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四十章 让出幽王妃的身份
    苏槿夕洗完澡,喝完鸡汤就睡下了,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满脑子叉叉圈圈的花嬷嬷又开始污了,暗自嘀咕道:“昨夜王爷和王妃奶娘住在南苑,王爷定是没让王妃娘娘消停,瞧那憔悴的身子骨。等下次见了王爷,一定要好好劝劝他,虽然正值盛年,但也不能这么不知道节制啊!也要为将来着想着想啊!细水长流嘛!”

    嘴上虽这么嘀咕着,但花嬷嬷回头望着二楼苏槿夕屋子的方向,还是开心的不得了。殿下那孩子,终于知道什么是人间烟火了呢!

    次日一早睡醒之后,苏槿夕用过早膳就让管家准备马车,去南苑给辰太妃施针了。

    辰太妃大病还未痊愈,身子虚弱,正在卧床,卫美佳伺候她正吃着早茶,管家就进来回报,说苏槿夕来了。

    辰太妃明显有些厌烦:“她来做什么?”

    一旁对苏槿夕还算有些好印象的近身主事丫鬟开口:“太妃娘娘,您忘了呀?昨日王妃娘娘走的时候就说过,未来的七日每天都会过来替您施针呢!七日之后您就可以试着下床行走了。”

    “王妃娘娘?谁准你这么称呼她的?”

    丫鬟被叱喝的连忙垂下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辰太妃原本就很反感苏槿夕做自己的儿媳妇,就算苏槿夕已经被夜幽尧迎进了幽王府,外界如何盛传幽王宠爱苏槿夕的传言,但辰太妃还是不愿承认苏槿夕这个儿媳妇。

    卫美佳有些幸灾乐祸。

    “姑妈,您如今的身子骨还虚着,不易动怒。若您不想见嫂子,美佳派人去跟嫂子说,让她改日再来?”

    辰太妃有些犹豫。

    苏槿夕说施针七日后就能试着下床行走,对于残疾了二十多年的辰太妃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虽说在心底认定了苏槿夕是个医学废柴,但是苏醒之后关于苏槿夕医治自己,且连楚太医都败在苏槿夕手上的事情她没少听下人们说,若就这样让苏槿夕走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见辰太妃一直没有回应,卫美佳怕她会忽然改变主意,就自己擅做主张了。

    吩咐一旁的下人:“去,给表嫂子说一声,就说姑妈的身子依然有些不爽,不便接见表嫂子,改日等姑妈的双子爽利了,定会派人到府上去请她过来再叙。”

    下人领了命,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辰太妃忽然道:“还是请她进来吧!毕竟在明面上还是一家人。若传出去,倒显得我这个做婆婆的小气。”

    卫美佳满心的不甘心,但却不敢表现在脸上:“是!”

    然后让下人们去请苏槿夕进来。

    苏槿夕一身鹅黄色的裙子,干净利落,肩上挎着一个医药包。一进门,笑的如沐三月春分。

    “母妃,看来你恢复的不错嘛!今日的气色看上去不错哟!”

    辰太妃故意装出一副不知道苏槿夕来历的样子。

    “你来做什么?”

    苏槿夕依然笑着:“母妃忘了呀?昨日槿夕离开的时候就说过,母妃您虽然已经服用了解药,但是身上残留的骨毒毒素还需要多施几次针才能彻底清除。未来的几日我都会过来给母妃您施针的呢!”

    “骨毒?”

    辰太妃并不了解自己中的是什么毒。

    苏槿夕正要解释,辰太妃忽然制止了她,遣散了屋子里所有的下人,只留下卫美佳和苏槿夕二人。

    苏槿夕把发现骨毒的过程,骨毒的毒性,中在辰太妃身上的时间,以及对辰太妃身体的厉害都说了一遍,当然省略了解毒系统这一茬,只说是自己诊脉诊出来的。

    辰太妃愤怒的紧紧攥住了盖在身上的锦被:“云彩月,总有一日,本宫会将你加注在本宫身上的痛苦,百倍千倍地还给你!全都还给你!”

    苏槿夕不知道云彩月是谁,但却猜得到一定是当初给辰太妃下骨毒之人。

    但卫美佳却是身子狠狠一怔,脸色有一些惨白,没有说话。

    “母妃,我们开始吧!苏槿夕拿出银针。手法十分熟稔地铺在了桌面上。”

    “苏槿夕,你确定你能治好本宫的腿疾?若是你治不好怎么办?”

    苏槿夕很无语:“治不好就治不好喽!还能怎么办?”

    大夫也是人,又不是神,就算是华佗和扁鹊,当年也遇到过无能为力的病情。

    “你倒是狂妄。”辰太妃冷然一笑:“苏槿夕,事先说好了,你若是治不好本宫的双腿,到时候就滚出幽王府,从哪儿来上哪儿去,主动让出幽王妃的身份。”

    卫美佳一听辰太妃提到让苏槿夕主动让出幽王妃的身份,内心忽然一阵喜悦,强压下满心的激动,皱着眉头劝苏槿夕。

    “嫂子,我看你还是不要逞强了,姑妈的腿疾已经有些年头了,这些年寻遍了名医都无果。你若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现在放弃?开弓能有回头箭吗?苏槿夕你若现在认怂,也不是不可。只要主动让出幽王妃的身份,滚出幽王府即可。本宫还可念在你这些天为本宫的病情劳神的份上压下外头的谣言,让你走的不太难看。”

    辰太妃冷声道。

    苏槿夕真想怒。

    虽说专攻解毒,但也算是半个大夫。行医这么多年,她就没有见过如此狂傲的病人,竟然治病还要和大夫谈条件。感情是她自己多管闲事,惹了一身骚啊!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得罪辰太妃的时候。

    嘴角干干地笑了笑:“母妃,我们开始吧!”

    苏槿夕拿起银针,正要给辰太妃施针的时候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转身对卫美佳道:“表小姐,按照我诊病的规矩,还请您在外面等候。”

    “嫂子,你行个针还遮遮掩掩的啊?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是见不得人的?”

    “出去!”

    苏槿夕忽然变得很凶。

    卫美佳望着辰太妃,见辰太妃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没有替自己说话的意思,脸上的表情有些酸,抿着唇灰溜溜的出了门。

    苏槿夕心情十分爽快地找准辰太妃身上的穴位,开始一一施针。

    不是有什么猫腻不好让别人瞧见,也不是非让卫美佳出去不可。

    只是这丫头的嘴太贱,一开口就要给她添堵,让她觉得不爽。

    她不能将辰太妃怎么样,还不能拿卫美佳开刀吗?

    只要能给卫美佳回添几把堵,让她觉得不爽,苏槿夕的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但是……

    【作者题外话】:亲们,不好意思,今天家里有事,又更的晚了。不过等会会有加更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