情磨磨叽叽,要走便走,看看谁敢拦我?”

    这大汉声音诡怪嘶哑,透露出一股蛮横凶戾之意。楚婉一愣,失声道:“灵生你们是妖!”定睛细看,那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只人形毛猴和一只人形花豹。

    那毛猴见身份被识破,气得几乎跳将起来,咬牙道:“蠢货!你们‘坤元’都是像你这般蠢材不成,快走快走,晚了可就走不了了!”说着,掉头就想要逃走。

    楚婉面上透出一股白来,虽然是道家正宗,身怀武艺,可毕竟是一介女流,见到此等荒诞景象心底不由有着一丝胆怯。她咬了咬牙,却还是向前踏出一步,喝到:“哪里走!”说着,抬起手中长剑,运起内力向远处的二妖掷去,却正是那一招“鸿飞碧落”,只不过这招由她施展而出,就不像只“鸿”了,反倒像只小麻雀。

    那花豹冷哼一声,从背后掏出出一把铜柄铁锤,回身一击,正中那铁剑剑身,一声铁器交鸣声中,后者换了个方向,坠入了山下悬崖,良久,才听到落地声响。

    楚婉没想到自己一招便落了下风,连护身兵刃也被打落悬崖,一时呆在当场,不知如何应对,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身看去,原本站在她身后的蔡武却早已不知何时消失了踪影。

    她心底一沉,忽然涌出一股绝望之感。

    蔡武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丢下她自己跑了。

    “你做什么?”却是那毛猴的声音,楚婉回神,却看见那花豹竟然正步步向自己靠近,不由花容失色,往后倒退了几步。

    见花豹仿佛闻所未闻,那毛猴道:“你难道忘了你们大将军给你指派的任务了吗!”

    听到此话,那花豹身形一顿,而后头也不回地道:“可是大将军也说了,若是遇到了暴露行踪的情况,那就将来人杀了,毁尸灭迹。”

    毛猴闻言,左右看了看,道:“你不走我可走了。”

    花豹怒道:“鼠辈,快滚吧,待回去了我定当上报给大将军,叛你临阵脱逃之罪,将你生生绞死不可!”那毛猴咬了咬牙,最终转身跑进了林间。

    “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我上一次遇见的也大概是很久之前了吧。”那花豹狞笑道,“那一次,那个女孩足足哀嚎了好几个时辰才断了气。不过你不必担心,我有任务在身,将你杀了便得早早回去,所以会很快的。”

    楚婉听闻此言,面容更显苍白,便向后退便失声叫喊救命,可这小灵峰后山距离人群聚集之处本来就远,加上此时正值黑夜,风从山上向谷地吹,其叫喊声便愈发难以被听见了。

    见那豹妖越走越近,楚婉腿脚一软,跌坐在地上,一时间感到口中发苦,心中万念俱灰,全无主意。

    人每每到了濒临生与死的界限,也许才会明白作为人的软弱,和想活下去的那种。

    熊熊燃烧的,即使只有一棵枯草也想要燃烧的。

    “不能这样下去,我要活下来。”楚婉喃喃道,眼角渐渐出现了一丝光彩,她右手略一停顿,摸到了一块尖利石块,心中略定,牙关紧闭,动了临死反扑的决心。

    那花豹像是动了猫抓耗子的戏谑之心,脚步不徐不疾,但转瞬间也仅仅离楚婉只有几步之遥了,而其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清晰。

    楚婉看到那一张脸,刚刚燃起的斗志又仿佛被浇灭了大半。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是野兽?不,远比野兽还要可怕。

    那双冰冷的瞳孔,让楚婉一下子认为自己的命数也许就要终结于此了。

    可那个身影的出现,却是她在自以为被命运决定时,所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