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玉琮瑢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佩玉明珠
    明嘉二十五年初

    昨日还晴云万里,夜间便起了西风,早晨又下起了雪。不过落加蓝还是准时来到王府向久未谋面的姑父问安。靖南王也十分欢迎,寒暄不少。只是落加蓝未见钟离啻前来,便好奇地问了一句:“怎不见表弟,他不会还在睡觉吧?”

    靖南王一脸无奈:“我今早去他房中,只见桌上置书一封,言急事去卫城,会在宫宴前归京。这孩子,冒着如此大雪,实在叫人不放心。你去江南时在卫城留心些,若遇着了,提醒他早日归来。”

    靖南王一叹气:“京城到底不比南疆,若派人去找,怕是引起有心人的猜忌,反倒是不好。”

    落加蓝自然知道钟离啻是去干嘛了,只是这话不能告诉靖南王,只好唯唯诺诺地应了,从王府出来便径去了落氏君染,命出了货,安顿了人,又对了账,南下去了。

    ……

    落水寺

    钟离啻勒了黑骏马,跳下马,挥了玄色披风疾步入内。落水寺僧众不敢阻拦,只是面面相觑,又自动低下头,对钟离啻这无礼的行为装作不知道——这可是宗室嫡子,谁敢得罪!

    钟离啻入了内院,直走入那片梅林,却发现——这里被白雪覆盖,除了一片清净的白之外看不到其他色彩,更遑论找东西了。何况这会雪还在下,西风剧烈,吹着这满园开花过早的落日红梅。那红色与白色交相辉映,倒是凄绝艳美。

    钟离啻凭着记忆来到与落坠红相遇的那棵梅树下,蹲身以手刨开积雪,却找不到那块如意佩。

    “明明就在这里的,怎么会没有呢?”钟离啻喃喃自语,缓缓起身,拿出帕子擦了粘了雪水的手,皱着剑眉,又不死心地找了几株树,依旧未发现如意佩。这时有些失望,钟离啻抖抖披风上的落雪,看着漫天的雪花,心中却是焦急——落水寺常人难进,只宗室姻亲可进。钟离啻这如意佩是块少见的青玉,色泽匀称通亮,镂祥云如意,以金线穿之,乃是玉中上品。一般人莫说能得这么一块玉,便是得了亦不敢随便拿来炫耀的。

    钟离啻想着是不是叫什么人给拾去了,若那人心善,或可还回。正思量,却见一梅树旁积雪下有东西闪耀。虽天阴日暗,那物什光芒尤甚,叫人不得不注意。

    钟离啻俯身拾了那物,见是一颗不大的夜明珠发着青色微光,正纳罕是什么贵族姻亲,竟有夜明珠这样的稀罕东西。想着落水寺没多少人来,钟离啻去问方丈。只见方丈缓缓施礼:“阿弥陀佛,相逢是缘。想来世子与那位施主此缘未了,终是会再见。”

    钟离啻听他这么说,仍是不甘心,又问:“我想着这物非寻常人所得,不知这几日落水寺可有显贵落脚?”

    方丈抬起头看了钟离啻一眼,笑道:“世子说笑了,落水寺往来皆为亲贵,如今圣上大寿,往来显贵更甚。若非圣诏老衲岂敢随便向世子透露贵戚行踪?世子还是随缘吧,有缘自会相见。”

    太祖有言——若非御诏,国寺僧人不得泄露亲贵行踪,违者立斩。钟离啻知道这让方丈为难了,便不再问:“是钟离啻唐突了。既如此,钟离啻便告辞了。打扰方丈清修了。”

    方丈听他如此说,双手合十,缓缓而言:“阿弥陀佛。夜行不便,世子还是在此陋宿一晚,待明日备了车马,再行不迟。”

    钟离啻看着渐暗的天色,想着自己是骑马而来,那雪已厚,必然不能打马而归,点点头:“有劳方丈了。”

    落水寺本就是国寺,供人借宿的禅房自非果真简陋。钟离啻未告知父亲擅自来落水寺,如今又因大雪难归,明日归家恐是少不了一顿唠叨。

    然而未找到如意佩,又捡了人家的夜明珠,钟离啻十七岁的脸上略显愁色,只漫无目的地在落水寺后院转着。

    只是雪天路滑,天色渐暗,便更难走。落水寺的梅花虽香气正郁,却难抵西风,又沾了雪,大片落下,倒显凄凉。

    钟离啻想起上次在此遇见落坠红一事。那小家伙单纯可爱,又言辞认真,倒似春日里的桃花,娇而不妖。

    因下着雪,夜墨如漆,夜雪映亮了这院红梅,钟离啻随手折了枝梅花,上下瞧着这梅园的布局,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

    过年时节天气还是冷的,钟离啻本没打算在这里过夜,故未带过厚的衣物,却不想下起雪了。钟离啻本是南疆长大,没经历过如此寒冷的季节,不禁有些打颤。

    钟离啻的经过引起了树上乌鸦的恐慌,它们纷纷振翅逃散。

    “谁在那儿?”

    一个女声。钟离啻有些震惊——落水寺本为国寺若有女眷入住,为避嫌疑,也为落水寺清誉,通常女眷住前院。何况这梅园距前院远,也不重翻修,看上去有些破旧。入住此地的都应是大家之女,哪里肯委屈住这梅园!

    钟离啻听那声音颇刚毅,并不似一般女子柔柔弱弱,正想哪家的姑娘能屈尊于此,却听耳边风声乍起,本能旋身躲过那暗器。又听呼声,却并无防身之器,只能被动防范。身边立时围上来一众仆丁,与钟离啻缠斗,却并不真敢伤他。钟离啻不时便将这些人打倒在地,颇得意地寻找这院子的主人。

    却听方才的女声又起:“你们且去吧。明月,看茶。”

    话落地,便一道光明,有人点了灯。“公子请。”

    许正是那唤名“明月”的女子吧,钟离啻迎上去,对着林深处一礼:“深夜造访,叨扰姑娘了。”

    那头并未回应,明月也不说话,只带着他前入梅园深处。

    ——

    钟离啻看见了一点淡淡的紫色,像北方岩壁上的兰花。

    她转身,抬眼看了看来人,眼神并不热情——至少在钟离啻眼中,那眼神里满是冷漠。那双凤眼微微眯着,上下打量着越来越近的人。

    月眉微蹙,眉心一簇火符刺青,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一袭紫罗裳略显华贵,身子陷在一樽紫檀轮椅里,叫钟离啻有些诧异。

    “我当是哪里来的野猫,扰了落水寺清净。却原来是王府的世子钟离啻,当真是显赫无比。”那女子目光落在钟离啻腰间挂的令牌,瞥了一眼便别过脸不再去看面前的人,语气又冷又刻薄。

    钟离啻想到他白天的确是着急了,有些脸红,只好赔礼:“钟离啻原在此地丢了贵重之物,一时寻物心切,失了分寸,乱了礼数,叫姑娘见笑了!”

    那人似乎没想到钟离啻会道歉,刚要去拿茶的手顿了一下,转头看了钟离啻一眼,幽幽开口:“若人人都似世子这般着急,那这落水寺的梅花可是要遭殃了。”

    钟离啻想到下午他在梅园内的行为,那人现在不着痕迹地出言责备,只能受着。

    烛光映得那女子面颊微红,晶莹剔透,她举杯抿茶时眉里眼里露出的无限悲凉,被钟离啻悉收眼底。

    “家主,”一家仆来报,让呆看的钟离啻回神,又听他道,“静心禅师的小童来过,说今夜象有异,恐生变故,家主若想入城便早作打算。”

    这话没有避讳什么,显然也在说给钟离啻听。钟离啻不觉抬头看天——夜浓如墨,又些微飘雪。他在南疆长大,自然不懂北方这种天象意味着什么。却听那女子慢条斯理道:“上夜无月,触手无风,多半要降暴雪。”

    探出衣袖的手并没有多少肉,有些瘦骨嶙峋,只是这手的主人虽为女流,却面目刚毅,教人不敢轻易冒犯。

    钟离啻想起什么,接了她的话道:“入城必经的那孤龙峡谷,暴雪之后恐怕马车难行。静心禅师真是关怀备至啊。”

    那别有深意的一眼让轮椅里的女子微微蹙眉,语气仍是冷冷的:“暴雪之后马车固然难行,恐怕跑马亦非易事。怎的,世子是想在这落水寺过完十五再入京面圣?”

    钟离啻听完这话,并不生气,反笑问:“既然跑马难行,姑娘又盛情相邀,钟离啻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女子没料到钟离啻这般言语,到底来了气,语气又冷了几分:“走与留全凭世子自己,我并不曾‘盛情相邀’。若走,我便吩咐下面准备着,若留请便。”

    这是极大的让步了。钟离啻点头笑笑,却又抛出另一个问题:“姑娘这般热心,钟离啻却之不恭。只是姑娘未报名姓,却叫钟离啻惶恐,若遇着什么不测,我也不好报备不是?”

    那女子本来说完要走的,听见这话却不得不转过身,瞪着钟离啻,一字一字道:“在下初如雪,比不得打家劫舍的走盗,世子若出了什么事情,只管叫王府来找我。杀人抵命这类事情我虽遇着的不多,到底有些经验,王府报备也不是什么麻烦事情。”

    钟离啻觉得她讲的很有道理,于是道:“嗯,姑娘所言在理。钟离啻这身家性命一股脑交代给姑娘,果然是件好事情!来日我家一定上门!”

    这话说得,初如雪颇生气,不过并不发作,又自知不能同这样的人讲道理,只能愤愤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