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94章 本座杨白嗷是也
    于乐在此,诸狗退避。

    一路上,牛犇觉得高山仰止,滔滔黄河,多少带了些恐惧,更多的却是崇拜。

    临近瓦屋屯后场院时,他终于试探着问道,“于兄弟,我看山野小店还有不少闲置教室,我可以租一间住下吗?”

    此时虽然没有说出来“也好早晚请教”,却也是其情切切其意殷殷。

    “那是老山叔的产业,我也是租了他一间,你直接找他商量吧。”于乐无谓地笑笑。这位牛大师,人才啊!

    “好的好的,多谢于兄弟!”牛犇满脸虔诚,连连作揖,好像占到了多大的便宜。

    那边陈教授已经上了车,刘艺博还在后门处等着牛先生,一时间脑汁都有些沸腾了。

    牛先生对于乐,为何恭敬到了卑微的程度呢?

    难道是因为于乐能言善辩,甚至是能吓跑狗狗吗,这倒是一项了不得的技能……

    “那我能在藏马山投资干点什么吗?”牛犇笑得有些惭愧,好像得陇望蜀了的感觉。

    高小米的芳心猛地提了起来。

    “白马河以南,风水都不错。”于乐倒是老生常谈,“投资的话,你得跟高镇长联络,两得其便的事情。”

    “牛先生,藏马镇经济欠发达,几乎是百废待兴,我代表镇政府热诚欢迎您来投资创业!”高小米立即打蛇随棍上,笑得风姿绰约。

    “好说,好说!”牛犇向于乐拱手后上车。

    高小米殷勤地关上车门,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于乐一眼,于乐却只是微笑着摆手。

    姜晚早已发动了车子,待高小米坐上副驾驶后,驱车缓缓离开。

    “于哥,我怎么办?”李英俊从后车里钻出来,疑惑地看向山路。

    “等会儿吧,好好伺候着,那两位来头可大,没准儿有你小子的好处呢。”于乐朝着李英俊摆了摆手,和二蛋回了皂户屯……

    推广蓝莓种植,却是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

    二蛋各种耍宝,两个爹终于答应了每亩给补贴三百元。虽然不知道那个劳什子蓝莓,是土里埋的,还是藤上挂的,谁愿意种谁种呗。

    果然是没人愿意种。

    山民们有思想包袱,不种粮食,明年吃草吗?

    几千年来老祖宗都是种粮的,到如今却要花钱买粮吃?

    一袋子面粉二十多块,蒸一锅馒头就没了,多烧得慌……

    别说动员乡亲们了,二蛋的两个爹都不肯答应。小屁孩儿家家的,瞎闹腾个啥,真觉得翅膀硬了吗,忽悠别人去种也就罢了,哪能把自己忽悠进去!

    二蛋愁得饭量都减了。

    小芳得知此事是乐哥推广的,就大力怂恿二蛋。乐哥说得一准儿没错,咱必须带头种,你爹不答应,就跟他分家!

    二蛋没胆子跟小芳发毛,却也会嘟囔两句,你干嘛不跟你爹分家?

    小芳登时就火了,有闺女跟爹分家的吗?

    分就分!

    二蛋跟他爹摊牌,小芳跟她爹摊牌。

    这不疯了吗?

    不但翅膀硬了,脑子还糊了……

    两家都是独生子女,本来就是守着一个娃过日子的,这都闹出笑话来了。

    无奈之下,两个爹都让了步,各给了他俩一亩地。尽着两个小王八蛋折腾去吧,老子养得起你们!

    于是签下了两份协议,村长和会计家带头,从左口袋拿了六百块钱放进了右口袋……

    说也奇怪,当天晚上,黄大仙居然跑到那两亩地拉稀去了!

    清晨时刻,山民们三三两两地往皂户屯和瓦屋屯的地界处聚集,俱是瞪大了眼珠子,彼此以目光交流。

    边边角角,界限清晰。

    黄绿之物刚好漫过了两亩山地,就到田埂为止!

    原来,种植蓝莓,是黄大仙的旨意?

    卧了个大槽,那得种啊,谁敢拦着的!

    整个上午,赵村长和王会计可就忙活开了。

    山民们蜂拥而至,争先恐后,给不给补贴都无所谓啊,蓝莓必须得种,凭什么你们种我不种!

    哦,补贴还非得给啊?

    好吧好吧,给了我就拿着,谁在乎这三头五百的!

    两村地界处,原本是皂户屯的粮田所在,一下子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蓝莓大生产运动。

    就这,还是赵村长高瞻远瞩地叫了停,每家只准种一亩的,种多了罚款……

    “于乐,你的信用何在!”

    于乐回到御马监时,却见哮天犬与孙小六正在喝酒,都是醉醺醺的。一见于乐现身,哮天犬就腾地跳了起来。

    “蠢狗,早就跟你说了,于乐十二天才来一次。”孙小六鄙视了哮天犬的智商。

    “蠢猴子!不要叫我蠢狗!”哮天犬一呲犬牙就要咬人,随后却又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说道,“我有大名的!”

    “喝酒吧,蠢狗!”孙小六却是朝着哮天犬举了举杯。

    哮天犬:“……”

    把一杯酒闷了下去,显然是不跟蠢猴子一般见识。

    哮天犬的下酒菜都是各种酱肉,孙小六的下酒菜都是各种果子。酒倒是共用了一壶,各有一个杯子。

    看来,这一猴一狗凑堆儿喝酒也是习惯了,十二天过得应该挺快吧。

    “于乐你来点儿?”孙小六从袖管里掏出了一个杯子。

    至少这酒具是她准备的吧,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于乐不在的日子里,有条狗陪着,总比没有强。

    “那就来点儿。”于乐毫不见外地坐下,又毫不见外地从哮天犬的菜盘里掂了一块酱肉。

    哮天犬就拿狗眼斜他。

    这酱肉也不知道是什么肉,纤维很粗,韧性十足,很练牙口。

    味道不错!

    “在下于乐,未请教上仙尊姓大名?”于乐把酱肉全塞进嘴里,拱拱手严肃地请教。

    “本座杨白嗷是也!”哮天犬傲然道。

    痛快啊,名字终于报出来了!

    哮天犬连续多次跟孙小六说过他有大名,孙小六却硬是不接茬,啥名字也不如蠢狗叫着溜吧。

    “噗——”于乐费劲嚼了半晌的酱肉全喷了出去。

    杨白劳?

    如今欠债的可都是大爷啊,敢问喜儿何在?

    哮天犬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肉屑,狗眼里就冒出了凶光,“怎么,这名字很好笑吗?”

    于乐赶紧赔礼道歉,“怎么会!在下想起了一部戏曲,是专门讲您和二郎真君的,其中有四句是这样的。”

    哮天犬立即忘了生气,脖子抻得老长了,“哦,凡间至今还有本座的传说?”

    “必须有!”于乐严肃地坐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也得亏上网查过,也得亏过目不忘,否则今天这一关还不太好过了。

    《二郎宝卷》诗曰:“白马爷乘神坐骥,白犬神嗷紧跟巡。贯会降妖捉鬼怪,邪崇精灵影无踪。”

    “没承想,您真叫白嗷啊,这名字威武霸气,响亮不俗!”于乐先是击节赞叹,继而挑起了大拇指。

    “那是!”哮天犬昂首道,“这可是太白金星给本座起的名字!”

    又是不靠谱的太白金星?

    姓杨可以理解。

    白嗷,那不就是瞎叫唤么……

    Ps:感谢“情小小”同学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