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爱妃,动她就是动我
    “老七,你若现在还护着苏槿夕,只怕不合适吧?这么多人可看着呢!”

    夜幽尧哪儿管那么多。

    “想带走本王的爱妃,你问过本王同意吗?”

    夜幽尧冷若冰霜的眸子带着微怒,缓缓看向了皇帝。

    皇帝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夜幽尧这一眼看的在龙椅上坐不住了,很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喉结滚动道:“老七……你……你想做什么?”

    夜幽尧没再看皇帝,一个纵跃,跳下了露台,踢翻了站在苏槿夕身后的两名护卫。在苏槿夕及众人都还没来得及看清一切的时候拦着苏槿夕的腰向后退了几个优美的旋转,站定:“他是本王的爱妃,动她就是动本王。”

    夜幽尧,我没有听错吧?

    苏槿夕再一次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那个男人如鬼斧神功刀裁般冷峻不凡的面容就在自己的眼前,离自己很近很近。

    甚至她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能听到他很有节奏地跳动的心率,能看清她的嘴唇一起一合间的每一句唇语。

    一切确定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内心一股灼热的暖流在流淌,淌入她的心田,汹涌彭拜,激起她的心脏飞速跳动,怎么也抑制不住。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夜幽尧的面容转向了呆愣中的苏槿夕。

    苏槿夕在那双万年寒冰般冷情的双眸中似乎看懂了让她放心的讯息于是她很快决定,什么都不想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夜幽尧。

    “老七,你不要太过分!”皇帝愤怒道。

    “动她便是动本王!”

    夜幽尧挑衅之意很直接。甚至都不想多说一句话。

    几乎是在夜幽尧话音刚落的同时,许多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如秋叶般飞落而下,落在了露台的四周。

    是属于夜幽尧的,魂殿的杀手。

    皇帝的御前护卫虽多,但若真刀真枪地打起来,不见得皇帝的人马就能占到上风。

    再说,中宁幽王那些阴冷恐怖,手段残忍,邪佞张狂,让人闻风丧胆等传言可不是虚的。

    今日他想带走的人,没有人能拦得住。

    只怕天底下也只有夜幽尧敢如此直接的挑衅皇威,别人想都不敢想。

    皇帝和夜幽尧的目光对视良久,电光火石间皇帝深深地意识到,现在还不是和夜幽尧发生正面冲突,动夜幽尧的最佳时机。

    因为他无法估量夜幽尧到底有多少实力。

    最终皇帝还是妥协了,移开了目光。

    轻咳了两声道:“老七啊!何必如此动怒呢?朕也只是下令收押苏氏之人,没说要收押幽王妃啊!是手底下的人会错了意。来人呐,将这两个没用的奴才拉下去斩了。”

    皇帝轻描淡写的两句话,轻而易举地将错推到了两个奴才的身上。

    立刻有人将之前请走苏槿夕,后来又被夜幽尧踢翻在地的两名侍卫拉了出去。

    “幽尧!”

    晴天出现在夜幽尧的身边,递给夜幽尧一沓子纸。

    夜幽尧随手一抓,直接扔到了皇帝的脚下。

    “本王劝皇兄以后做事还是谨慎一些,免得错办了冤案,失了我皇家的颜面。这苏梦瑶压根就不是苏府之人,而是淮疆的细作,真正的苏梦瑶早就死了。”

    说完,拽着苏槿夕的手直接离开。人群中自动为夜幽尧和苏槿夕让开了一条道来。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幽王好样的!幽王神武。”

    紧接着众人也跟着欢呼了起来:“幽王好样的,幽王神武。”

    “幽王好样的,幽王神武!”

    “幽王……”

    “幽王……”

    “幽王……”

    ……

    皇帝站在露台之上,遥遥望着夜幽尧和苏槿夕离开的背影,听着百姓对幽王的欢呼声,几乎要气炸了。

    自古只怕没有一个帝王当的像他这么窝囊的,竟然会胆怯自己的弟弟,不得不对一个王爷低头。

    今日他算是里子和面子全丢没了。

    幽王府的马车就在人群外不远的地方,正当夜幽尧牵着苏槿夕要进马车之时,苏槿夕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站在车舆上,遥遥对霍玉娇道。

    “霍小姐,别忘了你我之间还打了赌呢!你可要愿赌服输哦!今日这么晚了,就罢了吧!你心情不好我也不催着你,三日后的早上我在翠红楼门口等着你哦!咱们不见不散。”

    说完,苏槿夕还十分得色地朝着霍玉娇挤了挤眼睛。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霍府那么多人也在死路上走了一遭,且她还被皇帝下令打入了云月庵,霍玉娇连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苏槿夕临了前还要来气她,还要来逼她。

    她现在算是什么也没有了,对于夜幽尧的那份渴慕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现实了,她什么都不怕。

    “苏槿夕,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要想我……我脱了衣服在那种地方站三天,你休想!休想休想休想!”

    面对疯狗一样的霍玉娇,苏槿夕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嘴角淡淡笑着,扶着夜幽尧的手进了马车。

    镇北门前的风争烦扰越来越远,苏槿夕就坐在夜幽尧的身边,享受着这份寂静中随着彼此清晰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滋生起的美妙异样。

    苏槿夕很想问夜幽尧,方才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护着她。

    但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觉得问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还想问夜幽尧为什么手上会有证明苏梦瑶是淮疆细作的证据,那些资料他是什么时候弄到手的,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幸琉璃就是苏梦瑶。

    但还是没有问出口。

    他不想打扰此时这份真实而又美妙的气氛,只想马车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他们可以就这样静坐着时间久一点。

    但是天不如人愿啊!

    苏槿夕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的肚子竟然很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起来。在这及其安静的时刻如同打雷一般。

    天呐……要死了。苏槿夕尴尬地捂脸。

    “想吃什么?回去让花嬷嬷给你做。”夜幽尧问。

    “馄饨,香喷喷又热乎乎的袁记馄钝。”窗外传来卖馄饨的声音。

    苏槿夕忽然好想吃。

    在以前那个时空她没有双亲,跟着姑姑长大。

    姑姑家的胡同口有个袁记馄饨,小的时候她可想吃,经常站在人家摊子前面流口水。但毕竟寄人篱下,她又不可能和姑姑开口要钱去买。有时候老板会看她可怜,给她一碗,但时间长了人家就开始烦了,就连苏槿夕放学路过,老板也像是防贼一样恶语相加。

    后来她长大了,进了国医局,待遇很不错,有钱在那个袁记馄饨摊买很多很多碗馄饨,但总不是当年的那个味道。

    “夜幽尧,有卖馄饨的耶,你想不想吃馄饨?”

    夜幽尧有些愣,半晌没说话。

    苏槿夕脸上期待的表情在夜幽尧的沉默中渐渐消退。

    忽然发现自己很傻。

    人家是王爷,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一日三餐都很讲究,而且他又是那么洁癖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陪自己吃路边摊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