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棍小村医 > 章节目录 第2188章 布下杀师局
    方小宇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先前给阿香小姐做按摩的时候,无形中输入了一些雷气进对方的体内。

    就是这些雷气,强行冲破壁障,助阿香小姐,由筑基初期突破至金丹初期实力。

    可见雷气,是可以通过媒介转换成能量的。能量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便可以成功的突破了。

    方小宇举起双手,立于胸前有些激动地叫道:“看来,我这手不仅可以疗伤、按摩,还可以助人升级了。”

    说话间,他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方神医,你这是怎么了?”阿香小姐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

    方小宇一把抓住了阿香的双肩,情绪激动道:“阿香小姐,能不能再让我试一试。我看还能不能助你再升一级。”

    “这这能行吗?万一又起火了怎么办?”阿香小姐有些激动,也有些担心。

    “没事,你刚才身上起火,不过是体内的三昧真火罢了,不会烧坏皮肤。最多就是把衣服给烧坏了。”方小宇一脸认真地答道。

    “你坏死了,刚才都已经把我的内衣烧坏了。你现在还想把我这件旗袍也烧了,你,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阿香小姐嗔怪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方小宇无奈地摇了摇头道。

    话音刚落,便见阿香小姐挺起胸,有些不悦道:“谁说我不愿意了,我还想再升一级呢!刚才,我只不过是怕你体力跟不上罢了。有免费的升级,谁不想要啊!来吧,我还要!”

    说着,阿香小姐便一把拽住了方小宇的手,落在了自己的小腹处。

    这事,正中方小宇的下怀。

    他微笑着,调动意念,开始将体内的一缕缕春气,缓缓输入阿香的体内。

    就这样,两人便学着刚才的步骤,再次“折腾”起来。

    方小宇只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是不是正确的。

    如果真的可以用雷气转换成能量的话,那他以后就多了一项技能了。提起雷气,便能为自己的朋友和亲人提升实力。

    他暗运着雷气,阿香小姐却发出一阵阵美妙的声音。

    这不禁让方小宇有些心慌意乱。

    夜,漫长而又枯燥,却恰是密谈的最好时刻。

    在南海市另外一处的别墅内,一老一少二人,正面对面地交谈着。

    老者是南海市的著名风水大师段天恩,而坐在他对面的正是他的儿子阿力。

    灯光下的段天恩,用手轻捋了一下下巴的胡须,悠悠地叹了口气道:“儿子,今天晚上我接到了冷老爷子的电话。他说明天想让我去白马峰,看一看冷家祖坟的风水。明天可是一个杀师之日。你说活儿接还是不接啊!接了怕犯煞,不接又怕得罪了冷老爷子,而且也失去了一个讨好和巴结贵人的机会。毕竟看的是冷家的风水,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阿力用手指推算了一下,旋即有些狐疑地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道:“爸,不对吧!明天不是杀师日啊!怎么会犯煞呢!”

    “唉!你这孩子,这就不懂了吧!虽然,按照日历推算,明天的确不是杀师之日。可是你别忘记了,冷家祖坟的葬地,是一个白马背枪的战神格局。那地方早就有人在那里,布下了一个杀师局,只要是阳日去看坟地,必中此煞。”段天恩轻抿了一口茶,悠悠地解释道。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父亲你一直不让我去白马峰看地形,原来这里头藏了这等秘密啊!”阿力一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里头的水深着呢!要去冷家祖坟,必须要经过那个杀师之地。阴日去没事,但阳日去,却必死无疑。普通人去了没事,风水师去了必死无疑。这便是那个杀师局的玄妙之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敢轻易去白马峰便是这个原因。这也是冷家祖坟的厉害之处。可见当初点中那块风水宝地的高人,是何等的高明。此杀师局布置得是如此的精妙。”

    说到这,段天恩的脸色中掠过一丝羡慕之色。

    阿力也表示敬佩地连连点头:“是啊!这个局布置得实在是太精妙了。要知道,一般的风水师去看阴宅必会选择阳日,因为这样可以补充阳气,避免一些阴阳鬼怪之事发生。”

    说到这儿,阿力话峰一转道:“爸,既然那地方是如此的凶险,我看还是不要去了吧!”

    “那怎么行,不去的话。冷老爷子肯定不高兴,我们不仅会白白损失一个结交贵人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冷老爷子说了,只要我去了,一定不会亏待我。以冷老爷子的性格,最终到我们手里的报酬,我想不会低于两百万。所以,我决定去一趟。一举三得何乐不为。”段天恩用手捋了一下下巴的山羊须,脸色中掠过神秘莫测的阴笑。

    “可是,那个杀师地怎么破?我们去了就要犯杀师日。”阿力一脸担心地张大了嘴道:“那可是会死人的。”

    “没事!你老爹我还留了一手。我们不是有化煞符嘛!这个可以派上用场。”段天恩得意地笑道。

    “就算是化煞符,最多也就能够保我们不死,但受伤还是不可避免的。那是地神之罚,凡人根本就无法躲过。”阿力脸上的表情,比先前更加的凝重了。

    他跟随父亲看阴宅和阳宅已有十多年了,犯了煞的凶险,他是十分清楚的。

    “哈哈!儿子,所以爸爸今晚要找你来商量这事。”

    段天恩笑着站了起来,将手落在了阿力的肩膀上,微笑道:“这一次去白马峰还有另外一个风水师。据说是一位姓方的风水师。看这姓氏,不像是南疆人,多半是个外乡人。此人来得正好。我们只要找到他来当替罪羊,让他去犯那个煞,一切就自然而然的解决了。杀师之地,只要有一人丧命,此煞便算是破解了。再次起煞就要等到第二天,新一轮的十二时辰轮值开始。”

    “爸,你的意思是,引另外一个风水师去那个杀师之地,让他代我们受罚。让他去送死,破了这煞?”阿力恍然大悟地答道。