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68章 好喝你就多喝点
    “于乐你怎么不说话啊?”

    弼马温一直喋喋不休的,眼泪和欢笑都是那么的直接。半晌之后,她终于仰起小脸来,怯怯地问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于乐:“……”

    我有机会插嘴吗?

    无论弼马温的地位如何,年龄如何,经历如何,此时在于乐的感觉中,她就是个小女孩吧,比华小朵大些也有限,甚至还不如华小水那么乖巧懂事。

    却被大圣爷不负责任地扔在了御马监里,管理着阳奉阴违的僚属,以及敷衍塞责的杂役。

    这责任与其年龄很不相称啊。

    不如好好地玩耍!

    “我一直都没有生你的气啊,只是我最近比较忙……”于乐掐了掐弼马温的小脸,果然是毛绒绒的,手感很不错。

    “那我请你喝酒啊!”弼马温果然就信了,拉着于乐走向桌边,蹦蹦跳跳的。

    石桌上有一壶酒,一盘葡萄,一盘桃子,一碟类似松子却大些的干果,一碟腌渍的果脯。

    这下酒菜倒是挺素的。

    于乐却有心理障碍,在弼马温期待的眼神中,小心翼翼地掂起了一片果脯,脸皮不由自主地抽抽。

    “放心吧,这些都只是普通的水果,不像祖师爷爷的葡萄那么珍贵,谁都可以随便吃的!”弼马温把于乐摁在石凳上坐了,她自己跳上了对过的石凳,蹲在那儿。

    这石桌石凳,跟别的家具其实不太搭。说好听点吧,是粗犷古拙,说实话就是粗制滥造。但足够结实。

    莫不是从花果山里带来的?

    “尝尝,尝尝!”弼马温自己取了个桃子,在官袍上擦了擦,“喀嚓”一口,腮帮子鼓了起来。

    大圣爷在蟠桃园的即时感……

    于乐心一横,果断地把果脯塞进嘴里,使劲地嚼了起来。

    浓郁的香甜,坚韧的口感,味道还不错?

    一丝丝舒适的热感,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与上次吃葡萄时的感觉类似,烈度却降低了很多,若有若无的。

    于乐隐然就觉得,这种热感,应该是对身体有好处的吧,只要别太猛烈……

    “怎么样怎么样?”弼马温嚼得满嘴汁,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没骗你吧?

    “不错!”于乐使劲地点了点头,又掂起一枚干果塞进了嘴里。

    “喀!”

    坚韧的口感却是没有传来,于乐龇牙咧嘴的,牙齿险些折了,嚼鹅卵石也就这样了吧?

    吐回到手上时,干果却完好如初,连个牙印都没留下。

    “笨!”弼马温笑得前仰后合的,好像恶作剧得逞了一般,“这是要磕开的!”

    说着就抢过了于乐掌心里的干果,塞牙缝里一咬,“咔!”

    “别……哦,没事了!”

    于乐脸上又是一抽,那干果上沾了我的口水呢,好歹没有血迹,不过说晚了……

    两只小手轻轻一拔,金黄色的果仁被递回到于乐手上,倒是没沾着弼马温的口水。

    于乐也就塞嘴里小心地嚼,干硬酥脆香,类似于松子的味道,但更为浓烈。

    或者只是普通的水果干果吧,却是在天界生长出来的,蕴涵了少量的天地灵气?

    “我帮你磕!”弼马温又麻利地取了些干果,咔咔咔磕开,五六枚果仁摊在手掌上。

    小脸上满是热忱,还有点邀功请赏的意味。

    盛情难却啊。

    于乐就取了果仁,依次塞嘴里嚼,很快就有了饱腹感,甚至打了个饱嗝。

    “来来来,喝一口润润嗓子!”弼马温举着酒壶送过来。

    壶颈细长,壶嘴弯曲,通体洁白如玉,弧度自然流畅,看着就像是艺术品。

    弼马温本来是一个人喝闷酒的,也没准备酒杯,就那么嘴对嘴地喝。

    我也就这么喝?

    也罢!

    于乐接过酒壶,嘴对嘴喝了一小口,温润而甘甜,味道不像是酒倒像是饮料。

    入口柔一线喉?

    回味时才有些火热的辛辣,感觉很不错!

    “怎么样怎么样?”弼马温又是献宝似的热忱。

    “好喝!”于乐满是赞许。

    “好喝你就多喝点!”弼马温欢欣雀跃地鼓励。

    反正也是嘴对嘴喝了,于乐就没让回给弼马温先喝,再次嘴对嘴,咕咚喝了一大口。

    坏事鸟!

    酒液咽下去未久,于乐只觉得胃里火热,浑身轻飘飘的,我要飞得更高……

    接着就往后一仰,“砰”的一声,直愣愣摔倒在地!

    弼马温傻眼了,这果子只是普通的果子啊,这酒也只是普通的猴儿酒啊,连喝醉都很难啊?

    我好像又做坏事了?

    “于乐,于乐可你别吓唬我啊!”弼马温“噌”地跳了过来,抱住火热至颤抖的于乐,猴嘴一瘪哭了出来……

    于乐又成了神。

    那个只穿了一件红肚兜的奶娃娃,还坐在躺椅上愉快地玩耍。

    好像亘古以来他就是这样子玩耍的,还可以一直这样子玩耍下去……

    他的手臂和小腿,乃至脖颈子,都如莲藕一般,胖乎乎的可爱。

    眼神却浑不似奶娃娃,隐然有一丝狡黠?

    你要吃些果子。

    奶娃娃手里就有了果仁,俨然是弼马温刚磕出来的,扔嘴里咔吧咔吧地嚼。

    你要喝点酒。

    奶娃娃手里就有了酒壶,跟于乐一样嘴对嘴地喝,先一小口,又一大口。

    于乐莫名就觉得,这奶娃娃就是我自己?

    不过我是多实在一人啊,这奶娃娃就有点贼溜溜的。

    神的空间貌似大了些,可视范围从三四十米涨到了四五十米,却不知是为何故。

    你会喝醉的。

    奶娃娃手一松,酒壶坠落,跌入虚空不见。

    随后奶娃娃就软塌塌地歪在了躺椅上,醉态可掬,酒德也不错,不骂不唱不呕吐。

    于乐却是夸得太早。

    只见奶娃娃两腿一张,一股热流直冲而起,划了道美丽的弧线落入了虚空……

    “于乐,于乐!都怪我啊……”弼马温哭得撕心裂肺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于乐你醒了?都怪我都怪我……”

    “嗯嗯,这酒后劲儿有点大……”

    于乐第一时间感受了一下裆部,裤子还好好的。

    嗯,没有尿裤子……

    呃,咱们必须以这么热烈的方式告别吗?

    于乐也不好跟弼马温解释,两次梦见这个古怪的未知空间,显然不是酒醉的原因,或者也不是做梦。

    或者,也不是什么坏事?

    于乐从半躺在弼马温怀中的状态脱离出来,感觉身体并无异状。

    随后在弼马温担忧的搀扶下站起来,重新坐到了石凳上。

    一不做二不休,于乐主动拿起了一个桃子,在衣服上擦了擦,喀嚓一口上去,嚼得满嘴汁。

    拳头大小的青桃,清香甘甜脆爽,味道好极了。

    “于乐,你没事吧?”弼马温怯怯地站在一旁,觉得于乐有点不太对劲,豁出去了的样子,破罐子破摔。

    “没事!放心吧,我觉得吃这水果对我有好处,喝酒也是。”于乐笑笑,拍了拍弼马温的脑袋,“不过今天不能再喝啦!”

    “真的啊?”弼马温“噌”的跳起多高,两只小手拍拍,“明天我再给你多准备些!”

    于乐险些把桃核咬碎了。

    多么纯真的小母猴子啊,要是别这么一惊一乍的,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