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界好公仆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就由着棋子自己蹦跶
    “我说过要带你了吗?”

    哮天犬睥睨着孙小六,孙小六翻了个白眼,“蠢狗少废话!”

    其实,于乐不在的日子里,哮天犬经常拉着孙小六去广寒宫喝花酒。即使玉娇娇难得一见,广寒宫里的小姐姐还是蛮多的。

    喝花酒这种事儿吧,如果没有特定目标,一个人去其实挺没劲的。

    那就得拉帮结伙同去啊。

    好吧,孙小六毒舌,哮天犬的朋友还真是不多……

    那就退而求其次吧。

    孙小六虽然不是男人,哮天犬也没把他当女人,孙小六恐怕也没把自己当女人吧。

    于乐纵身一跃,跳到了离地两米多高的祥云上。祥云颠簸了一下,就像是一叶扁舟。

    或者是阿拉丁的飞毯?

    先跳上来的孙小六盘腿坐在正中间,见于乐上来,就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哈哈,去休!”

    哮天犬催动法诀,祥云陡然发动,“嗖”的蹿了出去。

    于乐正待挪往孙小六那边,却是冷不防摔倒在地,身体还弹了两下,急速向后面滚去。孙小六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于乐的胳膊。于乐这才费劲巴拉地爬起来,和孙小六一样盘腿坐在那里。

    “哈哈,贤弟!怎么这么不小心?”哮天犬乐不可支地看着于乐出糗。

    于乐撇嘴。这货的称呼也是没准儿,根据需要来。有时是于兄,有时于兄弟,这会儿又改贤弟了。

    上回三人去广寒宫时,哮天犬自行驾云,孙小六猴子爬树一般抱着于乐,搭乘囧神令,比哮天犬还早到了挺长时间。

    这回孙小六率先跳上了哮天犬的祥云,大概是坐习惯了吧。于乐也就跟着跳了上来,试试哮天犬的私家车也好。

    感觉果然是大不相同。

    倏忽左,倏忽右,疾速冲浪一般。

    哮天犬在前端长身而立,衣衫鼓荡,端的是英雄豪杰。

    这货玩飙车啊!

    于乐被吹得口眼歪斜,腹内翻涌不止,几欲呕吐。怪不得孙小六缩成一团坐好呢,原来早就深受飙车之苦了。

    没办法,自己没车啊,孙小六只相当于散人的修为。

    同样没车的于乐,心底下又生迷惑。

    借助于囧神令飞行,于乐是完全包裹在祥云里面的,看不见任何东西,也没有速度感。时间感有,但不准确。基本上就是瞬时移动的感觉吧。

    好像比哮天犬的祥云高级得多吧,无论是速度还是舒适度。

    囧神令绝非普通宝物!

    那么,是谁打造了囧神令呢?

    打造囧神令目的何在呢?

    于乐在天界已经晃荡了三年之久,却从未有人跟他联系过,虽然于乐时刻准备着。

    准备久了,也就忘了。

    难道就是弄了个玩具,扔到凡间去,砸着谁算谁,让他拿着玩三界自由行?

    记得有本叫百万英镑来着……

    飞在半空中,真切地感受了神的速度,于乐心底下一直压抑着的迷惘与畏惧,居然又被风吹出来了。

    这肯定是个阴谋。

    我肯定是个棋子。

    下棋的黑手却不出现,就由着棋子自己蹦跶。

    心里没抓没落的啊!

    该死毬朝上吧……

    于乐使劲地晃了晃脑袋,身边白云聚散,地表隐约可见。

    这要是摔下去,直接就变流质了吧。

    于乐腹内再次翻涌,脸发白身上冒冷汗,很有点站起来往下跳的冲动。

    恐高症了啊……

    “哈哈哈哈!贤弟,你这不太中用啊!”

    哮天犬按下云头,孙小六扶着于乐往下跳,于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头重脚轻腿发软。

    孙小六瞪了哮天犬一眼,于乐就翻了个白眼,三人过桥来到广寒宫门口。

    “恭迎于爷、杨爷、孙爷!”吴刚满脸堆笑躬身行礼,而后亲自头前带路。

    “有劳吴大叔!”于爷拱手致意。

    “哼!也就是我能请动于兄弟!”哮天犬龙行虎步。

    貌似前几次吴刚对哮天犬有过慢待?

    “嘿嘿,还是杨爷面子大!娇娇等候多时了!”吴刚侧着身子陪小心。

    广寒宫内人来人往,三五成群。

    以摇着扇子的文士居多,再就是各种奇装异服,显然不是一个朝代的,活得都很有个性。

    丝竹之声悦耳,酒肉香气扑鼻。

    还隐约飘着一股辣椒酱的味道……

    此前于乐带来过几罐老干妈了,都是从二蛋家拿的存货,数量不多,倒是在广寒宫里形成了饥饿营销。

    你想啊,数百人吃饭,掺进去一罐老干妈。

    也得亏天界菜肴的味道淡,一众神仙的舌头又足够灵敏……

    一时间,广寒宫的酒宴生意爆发,营收甚至超过了主业。

    关键时刻,偏偏于乐二十多天没有出现,玉娇娇那个着急啊。

    哮天犬倒是见天来,玉娇娇也盛情接待了几次。

    问及于乐情况,哮天犬就大言不惭,今天明天地推,终于不受待见了。

    否则,谁愿意对着马粪山喝酒……

    “娇娇啊,我可是把于贤弟给你请来了!”哮天犬昂首跨入玉苑,满脸都是得意。

    “多谢杨爷!”玉娇娇娉娉袅袅地起身迎接,看向于乐的目光似幽怨似惊喜,“于爷让奴家等得好辛苦!”

    “我兄弟忙嘛!这不一有时间就赶过来了吗?”没等于乐回答,哮天犬就大大咧咧地上前,拽着刚从桌旁起身的客人介绍,“这是我的好兄弟,于乐,行走三界的凡间神!这是我的好兄弟,定厄,来自地府的尊客!”

    于乐与定厄互道了久仰。

    哮天犬对定厄的介绍也是简略,就只有地府一个关键词。

    毕竟是刚在酒桌上识的好兄弟,刚才那些菜还没凉呢……

    “来来来,都坐!小夜风啊,再上几个热菜!”哮天犬当家做主地率先坐了下来,当然是坐在玉娇娇隔壁。

    侍女夜风掩着嘴笑,见玉娇娇无语地点头,也就转身出门传菜去了。

    于乐倒是多少有些不自然。上回在这儿昏迷不醒,被弄进了玉娇娇的浴室里,赤果果来去无牵挂。

    记得有四个小姐姐帮忙洗澡来着,一个叫夜风,一个叫星光,都是豆蔻梢头的年纪,不太合适嘛。

    “于兄请!”定厄笑眯眯。

    “定兄……定厄兄请!”于乐拱拱手。

    孙小六自顾在边角处坐下,众人入了席,星光送上来碗筷酒杯,捧了酒壶倒酒。

    定厄兄长得很有特点。

    白白净净的,圆头圆脑的,胖乎乎的没脖子,透着股可爱劲儿。

    两眼细长条微眯,不时地厉芒一闪,就像是扫描一样。

    瞳孔居然是幽蓝色的?

    于乐倒也没觉得此人狠戾或者腹黑,却是莫名其妙地想在他腮上掐一把,如果定厄兄只有五六岁的话。

    “于兄,凡间年景可好?”定厄眯着眼睛笑,于乐观察他时,他也在观察于乐。

    “……也算风调雨顺。”于乐有点懵头,这个问题有点冷不防啊,也算是从天气聊起?

    “那就好,那就好啊!苍天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定厄击节赞叹。

    “都是党的富民政策好呢。”于乐有点不会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定厄貌似很会。

    于乐偷眼看向玉娇娇,刚才你俩聊得很开心吧,你这工作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玉娇娇含嗔带羞地白了于乐一眼,端的是风情无限。

    于乐有点明白了,这位定厄兄,好像是在装大人?

    呃,看面相得有二十出头了吧,都风华正茂了已经。

    呃,天界这面相也是没数,谁能看出来杨白嗷是一条上万年的老狗呢?

    “于兄弟,定厄兄弟,饮胜!”哮天犬举杯邀饮。

    众人很给面子地饮胜。

    此时于乐已经成就散人,位列仙班,倒也不怎么怕天界的酒食了。

    小夜风很快就端了托盘回来,四个热菜上桌,盘底四周分明有一层红油。

    或者是辣椒酱来货了,大厨很放得开?

    “很有味道,很有味道啊,于兄请了!”定厄嘴里呲呲啦啦的,举着筷子热情地让菜。

    “大家请,我倒是吃惯了这东西。”于乐品尝了一口。

    好吧,挺辣。

    却觉得仙界佳肴,掺进去老干妈,这玩意儿有点暴殄天物啊。

    包括玉娇娇在内,众人却是吃得不亦乐乎,孙小六的吸气声最大。

    “于兄,请恕我交浅言深。”定厄兄突然郑重其事地开口,当然还是呲呲啦啦的。

    “哎哎,定厄兄,都自家兄弟嘛!但说无妨,于兄弟很好说话的!”哮天犬又替于乐做了主。

    “于兄,你可曾想过在地府中推广此物?一定会大有可为!”定厄眼里满是憧憬,很有点躺着数钱的期待,“兄弟我在地府中还是有点能力的!”

    于乐瞟向玉娇娇,却见玉娇娇无奈又苦恼,并且朝着哮天犬努嘴。

    还是这货闹出来的事端。

    貌似定厄兄颇有来头?

    “定厄兄,我有所听闻,地府中一应物品,不都是由凡间焚化所得的吗?”于乐没着急回答定厄的问题。

    “那是没错。近年来确实颇多新奇物事,但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更没有尝到。”定厄也是不解。

    于乐说完后,下意识地拍了拍额头。

    好吧,谁家上坟时,会给祖宗烧一罐辣椒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