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那晚你不也像个禽兽
    苏槿夕一把推开九容:“别开玩笑了。”

    她知道九容不是那样的人,也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感情。

    至少现在没有。

    “别为难自己!”九容抚苏槿夕的肩。

    此时刚好老鸨带着十名男伶进来,笑呵呵的和苏槿夕打招呼,所以苏槿夕没再搭理九容。

    十名男伶各有各的特点。

    有和九容一样飘飘如仙的,当然和就九容是没法比的。

    也有长的阴柔,比女子还要好看。

    更有络胡子拉碴,长相和气质很爷们的。

    不过苏槿夕瞧着,内心总觉的和夜幽尧没法比。

    “你们几个,好好伺候着!”老鸨吆喝:“姑娘和公子都是贵客,要是伺候好了,你各个有赏。”

    “是!”

    “姑娘,还有什么需求尽管和妈妈说,妈妈就在楼下!”

    老鸨又对苏槿夕道了一声,才笑嘻嘻地出去了。

    苏槿夕心烦意乱的很,随便拿了一壶酒往榻上一坐,就往自己嘴巴里惯。

    九容像是能瞧出苏槿夕什么都做不出来,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在一边坐下。

    一名书生打扮,声音细柔的男子走到苏槿夕的身边坐了下来:“姑娘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啊!不过这地方你是来对了,我们几个肯定过会把姑娘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来我先跟姑娘喝一个。”

    男子手中的杯子碰了苏槿夕的杯子一下,很豪爽的喝下,苏槿夕也没有迟疑,仰头喝下。

    其余九名男子也嚷着和苏槿夕喝酒。不过许是瞧着九容在,且看出了九容的不凡,没对苏槿夕做太越轨的举动。只是为苏槿夕抚琴、吹笛、喝酒。

    后来九容说那个吹笛子的人吹的实在是太难听了,要亲自为苏槿夕吹。

    九容的笛子吹的确实好听,苏槿夕听着都有种快要飘到天上的感觉。

    “姑娘,你倒是有什么心事啊?要不给哥哥我说说?”

    那名陪着苏槿夕喝酒的男伶喝的差不多了,双眼迷离地问苏槿夕。

    苏槿夕嘴角苦涩地笑了笑,给自己和他倒酒:“来,再走一个。”

    “哎呦哎呦,我看你是还没有想开啊!姑娘,你这样借酒消愁可不行啊!有什么事情跟哥哥说说呗,哥哥我一定会好好疼你!”

    说着修长的手指竟然朝着苏槿夕的衣服里探了去。

    苏槿夕的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没怎么察觉。

    可九容没有喝酒,警觉也很高,笛声嘎然而止,用笛子挑起桌上的一个酒盅就朝着那男伶的头上砸了过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门被人一脚踢开了,周身泛着冰冷气息的夜幽尧如天神一般一步步踏了进来,绕过人群直接走到了苏槿夕的面前,将苏槿夕从榻上揪了起来。

    苏槿夕喝的已经上了头,双眼迷离,眼眸微醺,红着脸颊缓缓睁开双眼瞧着。

    “夜……夜幽尧???呵呵呵,老娘肯定是又做梦了,这个时候夜幽尧怎么可能出现?他……他在陪着那个南宫小婊呢!”

    “苏槿夕!”夜幽尧拽着苏槿夕的胳膊将她拽到了自己的面前:“你竟然敢给本王带绿帽子?”

    苏槿夕喝的迷迷糊糊的,只觉得一个脑袋有两个那么大,就连眼前的夜幽尧也长了三个脑袋。”

    她眯着双眼,嘟着嘴吧指着夜幽尧的头道:“咦……夜幽尧怎么成夜叉了,竟然……竟然长了三头六臂。不对啊……没戴绿帽子!”

    夜幽尧很不耐烦地一把打掉苏槿夕的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朝着雅室外走去。

    临走前回头阴冷地看了一眼九容,愤怒下令:“这些人,杀无赦。”

    本王的王妃也敢觊觎,简直不想活了。

    九容的眸光缓缓眯起。

    十个男伶吓的软在了地上,连求饶声都没有喊出来。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方才伺候的原来是幽王妃啊!

    早知道这样,就算给再多的银子他们也不会来啊!

    夜幽尧一路上是抱着苏槿夕回府的,路过最热闹的大街,旁边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这样子,明日一早上,帝京城肯定又传出不少八卦来。

    苏槿夕在路上吐了好几回,吐的夜幽尧满身都是。

    进门的时候花嬷嬷和管家他们都惊呆了。

    没想到王爷那么爱干净的人,竟然能为了王妃娘娘忍受到如此地步。

    “夜幽尧,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夜幽尧将苏槿夕丢到床上的时候苏槿夕又爬起来,撕住夜幽尧的一领问道。

    “苏槿夕,你喝醉了!”

    “我没有醉,夜幽尧既然你不喜欢我,还有未婚妻,你为什么还要娶我?还要招惹我?为什么?”

    夜幽尧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有说话。

    苏槿夕苦涩地笑了一声,咽下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好,既然不喜欢,你就去约你的南宫小婊,我去找我的男人,你我各不相干。”

    苏槿夕说完,放开夜幽尧的衣领,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走。

    夜幽尧一把将苏槿夕拽了回来,带着无比的愤怒,凶道:“苏槿夕,那种男人也是你能碰的?恩?”

    “关你屁事!”

    “那本王算什么?你不要忘了你对本王做的事。”

    苏槿夕虽然喝了酒,但还有一点点意识,能感觉到夜幽尧说的似乎是苏家后花园的那件事情。

    顿时愣在了当场。

    但是夜幽尧却没有给苏槿夕太多的反应,下一秒大手扣住苏槿夕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住了苏槿夕的唇。

    苏槿夕脑袋轰然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夜幽尧逼着向后连连退了两步,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就连呼痛的声音也被夜幽尧霸道的唇负压在了口中。

    苏槿夕的酒意终于退去,脑袋完全清醒了过来。

    狠狠地捶打着夜幽尧的胸口,极力地挣扎着。

    这个混蛋,他在做什么?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把我苏槿夕当什么了?

    前一刻还在和别的女人逛街约会,现在又来吻他,他到底什么意思?

    只可惜苏槿夕的挣扎就像是饿狼面前的小羊羔一样,一点反抗的作用都没有。

    夜幽尧用双腿夹着苏槿夕乱踢的腿,一只手紧紧地将苏槿夕的手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扣着苏槿夕的脑袋。

    妈逼的!

    禽兽!

    苏槿夕内心狠狠骂了一声,牟足了劲狠狠地咬了夜幽尧一口。

    夜幽尧一阵吃痛,这才放开了苏槿夕的嘴巴。

    “不愿意?恩?”

    夜幽尧冷冷问。

    “夜幽尧你这个禽兽!”

    夜幽尧放开苏槿夕的手,擦了擦嘴角的血。

    “那晚你不也像个禽兽?”夜幽尧冷冷道。

    苏槿夕忽然想起那个桃花飘扬,旖旎的夜晚,脸颊顿时一阵通红。

    “夜幽尧,你不要脸。那只是个意外。”

    “所以,欠本王的,你全都得还回来。”

    还?

    拿什么还?

    苏槿夕还来不及想,夜幽尧的吻又府了上来。

    苏槿夕原本想挣扎,但忽然又任命办的不动了。

    【作者题外话】:亲们,今天是十月一,得去上坟,所以只有一更了,这还是今天大清早起来刚码完的。明日爆更,至少三万字,会交代夜幽尧对苏槿夕的心意,麒麟阙和彼岸镯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苏槿夕的身世之谜,算是又一个小收官。今晚十二点以后与您相约,不见不散。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