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霍小姐,欠下的赌约是要还
    从天牢出来后,一路上苏槿夕的心情都特别不好。

    她板着脸一本正经地坐在车里,随行的侍从谨慎地跟在马车后面,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就连驾车的车夫也不敢把车子驾的太快,或者有颠簸。身怕一个不得小心,伺候的不周到就会小命不保。

    听说在天牢里,王妃娘娘可是连自己的老子都揍了一顿呢!

    但是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别人的马车啊!

    就在苏槿夕的马车快要进入长安大街,使近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从侧路上忽然飞速冲出来一辆马车,和苏槿夕的马车撞在了一起。

    苏槿夕差点就被甩出了车。

    “车夫,你是怎么驾车的?”

    苏槿夕带着火,凶恶至极,捂着被车壁擦伤的胳膊,冲外喊道。

    车夫连忙掀开马车帘子解释:“王妃娘娘,不是小的的错,是侧路忽然冲出来一辆马车,撞在了咱们的车上。”

    苏槿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下一秒,一条皮鞭卷过来,直接将车夫给卷了出去。与此同时,车外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声音嚣张而又粗狂:“狗娘样的,这是谁的马车?”

    话应刚落,皮鞭再次卷了过来,直接抽掉了苏槿夕的马车帘子。

    那鞭子飞来的力道不轻,若不是苏槿夕反应的快,皮鞭的鞭尾就要扫在苏槿夕的脸上,扫出一道疤痕了。

    苏槿夕的内心原本就带着火,可不比这持鞭子的人小,正愁着没地儿发呢!

    她缓缓抬起头来,瞧见对面的马车车辕上坐着个络腮大胡子的男人,那鞭子就是从这男子的手中挥过来的。

    一个车夫就敢如此嚣张,这马车里坐着的到底是谁啊?

    不过,就算是天王老子,既然今日让他撞在苏槿夕的火口上了,苏槿夕绝对要将在天牢里所受的气全都出在他的身上。

    她目光凛冽,微微眯起,冷冷道:“狗娘养的的骂谁呢?”

    “狗娘养的骂的就是你!”男子随口回道。

    “果然是条恶狗!”

    男子一噎,顿时明白上了苏槿夕的当,脸面涨的通红:“小娘们,口气倒是不小。你也不看看马车里坐的是谁,就敢在此撒野?赶紧给老子滚。”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露面?什么?莫不是连自己家的狗都不如?”苏槿夕扬声,直接冲马车里的人喊。

    “苏槿夕,你骂谁是狗呢?”

    苏槿夕的话音刚落,对面的那车帘子忽然被人掀开,冲出来的人竟然是霍玉娇。

    苏槿夕没有想到会是她,稍稍顿了顿,嘴角冷然一笑。

    “霍玉娇,你不是被陛下发配到云月庵去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抗旨了?”

    “玉娇已经是本宫的未婚妻了。”

    苏槿夕的话音刚落,马车里忽然传来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

    苏槿夕眸光再次缓缓眯起,瞧着马车帘子渐渐被人掀开,瞧见的竟然是夜珅。

    霍玉娇是夜珅的未婚妻了?

    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来的刚好,叠在一起收拾。

    “苏槿夕,玉娇已经是本宫的未婚妻了,本宫和她是真心相爱。请你以后对她客气一点。”

    夜珅说着,跳下了马车,顺便也将霍玉娇扶了下来,二人牵着手朝着苏槿夕的马车走了过来。

    苏槿夕坐在马车里,四平八稳地没有动。

    嘴角淡淡地笑着:“太子殿下,你这是在求我还是在命令我?”

    “苏槿夕你什么意思?”

    “如果是命令我,只怕太子殿下你还没这个权利。本宫是你的皇婶,你如今只是储君,还命令不了我,恕不从命。如果你是在请求我……”苏槿夕淡然的眸光缓缓移到了霍玉娇的脸上,嘴角冷然一笑:“看在你我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的份上,我可以勉强考虑考虑。”

    苏槿夕不是妒忌夜珅和霍玉娇在一起,而是想膈应霍玉娇一把。

    果然,苏槿夕成功了。

    霍玉娇在听完苏槿夕那话之后脸色明显变了。

    不过,让苏槿夕有些意外的是,夜珅竟然没有生气。

    而是放开霍玉娇的手,缓缓走到了苏槿夕的面前。

    瞧着夜珅一直望着自己的幽远眸子,苏槿夕有那么一刻还以为夜珅是不是爱上自己了。

    但事实却很快推翻了苏槿夕内心短暂而又荒谬的想法。

    “槿夕,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虽然已经嫁给了幽皇叔,却对我仍还有情。我也知道你一直和玉娇作对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但是没用的。我心里最爱的人一直都是玉娇,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们很快就要完婚了。是父皇亲自下的旨意,刚刚在霍大将军府宣读完圣旨。你还是忘了我吧!”

    我呸!

    夜珅,你是有自恋妄想症吧?

    似乎是为了配合夜珅的这一番深情表白,霍玉娇竟然缓缓走到了夜珅的身边,牵住夜珅的手,对着夜珅深情一笑。

    不过转而看向苏槿夕的时候,眼里满满的都是挑衅。

    霍玉娇以为,这样苏槿夕一定会嫉妒的发疯,就是不嫉妒的发疯,至少也会愤怒。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对于苏槿夕一点用都没有,因为苏槿夕对夜珅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

    反而像是在看两个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卖力地表演,除了觉得可笑之外,就只有两个字。

    恶心!

    苏槿夕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情。

    原本淡然的目光变的充满了兴趣,对霍玉娇道:“霍小姐,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

    霍玉娇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许是想到了苏槿夕要说什么,开始不安起来,不过很快她脸上的不安神情便一扫而光,靠近了夜珅一些,变得自信骄傲。

    她以为有夜珅在,有人就可以给她撑腰,苏槿夕就可以饶过她了吗?

    痴心妄想!

    反而,苏槿夕根本就没有把夜珅放在眼里过。

    苏槿夕故意抬高了声音,特别洪亮:“霍小姐,咱俩之间还有个赌约呢!认赌服输,输了就得履行承诺。你长的这么漂亮,人一定也不笨,应该没忘记吧?”

    棒杀!

    在卫美佳那学的。

    霍玉娇都说不上话来。

    苏槿夕继续道:“看来霍小姐长的虽然漂亮,但脑子还是不怎么灵光啊!还是由我来提醒提醒霍小姐吧!赌约是霍小姐你输了,我记得你当初可是在掬香坊门口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过,如果你输了,就要脱了衣服在醉红楼门口站三天。”

    “苏槿夕,我什么时候提过这样的赌注?”霍玉娇紧紧地握着拳头,身体不住地颤抖。

    苏槿夕嘴角一直淡笑着:“虽不是你提的,但却是你亲口答应的。霍玉娇,难道你要抵赖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